Metaverse:一个熟悉的故事超越一个世界

“改变我们传统角色的最大障碍似乎不在于有意识意图的可见世界,而在于潜意识的阴暗领域”。

——奥古斯都·纳皮尔博士

与奥古斯都博士不同的是,扎克伯格痴迷另外一个“奥古斯都”——征服世界的皇帝——奥古斯都·凯撒大帝。但是这个“男孩”(指扎克伯格,扎克伯格看起来很年轻)想成为“皇帝”有一个问题,在他和更大的财富和权力之间有一个障碍。

这个障碍是什么?答案首先不是Facebook董事会,因为他已经通过“双股”制度解决了这个障碍;也不是政府,因为他通过多方游说和财务支出,解决了这个麻烦;最后去除掉带有政治目的的刻意“抹黑”以及根深蒂固的偏见问题,唯一剩下的可能就是这个世界本身······“它”让人分心。

▼虚拟制作——创意的新世界

关于不让这个世界对自己产生分心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如何设想一系列虚拟世界来吸收我们剩余的注意力?

在这个世界中有些时候我们闲得发慌,以至于总想找点“乐子”来填补那颗寂寥的心,所以像虚拟游戏类似的项目成为现代大部分人最主要的消遣方式。但是这够吗?答案是不够。因为欲望总是很难被满足,就算被满足也只是一时满足。

对于扎克伯格来说很显然也是如此,毕竟他不是如网传的那样——Zuck是外星机器人,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现在不论是2D游戏世界,还是3D游戏世界,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是陪玩的观众,没有上帝视角感,总的来说始终感觉存在一定的隔阂。所以扎克伯格想要的一个世界是:活动算法的仲裁者将是一个神。

01 虚拟幻想

2014年,Facebook以23亿美元收购了OculusVR。

Oculus是一家由Kickstarter支持的企业,其头戴式虚拟现实显示器正在预生产,主要针对沉浸式视频游戏玩家。

当时,这笔交易是有争议的,但联合创始人和天才少年帕尔默·勒基在Reddit上为其辩护:“我保证,每次你想使用Oculus Rift时,都不需要登录你的Facebook账户”。

到2020年8月,帕尔默·勒基和他的联合创始人都走了,Facebook则宣布必须登录Facebook账号才能使用Oculus耳机。帕尔默·勒基承认,“比我有更多现实世界经验的人对这笔交易(23亿美元收购)持怀疑态度是有道理的”。

▼Oculus VR游戏

有报告称,VR头显,以及Vive和索尼的类似产品将在2021年销售约600万台。这是一个真正的市场,但不是一个被广泛消费者采用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也不乏大肆炒作而失败的项目,比如臭名昭著的Magic Leap,它在10年间筹集了3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最后却疯狂的从一个蒸汽平台宣布转向下一个市场。

谷歌眼镜也是如此,在2013年推出,但2年后就被撤下。因为当时用户很快意识到,它只能做iPhone能做的少数几件事,甚至还不如。不过,与Magic Leap不同的是,谷歌没有放弃,它将可穿戴设备从“创”改成了“潮”。

大卫·卡普夫在《连线》中形容VR是科技界的白富美,“它永远不会停止向上失败,永远在一个慷慨的曲线上分级,总是根据它的而不是它的结果来判断”。

谁喜欢VR头盔?白人富二代马克·扎克伯格。他与印度尼西亚总统打虚拟乒乓球,下班后偷偷溜进公司的VR演示室。

▼Nintendo Switch虚拟乒乓球

但扎克伯格并不为游戏而推崇VR。“你认识我很长时间了,”他曾经告诉一位记者。“我不是为了好玩而优化。”这句话听起来,他绝对是这个星球上最不适合在维加斯玩的人,不过却体现出了这是任何一个人真实性格的体面代表。

02 可穿去上班

Facebook为了延续其成功的时间,必须建立垂直分销(即硬件)。虽然Facebook作为这个地球上价值很高的平台,但是其仍然受五家公司(iOS、Playstation、Android、Oil Wells 和Alexa)对其分销有更多的控制权。

Facebook依靠其他公司,包括苹果和谷歌,进行分销。要摆脱这种困境,所以需要在硬件方面进行大规模的投资。而借助Oculus,扎克伯格看到了一种超越移动设备和笔记本电脑的方式,以一种更加沉浸和吸引人的方式将人们与Facebook联系起来。

Facebook在渗透到我们大多数人花费大部分时间的世界中也取得了有限的成功:工作。在8月份下旬,扎克伯格公布了一项尝试,即利用VR将Facebook的影响力扩大到企业界。

这是Facebook为推出Horizon Workrooms所做的广告,它是基于VR的对Zoom、Slack和我们所知的工作世界的挑战。如果这个宣传片不是那么蹩脚的话,就会令人关注。

大家不是通过Zoom开会(或只是参加一个简单的、老式的电话会议),而是戴上一个一磅重的塑料头带或头盔,在一个看起来像《孔雀》最新动画系列中关于企业生活的东西的会议室开会。

一个女人打个响指来改变她虚拟衬衫的颜色,然后她在一些虚拟文件周围画了一条洋红色的漩涡线,使它们堆积在一起成为一个虚拟人物······不过,没有人有腿。

▼元宇宙会议,但是没有人有腿

有消息说,这项技术将与微软的鲍勃“交配”,然后诞生出罗斯玛丽的宝贝。

广播媒体非常渴望相关性,它们几乎可以保证成为无障碍新闻的卡通片。除了官方广告Facebook还制作了一个更加疯狂的“独家”虚拟采访,采访的主持人是《CBS今晨》的盖尔·金,并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播出。

盖尔·金认为不适合将产品的故障和错误告知给观众,事实上,大部分采访都是如此。所以,盖尔·金在本次采访中没有提出任何类型的问题。如果这是一次采访,而不是商业广告,那么记者可能会问的问题:Facebook将如何保护私人对话?商业模式是什么?工作室会与其他公司的硬件或虚拟空间整合吗?

03 一个熟悉的故事

在一个平凡的世界中,我们大多数人都努力应对疾病、气候和人类引起的大规模物种灭绝等问题。我们正在努力了解使用我们已经采用的技术的美好生活是什么样子。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对科技公司投资数十亿的新方法来分散我们对日常世界的注意力而感到兴奋,因为这个世界给了我们呼吸的空气、吃的食物和喝的水?

元宇宙风格的想法可能有助于我们更有效地组织我们的社会。将不同的虚拟世界和增强现实纳入一个单一的、开放的元空间的共享标准和协议,可以帮助人们一起工作,减少重复劳动。

▼拥有上帝视角的元宇宙空间

例如,在韩国,一个叫“元宇宙联盟”的组织正在努力说服公司和政府合作开发一个开放的国家VR平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是找到融合智能手机、5G网络、增强现实、虚拟货币和社交网络的方法,以解决社会问题(以及更讽刺的是,创造利润)。

在互联网的早期,也有类似的分享和协作主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早期的承诺被大型平台和监视资本主义的主导地位扫地出门。

互联网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它将世界各地的人们相互联系起来,并作为一种现代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来储存大量的知识。

然而,它也增加了公共空间的私有化,让广告进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把我们拴在比许多国家更强大的少数巨头公司,并导致虚拟世界通过环境破坏消耗物理世界。

04 超越一个世界

元宇宙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关于它所代表的世界观。

在一种世界观中,我们可以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单一现实中的乘客,这个单一现实就像是我们生活的一个容器。这种观点可能是大多数读者所熟悉的,它也描述了你在Facebook等网站上看到的情况:一个独立于其任何用户的 “平台”。

在另一种世界观中,社会学家认为这在土著文化中很常见,我们每个人都通过自己的行为创造了我们生活的现实。工作和仪式等实践将人、土地、生活和精神联系起来,共同创造了现实。

▼虚拟眼镜,《都市女战神》

前一种观点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它导致了一个 "一个世界":一个不允许其他现实的现实。这就是我们在现有平台上已经看到的情况。

当前版本的Facebook可能会增加你与其他人和社区联系的能力。但与此同时,它限制了你与他们的联系方式:诸如对帖子的六种预设“反应”和由无形的算法选择的内容等功能塑造了整个体验。

同样地,像《绝地求生》(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这样的游戏(拥有超过1亿的活跃用户)允许游戏的无限可能性——但却定义了游戏的规则。

元宇宙的概念,通过将我们生活中更多的东西转移到一个通用平台上,将这个问题扩展到更深的层次。它为我们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来克服物理世界的限制;但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用元空间所允许的限制来取代它们。

05 太元了

Facebook不是将Workrooms作为3D版本的Zoom来宣传,而是作为元宇宙来宣传。

对元空间的定义是书呆子们争得头破血流的那种东西。关于它,首先,这是超越当今互联网的数字世界的未来愿景,在这个互联网中,人们跨多个领域进行社交、工作和娱乐,在社会和经济上与物理世界相结合。其次,它不是地平线式工作室。

元宇宙是一个已经在科技界流传了几十年的概念,并且它确实很有趣。而且,它也是合理的,但没有任何地方接近真实。在Epic Games宣布为其“元空间的长期愿景”进行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后,人们对它的兴趣激增,在一年的封锁和zoom电话使虚拟世界感觉更真实之后,时机正好成熟了。

▼Epic Games Primer系列

多人游戏是元宇宙可能是什么样子的例证:他们有坚持和社区的特点。《魔兽世界》是最受欢迎的,《Eve Online》现在是MoMA永久收藏的一部分。两者都是大型在线世界游戏,由计算机控制的角色和人类化身混合组成,他们社交、战斗并创造文化,以商品和服务换取(游戏内)货币(魔兽世界每天有1000万笔交易,一些物品的交易价格几乎相当于1000美元)。

在小说/电影《Ready, Player One》中,主人公住在一个乌托邦式的拖车公园里,但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上学、社交和在“OASIS”里工作上,OASIS本质上就是《魔兽世界》2045。

目前最热门的元宇宙游戏是《堡垒之夜》。这个游戏曾经是一个相对简单的游戏,100个陌生人以淘汰赛的方式反复争夺一个岛屿的唯一所有权(想象一下电影《饥饿游戏》),现在这个游戏已经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游戏,并且也亮相于特拉维斯斯科特音乐会和克里斯托弗诺兰首映式。

它的发行商Epic对元宇宙的炒作也是全情投入。该公司在对苹果公司的反垄断审判案中,其首席执行官声称《堡垒之夜》根本不是一款视频游戏,而是“一种超越游戏的现象”,其程度不亚于混沌世界本身。

▼元宇宙游乐园,孩子们不用再在拥挤的游乐园玩耍

这里需要提到的一点是,3D图形和披着幻想/科幻的外衣并不是构成元宇宙的原因。就像Twitter也是一个虚拟世界,而且在某些方面,它比网络游戏更接近于大都会世界的愿景。它是一个持久的、在线的现实延伸,有一个庞大而多样的贡献者社区,他们用真正的通用货币进行交易:我们的注意力。想象一下Twitter,有了图形和货币就可以延伸至那里。

那么这里可能就会想到元宇宙的未来货币会是怎样的一个情况?虽然答案现在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一个条件是:可在数字空间中移植并可以兑换为现实世界商品的数字蜉蝣碎片。

完整的元宇宙存在于遥远的未来,在这个未来,不同的虚拟世界合并成一个单一的集成在线世界,而后者又与物理世界集成。你的身份、你的关系、你的钱在元宇宙中的线上和线下都是一样的。

这可能不是一个专有的、有品牌的环境,就像一个单一的网站,而是一个由多个公共和私人性质不同的环境组成的链接世界,就像互联网。换句话说,元宇宙的互操作性是成为元界的关键。

06 “元脸”

我们都知道近期扎克伯格一直在宣传元宇宙,他告诉人们,五年后,他认为Facebook将被称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并在公司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16次提到这个词,而“广告业务”只提到一次。

然而,这里需要思考的是,对Facebook真的可行吗?元宇宙是专业技术专家的梦想,而Facebook最有价值的资产是它的社交图谱、用户数据集、用户之间的链接以及他们共享的内容。

在元宇宙的未来,我们都将在元宇宙中拥有身份,任何人都可以打开一个虚拟空间,分享你10岁生日派对的照片。

▼迪士尼虚拟主题游乐园,数字公园

这些空间的创造者和支持它们的基础设施将创造数万亿美元的价值,但一个可互操作的身份和信息的开放世界与Facebook的项目背道而驰,毕竟该项目是让你的信息保持在Facebook上。当然,Twitter也是如此,但Twitter的两大优势是,它不是一个像Facebook经营良好的企业,而且它的遗留资产要少得多,可以抑制向元宇宙友好模式的转变。

所以扎克伯格有着不同的愿景:让Facebook成为元宇宙。在前面提到的采访中,扎克伯格告诉盖尔·金:他认为这是一个为期五到七年的项目。

▼Epic Games系列,“像我(二十)五岁那样解释”

元宇宙,正如除扎克伯格之外的每个人所定义的那样,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仅技术挑战就不难想象。扎克伯格的计划很明确:他将设立一个VR形象,让Facebook看起来像元宇宙,通过工作室将其扩展到企业环境中,将整个事物打上“元宇宙”的标签,然后用一大笔广告资金对抗所有挑战者模型的生成。

这能行吗?也许不会,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值得关注。自从25年前网络首次出现以来,我们就一直在对数字世界进行这种结构性争论。

就像20世纪90年代,美国在线是一个“围墙花园”,而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尽管市场已经倾向于创新,但整合和反竞争行为的趋势令人担忧。单一拥有者的元宇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未来。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毛球科技集团
收藏
举报
毛球科技集团
累计发布内容40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财经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毛球科技集团专栏: https://www.tuoluocaijing.cn/columns/author1133088/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aijing.cn/views/detail-10069934.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