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业务成弃子,股价遭腰斩的金溢科技的前景如何?

作者:Ivans

出品:陀螺财经

编者按:在缺乏现金流的情况下,区块链业务更难开展。因为区块链业务研发投入大且回报周期较长,普遍无法单独形成收入,需由其他盈利版块覆盖区块链的研发成本。

2020年是区块链概念运行于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整年,深证区块链50指数全年上涨18.6%。不过,在样本股当中,并非每只样本股都与指数携手共进。

如样本股之一的金溢科技,早年声称已退出区块链的投入。去年最后一个交易日,金溢科技发公告表示终止部分募投项目,有媒体将此动态归因于公司现金流紧张。

虽然此消息并没有让金溢科技股价出现急跌,但实际上,近大半年“温水煮青蛙”般的阴跌,已经表明了资本市场的态度。回顾2020一整年,深证区块链50指数样本股当中,金溢科技的市场表现最差,全年股价被腰斩。(详见《2020区块链50指数观察:指数全年涨幅18.6%,顺丰控股等3股涨幅翻倍》)

追溯到2019年,在深证区块链50指数出台前后,金溢科技借助区块链概念的东风,股价一度达到顶峰。但在大股东的不断减持下,股价随之而跌,近日更隐现现金流紧张问题,疑似因大股东减持之举掏空了“国库”。

已丢弃区块链,且隐现现金流紧张的金溢科技,其现状及2021年的前景是如何的?

本文是“区块链50样本股”系列第二篇,带大家了解金溢科技的情况。

ETC爆发年,专注于智慧停车

金溢科技早年专注于智慧交通和物联网领域的应用开发、产品创新与推广。

2019-2020年,全国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后,智能交通呈现一片市场真空。高速公路ETC(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收费网络不断完善,带动了持续的设备需求。

在此背景下,已入局ETC的金溢科技迎来了高光时刻。在主营业务高速公路ETC设备需求增长的背景下,已将城市ETC上升为战略性业务之一,公司正在积极向停车场、加油站集成商、运营商提供产品赋能汽车支付场景。

数据显示,金溢科技2020年上半年的主要收入来源为高速公路ETC设备,该板块在报告期内实现营收7.84亿元,占比98.46%;其次为智能停车设备业务,实现营收709.81万元,占比0.89%。

试水区块链曾遭问询,已退出区块链业务

那么金溢科技是如何跟区块链沾上边的?

两年前,针对投资者向公司提问“公司新品研发方面是否涉及区块链技术?”金溢科技回复称,目前已经开展智能交通领域的区块链理论与应用研究,具体将与专业机构展开ETC与交通大数据区块链研究。由此,金溢科技也被贴上了区块链的标签。

不过,这番发表却遭到深交所的问询。

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金溢科技详细披露公司涉及区块链技术的具体研发及业务内容;如存在具体业务的,补充披露相关产品情况、业务模式、盈利模式、前五大客户及供应商等信息。

而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金溢科技表示,公司目前已开展智能交通领域的区块链理论与应用研究,处在初步研究阶段,尚未形成相关业务,亦不存在相关产品情况、业务模式、盈利模式、前五大客户及供应商等信息。

股价屡创新高,却解散区块链团队

2019年至2020年年初,正好是各个区块链应用开花结果的时期,金溢科技股价借助区块链概念屡创新高。2020年2月至3月期间,金溢科技股价最高接近每股90元。

但耐人寻味的是,早在2019年4月,金溢科技对外透露没有区块链业务和营收。随后10月表示,公司之前有涉足过区块链业务,进行过项目立项,但没有成果,目前相关人员已全部离职,公司也没有人员从事区块链业务,因此不建议市场将公司列为区块链概念股。

有分析认为,金溢科技仅借助区块链概念提振股价,趁股价水涨船高之际减持套现。不过当时金溢科技在资本市场走势强劲,问题并没有浮现。直到大部分股东频繁套现,股价开始不断走下坡路。

股东频繁套现,掏空了金溢科技?

据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金溢科技在2019年度共实现净利润8.79亿元,加上年初未分配利润2.47亿元,并扣减2019年内累积现金分红、提取法定盈余公积金后,2019年末金溢科技可供股东分配利润达11.05亿元。

而根据金溢科技董事会拟定的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以公司当时的总股本1.2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以每10股派发人民币21.80元(含税)的现金红利,合计派发现金红利2.63亿元,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5股。剩余未分配利润8.42亿元结转下一年度。

2020年5月21日,金溢科技2019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随后在7月3日将2019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完毕并完成资本公积金转增。

据2020年半年度报告披露,截至报告期末,金溢科技的第一大股东为深圳市敏行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敏行电子”),其持股比例为19.5%。而敏行电子由金溢科技实控人罗瑞发担任法人并持有94%的股份,后者同时直接持有金溢科技4.69%的股份。

若仅以上述持股比例粗略计算股东获得的2019年度现金红利,则敏行电子可获得5128.5万元,而罗瑞发可直接获得1233.47万元。不过,一方面是大额现金红利在握,另一方面,金溢科技在2020年5月披露了敏行电子、罗瑞发等大股东的减持计划。

其中,罗瑞发及其一致行动人敏行电子因自身资金需要,拟在6个月内减持总股本的4.36%。而另一股东王明宽及其一致行动人李娜、李朝莉则拟在6个月内减持总股本的2.57%。经统计,金溢科技8名股东拟减持股份在总股本的占比为11.29%。

此外,金溢科技在2020年12月15日再次披露股东王明宽及其一致行动人李娜、李朝莉的减持计划,拟在未来6个月再次减持382.72万股,占总股本的2.12%。

值得注意的是,罗瑞发、王明宽、李娜等股东不仅在2020年减持股份套现,并且有部分股权处于质押状态。Wind数据显示,罗瑞发有578万股被质押,占其持有股份的70.85%,而李娜有391万股被质押,占其持有股份的61.97%。

随着股东的频频减持,金溢科技的股价也从2020年7月达到每股64.87元后持续下跌,甚至在12月29日“腰斩”至30.45元/股的新低。

终止募投项目,隐现现金流问题

一边是股东减持,另一边则隐现出现金流问题。

2020年12月31日,金溢科技发布公告称,在12月30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了结项及终止募投项目并将节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议案。金溢科技2021年1月5日的公告显示,实际募集资金余额为1.81亿元,开立的募集资金专户已销户。

金溢科技对此表示,2020年前三季度与2019年同期相比,行业市场供需环境、产品销售结构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差异,同时受新冠疫情影响宏观经济情况也存在较大的差异,这些因素对现金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2020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降对金溢科技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不构成重大影响,后续将通过加快应收账款回收等措施改善现金流,此次节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也有助于提高募集资金的使用效率。

这是金溢科技首次公开披露其“缺钱”的情况。此时股价约报30元左右,较一年前60元已经处于腰斩状态。

事实上,缺钱的情况在第三季度的报告中已显端倪。2020年三季报显示,金溢科技现金流紧缩明显,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2.29亿元,其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8.25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0.37亿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2.65亿元。

陀螺财经总结

从各高管减持以及终止项目的情况来看,金溢科技在新一年的现金流情况令人担忧。在缺乏现金流的情况下,区块链业务更难开展。因为区块链业务研发投入大且回报周期较长,普遍无法单独形成收入,需由其他盈利版块覆盖区块链的研发成本。此外,官方也早已声称不再从事区块链业务。虽然,目前金溢科技仍是深证区块链50指数的样本股之一,但在2021年新一轮的样本股调整中,金溢科技是否能继续留存仍令人存疑。为此,陀螺财经将持续跟踪报道。

本文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参考资料:

【1】金溢科技搭上ETC“顺风车”大股东套现真“缺钱”?

【2】金溢科技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2020半年度报告

【3】金溢科技:关于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公告

【4】《2020区块链50指数观察:指数全年涨幅18.6%,顺丰控股等3股涨幅翻倍》

【5】金溢科技现金流紧张 终止部分募投项目节余1.8亿补充流动资金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陀螺财经
收藏
举报
陀螺财经
累计发布内容993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财经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陀螺财经专栏: https://www.tuoluocaijing.cn/columns/author1286673/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aijing.cn/views/detail-10040357.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