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重压下,中国加密矿工“进退维谷”众生相

在国内挖矿面临关停的情况下,北美等地正在向中国矿工抛出橄榄枝。但出海真的有那么容易吗?

作者|韩玲

来源|链得得

6月19日中午,一位矿工在微博上感慨:“四川800万负荷,今天0点,集体关闭,区块链历史上,矿工最惨烈和最壮观的一幕要发生,这里究竟有多深远的影响,未来才会知道。”

财新网报道称,6月18日,一份落款为四川省发改委、四川省能源局于当日发布的《关于清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的文件出现在多个微信群中。

这份文件截图给出了明确的清退时间,要求已经排查上报的项目于6月20日前完成甄别清理关停。

自查自纠停止供电的情况于6月25日前上报发改委,还列出了由国网电力已经排查上报国家的26个疑似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详细名单。

文件爆出后,业内纷纷称之为“中国史上最大矿难”,一时间焦灼的情绪弥漫在整个挖矿行业,这也是继内蒙、新疆、青海和云南等地后,四川这个号称中国最大的虚拟货币挖矿重镇最终沦陷。

—1—

多地陆续关闭虚拟货币挖矿,碳中和成主要原因

在全球比特币挖矿网络中,中国矿工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剑桥大学新兴金融中心(CCAF)去年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中国矿工的挖矿算力占到全球总挖矿算力的65.08%。

其中矿工主要位于新疆、四川、内蒙古和云南四个省份,但其中的占比会随着季节而发生变动。

资料来源:https://cbeci.org/mining_map

一般虚拟货币挖矿聚集在火电丰富的新疆、内蒙古,以及水电丰富的云南、四川、贵州等。但由于耗能问题,内蒙和新疆等地使用的火电挖矿产业面临清退风险。

相对来说四川,云南使用的水电相对清洁低廉,这也是为什么部分四川矿工和矿场主在内蒙、新疆等地被清退后,仍对四川抱有侥幸心理的原因。

但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多次声明对虚拟货币挖矿的打击,即便是以水电能源为主的挖矿也遭到了退清。

昨天下午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

要求切实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不得为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

各机构要全面排查识别虚拟货币交易所及场外交易商资金账户,及时切断交易资金支付链路。

而早在5月18日,三协会就发公告提示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的风险,紧接着,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设立关于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的公告》,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宣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青海以及云南发布的对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清理和整顿。

可以说,这次国家对虚拟货币的整治,从上层涉及到的虚拟货币支付端到下面矿工的挖矿行为都进行了全面的严打。

全线打击以比特币为主的虚拟货币挖矿行为,一方面是为了实现碳中和目标。2020年,在联合国大会上,中国承诺力争于2030年前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于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为了实现这一环保目标,控制能耗,减少火电成为了重要工作。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在接受采访时谈到。

因为碳中和的目标,挖矿对于中国来说即不利于环境,也是耗费电力,在监管越来越严下,私矿其实也很难存在。

另一方面,这种严厉的打击行为其实也是官方对比特币挖矿以及交易的表态,国内官方从未认可过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交易行为,波动性高且没有完善的法律监管,处于灰色地带的虚拟货币隐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安全隐患。

—2—

继续观望还是出海?矿工正在经历艰难抉择

现在中国矿工正面临着“无电可挖”的局面。少部分个体矿工已经将矿机转售,而资本较为雄厚的矿场主们有的选择继续观望国内政策,寄希望于后续能出台较为缓和的政策。

另一些则选择直接将矿场迁出海外,特别是电费较为低廉的中亚和北美地区为主。

迈阿密市长弗朗西斯·苏亚雷斯 (Francis Suarez) 表示,迈阿密向中国的比特币矿工敞开大门。在接受采访时,苏亚雷斯谈到对采矿业的关注,还谈到了使用清洁能源的问题。

苏亚雷斯声称他还没有亲自接到任何有意愿来迈阿密安家的中国矿主的电话。

但他希望通过提高该市基本上不受限制的廉价核能供应,来支持愿意来的矿主的挖矿活动。虽然他也承认目前的价格仍高于中国,但也承诺将努力降低成本。

“我们希望确保我们的城市有机会参与竞争。我们正在与很多公司交谈,我们会直接告诉他们,‘嘿,我们希望你来这里’。”

相比美国其他地区,迈阿密拥有较为廉价的电力能源和对虚拟货币挖矿开放友好的态度。美国劳工统计局报告称,迈阿密每千瓦时的平均电费为10.7 美分(约0.68元),而美国全国平均水平为 13.3 美分(约0.85元)。

他还在考虑吸引比特币挖矿矿主来迈阿密落户的一系列其他激励措施,比如建立比特币挖矿活动业务的企业园区。

这个园区向落户企业提供税收优惠、基础设施激励和减化监管等措施,希望这些激励和优惠措施能鼓励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

此外,在四川矿机被集体断电后,巴拉圭国会议员Carlitos Rejala在推特上转发了关于中国矿工道别矿机的视频,并表示:“(矿工)你们好,巴拉圭等待你们的到来。

据悉,巴拉圭国会议员计划在下月提交比特币法案。

就目前来看,由于迁移成本、疫情影响和海外政策的不确定性等因素,大部分矿工其实还并未直接迁移到海外,即便是在发生四川清退事件后,绝大多数的矿工也还在焦灼的观望。

“整个挖矿行业现在都很焦虑,所谓的出海潮其实不准确,现在还没有形成出海浪潮,海外迁移也绝非易事,现在就是先等待看是否政策会有所缓和。”一位矿工在接受链得得采访时表示。

如果未来国内矿工开始大规模迁往海外,那么此前作为全球比特币算力主导的中国是否会丧失比特币记账权?

曾在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担任安全工程师的布兰登·阿瓦纳吉表示,在未来的几个月里,有望看到哈希率的一个戏剧性改变。

阿瓦纳吉指出,未来的几个月里哈希率将持续下降,比特币50%到60%哈希率最终将离开中国,并且很有可能前往得克萨斯州,成为美国的一个新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5月25日,当国内正处在打击比特币挖矿的高压环境下,马斯克却开始与北美比特币矿工组建比特币挖矿委员会(Bitcoin Mining Council)。

以提高能耗透明度和加快全球范围内的可持续性活动,旨在让能源耗用的披露标准化,并寻求达到环境、社会和治理目标。

泛城资本、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指出,“比特币挖矿,只是当初中本聪设计这个系统的时候,为了激励用户参与记账的方式,而不是挖矿。

如果比特币成功,这个所谓的”挖矿“就是数字世界的金融记账权,将演化成类似加强版swift的权力,这种权力不光负责清算储备货币,还将清算大部分人类核心资产……”

就像阿瓦纳吉所说,未来全球比特币算力将会发生戏剧性的转移,随着国内监管政策的日趋严厉。

中国如果发生出海潮,将可能失去对比特币算力的主导权,而与此相关的芯片、矿机和矿池等产业技术也将一同被带往海外。

最后借用刘昌用教授的话:“我们不应忘记,比特币挖矿带来了巨额收入,创造了就业机会,帮助国家脱贫攻坚,政策制定者、电力公司和比特币矿工应该齐心协力解决这个问题,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双赢的交易”。

据欧易OKEx数据显示,发文时比特币价格:34082.52USDT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链得得
收藏
举报
链得得
累计发布内容778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