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 王小安:运用区块链,彻底解决“三农”问题

王小安:运用区块链,彻底解决“三农”问题

王小安|中国农业科学院、“铁农”订阅号主理

农民去年种1万斤萝卜能卖5000块钱,同样的种,同样的萝卜,今年1万斤却只能卖1000块钱。也许你会说今年行情不行,然后农民只能自认倒霉。其实这实质是市场不健全,农民劳动产生的价值没有变化,社会平均价值也没有变化,而代表商品价值的价格却变啦,说明这个问题在市场,市场不能做衡量土地产出物的标准,不能作为价值分配的依据。

我把土地承包经营权与农民关系的问题称之为“土地问题”,把土地带来的价值分配问题称之为“萝卜问题”。我看到了区块链技术的特点,这项技术运用的恰当的话,可以构建一个新的农村生产关系,一个科学的可信的价值衡量和分配系统。

1. 剥削的新艺术

资本家通过付工资的形式让农民和工人为他生产商品,然后出售商品获得利益,里面包括获得剩余价值。并且还通过各种方式比如加工资、发福利等,来激励和控制劳动者,其目的是让劳动者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这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的剥削艺术。

在社会主义社会,土地是属于国家的,集体所有制;在农村也没有自由民。我们是不生产剩余价值的,我们只产生价值,农民生产的农产品,都是他们所有的,在生产过程中没有剥削。

但是当农产品以商品的形式流向市场的时候,代表农产品价值的价格在不断的变化,而有时候这种变化只是表面上的供求关系。用变动的价格,从农民手中获得更多的商品价值,这是我们社会剥削的“新艺术”。

如果商人做合情合理的“商品搬运工”,挣在流通过程中他正常应该得的利益,那是不存在剥削的;但是如果有人利用流通渠道,去压缩商品的收购价格,让生产者以低于商品价值的价格出售他的劳动产品,然后又以高于他所支付的商品成本和正常应得利润的价格出售商品,那么这个流通环节就是那个利用渠道的人剥削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过程。

有的工业产品受到流通渠道的威胁后表现的是贬值,而农产品,尤其是鲜活农产品就不得不超低价出售,甚至是血本无归地烂在农民手中。我们经常看到的西红柿滞销、大葱滞销、花菜滞销等就是鲜活的案例,还有耳熟能详的“蒜你狠”“姜你军”则是一个个“成功的艺术杰作”。试问,真的是生产过剩或者市场紧俏吗?只是剥削的新艺术而已!

这可以说是“三农”问题的恶化剂,它活生生地拿走了本该流向农村、流入农民口袋的钱。那些钱是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所在,它本应该用于改善农民生活、发展农业产业,现在却变成了下一次更大规模、更强力度地进行“双向剥削”的资本。

而且它还给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加工带来了不好的导向,曾经农民不知道种萝卜要在地里放呋喃丹的,也不知道用膨大剂喷一下果就会变大的,更不知道瘦肉精,现在都学会啦;很多人觉得这是农民素质底的表现,但我想说那些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农民,怎么会知道膨大剂、瘦肉精这样的高大上产品呢?

这个“新剥削艺术”的本质是商人、中间商甚至“商业资本”的代言人以双重价格的形式重新量化了劳动产品的价值,达到双向剥削的目的;这种双量化一端表现在收购价低于产品的价值,一端表现为售价高于产品成本+合理利润。

商品的交易是一种信任,既是对交易对象的信任,也是对商品价值的相互认可。新的艺术给这个信任蒙上了一层纱,让交易的双方形成价值不对等的状态,从而实现剥削。我们要揭开黑心商人的这层纱!设想有一个新的交易机制,在这个机制上人们能直观地知道商品所凝聚的实际劳动时间和生产资料的消耗,可以准确地估量自己是否愿意与其进行交易。

这个新的机制就是我设想的农产品价值追溯系统,我把它设想成解开“三农”问题钥匙的一部分,而这把钥匙的材质就是区块链技术。

2. 价值追溯与透明成本

价值追溯像农产品质量追溯一样,是指消费者拿到商品后,可以知道它的价值形成和流通过程,让商品所凝结的价值清晰明了,推动商品的价值成为决定价格的原生动力;说白了就是能看到商品真实的成本组成,也就是透明成本。

农产品的价值追溯和质量追溯分别解决“买的放心”和“吃的安心”的问题。

商品的价值本来就应该清晰明了,只是消费者在购买的时候只看商品品质和价格,没有深入了解其背后所凝结的社会劳动。价值追溯就是要全面、真实地记录商品所消耗的原材料以及生产过程、流通过程等各环节所凝结的社会劳动,形成支撑商品价格的价值总量,与商品本身和其质量追溯一起形成消费者购买的信任基础,促进消费和社会公平正义。

要做到价值追溯,就要先弄清楚怎样来“量化价值”。马克思指出,劳动创造新价值和转移旧价值,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衡量劳动价值的标尺。比如种100斤萝卜所耗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会比造一辆小汽车的短,所以注定100斤萝卜的价值不如1辆小汽车,价格就也比不上。但是种100斤萝卜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多少呢?如果这个没弄清楚,而直接把100斤萝卜套上100元的价格,明年在套上50元的价格,说是卖不动、是供求关系影响的,那就本末倒置啦;因为萝卜凝聚的有效劳动价值和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都没变,也就是说基础的价值没变。

我们先要探索怎样计算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怎样对价值进行量化?就是为了保护农产品价值这个“本”。

我把问题放到几千年前的场景去考虑:当时没有价格,大家都是“物-物”交换;比如我种了100斤萝卜,想跟你换1只羊,你觉得可以,然后我们就交换啦。这里“我想换”和“你觉得可以”背后是我们觉得种这100斤萝卜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跟养1只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差不多;换句话说就是我们都认为各自的农产品所凝结的相对有效劳动量相近,所以我们会交换。这里相互认可的农产品所凝结的相对有效劳动量是在两个人之间的,放大到全社会就等同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量。

那么,从单次交易看,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量化农产品价值,其实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确定交易双方农产品生产所要耗费的相对有效劳动量。所以,我们对价值追溯的第一步,就是要记录某个农产品原材料、生产和流通等各环节所耗费的有效劳动量。

记录了农产品所耗费的有效劳动量之后,还达不到价值追溯的目的,因为这个量不能直观地通过全社会认可的金钱数据反映出来,也就是价格。这个时候只能进行原始的“物-物”交换,比如100斤萝卜所耗费的有效劳动量是1.5个工,1只养所耗费的有效劳动量是15个工,那么有人会愿意用1000斤萝卜换1只羊。

再来看从几千年前的“物-物”交换到现在的“物-钱-物”交换的演化过程。在上次萝卜换羊后的几百年,我又种了100斤萝卜想跟你换1只羊,你说你也有萝卜,但没有布,能不能拿布来换?然后我到隔壁老王家用100斤萝卜换了2匹布,再到你家用2匹布换了你的1只羊,这是“物-物-物”的交换;后来大家都需要布,所有人都先把自己的东西换成布,再用布换其他的,这是“物-等价媒介-物”交换的雏形;后来这个等价媒介从布变成了金银,再变成了现在的钱,就有了“物-钱-物”的交换。

这个等价媒介的“等价”代表着啥呢?从“物-物”交换来看,它代表的是该农产品所凝结的相对有效劳动量,放大到全社会就是该商品所凝结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把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用等价物的形式反映出来。而我们在记录了农产品所耗费的有效劳动量之后,也要把它用等价物,形成一个直观的表达;再将这个等价物以金钱数据的形式表现出来,也就是以成本或者说是农产品价格的形式标出来。

现在关于价值量化的问题已经聚焦到“用什么样的等价物?用多少钱代表多少相对有效劳动量呢?”这里需要找到一个可以代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生产过程中所消耗的相对有效劳动量在不同区域、不同季节、不同人群中都接近的农产品作为基准,这里并不是金银和钱(因为金银和钱只是等价物符号,它们本身并没有耗费相对有效劳动量,不能直接作为衡量其他农产品价值的标准),而是同样会耗费相对有效劳动的农产品,像“布”一样,再通过这个“布”与金银形成价值量化的转换。比如100斤稻谷在全国耗费的相对有效劳动量都是1个工,收购150元;在四川100斤萝卜是1.5个工,那么100斤萝卜价格就是225元;在北京100斤萝卜是2个工,那么100斤萝卜就是300元。

金钱(或者说价格)只是农产品价值量化而成的数据,是个代表的符号,并不是衡量农产品价值的工具。价值量化是要把每个农产品所凝聚的价值用统一的标准、科学、客观地体现出来,再等价转化为金钱的数据表现出来;而不是从市场供求关系角度直接用金钱的数据来主观确定。

在记录了各环节所耗费的有效劳动量后,我们可以科学客观地对每个环节有效劳动量进行量化,即完成价值追溯的第二步“价值量化”,形成具体的金钱数据。这些价值所等价的金银和钱是劳动者辛勤付出的回报,也是多劳多得、按劳分配的基础。

所有这些数据都将通过区块链技术产生、记录、传输,形成一个不可篡改的价值追溯系统,一个可信的、公开的价格形成机制。所有参与这个价值追溯系统的人都能看到在各个环节,是谁做了什么事情,付出了多少劳动,产生了多少价值,他得到了多少报酬,最后消费者所支付的这个价格在生产流通的全过程是怎么分配的,或者说这个农产品的成本是有哪些方面构成的,这就是价值追溯的第三步“透明成本”。

价值追溯解决的是农产品价值量化与流通环节分配的问题;它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农村生产力的发展,但是还起不到调整生产关系的作用。这也不是区块链技术在“三农”领域的最有力的应用,在农村生产关系调整方面,区块链技术还大有作为。

3. 从“两头吃”到“无处藏”

在我们国家的农业生产过程中,产业资本剥削目前还不明显;但当农产品作为商品流通时,商业资本剥削却表现的淋淋尽致。中间商作为商业资本的雇佣军,表现出“两头吃”的态势,一头吃农民,一头吃消费者。

还举萝卜为例,假如萝卜地头价是0.8元/斤,通过中间流通环节的N次交易后,变成了1.5元/斤,最后到消费者手里变成了2.5元/斤。我们按照《资本论》的理论可以理解为萝卜的价值(或者说使用价值)用价格表示就是2.5元/斤。但事实是这样吗?

如果真是这样也还行,毕竟8毛一斤的萝卜农民还有钱挣,只是消费者亏一点,2.5元/斤太贵啦。很多情况下是农民明明能卖8毛的萝卜中间商只收5毛,还爱收不收、精挑细选的样子,然后明明只需要卖1块七的萝卜非要卖2块五,而且还大声叫到:“这萝卜多好,全部都涨价啦,我都快亏死啦,卖完这点就改卖其他的啦!”有时候为了制造好的市场和好的价格,中间商还会故意大面积囤货。典型的“两头吃”啊,农民不卖不行啊,养家糊口要用钱,总比烂在地里好;消费者不卖不行啊,比来比去也就萝卜吃得起啊!

从2.5元/斤到0.5元/斤之间的差价2元,大部分是中间商的利润,其实就是中间商通过商品流通剥削了农民和消费者的劳动成果,这里两头吃表现为带有垄断性质的投机和带有欺诈性质的交易。但萝卜问题终究是要解决的,在我构建的“萝卜价值流通理想图”中,没有给中间商留下位置。

首先,我们建立一个在萝卜价值流通过程中所参与的所有人集体共有的服务平台,一个服务于所有成员的非盈利性机构。这个平台有技术团队、管理团队和监督调剂团队,负责制定萝卜生产方案(包括成本控制、技术支持等)、委托并监督农民进行生产,组织流通和销售,提供市场信息、供求信息促进萝卜交易,提供技术培训提高生产力等等;把不确定的“老李种萝卜到底花了几天时间?”“老李种的萝卜质量行不行?能不能达到标准?”“农民工资是多少?”等问题用生产方案的形式确定下来。然后安排萝卜种植,可以理解为订单农业的委托形式和经过认可的农民(合作社或农业公司等)自行生产的形式,并在生产过程中全程记录下来;同时把现在难以按区域范围确定的种萝卜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用成本预算的方式写清楚来,并在平台主动公开。

所有人都能通过平台看到这个萝卜生产方案,并全程监督生产、实时预定萝卜;最后通过平台的预售和销售工作销售萝卜,实现交易。我们把平台上的萝卜方案叫做《萝卜白皮书》,平台还会有《上海青白皮书》《西红柿白皮书》《黑山羊白皮书》等等,构成一个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服务平台。

萝卜价值流通理想的途径是:生产过程中凝聚了农民科学的、合理的社会劳动,产生了它的价值A;经过一个由科学计算确定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作为衡量依据,而形成交易价值(使用价值)A’;在信息公开、交易透明的情况下进行实际交易,实现等价交易;这里交易双方对商品所凝聚的农民社会劳动时间(价值)是已知的、认可的,交易是没有欺骗和投机的,整个价值流通过程没有剩余价值的产生,让中间商在商品价值流通过程中无处藏身,让服务商代替中间商科学地完成价值量化和商品流通服务工作。

服务商表面上是传递商品,其本质是量化和传递价值,更直接点说是传递人们对商品价值的认可,也就是传递信任。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确保过程和数据的可信与稳定,就必须用到区块链技术。

4.基于Token的动态股权机制

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服务平台,通过全民共有的“共有机制”,它除了解决中间商剥削问题,还预防“新地主”产生的问题。

后来偶然在四川和朋友聊天时,恍然想到“动态股权机制”,我觉得这是解决“三农”问题非常好的方法。

我们现在大部分公司股权都是相对静态的,在公司成立之初根据各种约定已经确定了占股比例;在经营过程中会出现各种股权调整,虽然也有变化,但是通常是以事件为基础进行调整,没有实时的变化,所以我说那些都是“静态股权”。

要了解“动态股权机制”就要先了解Token。Token又称为“通证”,是一种数字权益证明,就像钱是价值的证明一样;Token是经过加密的,可流通的,用Token的值(简称T值)来记录项目中每一个单位权益的生成、流通和持有信息,能确保系统的稳定性、可靠性和数据的可信任性。

动态股权机制是以T值的形式记录并进行管理的,包括每一份股权的生成、流通和持有,做到实时更新。

与股市中个股的股票相比,动态股权机制并不是强调股权所有者和股价的实时变更,更多的是记录和管理项目参与者实时获得的股权,并及时向全网广告项目股权动态;更像是比特币的挖矿,但其股权T值所代表的权益又不像比特币那样主要靠市场交易把价格“炒上去”,而是代表项目收益分配。

有人也会把T值理解为现在很多平台和商场、超市的积分,但那些积分是商家为了吸引顾客的一种方式,并不能给参与者带来平台或商场的收益,也就是说你拥有积分,但你没有拥有平台或商场运行的收益。

曾经的地主现在叫老板,农民叫会员,土地叫平台,交完地租剩下的那点粮食叫做会员福利;和百来年前非常相似,所以我们要推出动态股权,因为它是最合理的,最能体现人的劳动价值的,也是最公平公正、没有剥削压迫的利益联结机制,是我们解决“三农”问题的钥匙。动态股权的T值代表的是参与者对项目的股权,所有参与者都会获得,是局里人,T值是基于劳动或等价劳动投入的体现。

举个例子,当贾老板承包村里2万亩土地的时候,成立了公司,采用动态股权机制,确定运行方式、管理队伍,组建相关机构,约定相关管理制度、量化各种产生股权的行为、T值流通和兑换办法等等,所有内容编制成了《贾大公司项目白皮书》,并公之于众。假设贾老板投资2000万,获得2000万个项目T值;农民每年收取流转租金500元/亩,每年获得500个T值,共1000万个T值;贾老板和农户每个月争取工资获得各自相应的工资和T值,消费者通过消费也获得相应的T值。那么,某天贾老板上班就会看到整个公司有总T值6050万个,自己占有T值2730万个;农民老郑昨天做临工一天工资120元,获得了120个T值;上海老李买了1700元萝卜,有1700个T值;扣除成本,提取完公积金、公益金等相关费用后,目前T值价格为0.23元。老郑可以把他的T值卖掉,也可以透过劳动获得更多的T值,或者按照《白皮书》约定再买一些T值;公司根据《白皮书》约定定期进行T值分红,同时开展引进新技术、新设备、新品种等提高生产力,创造更多的效益,这样T值的价格就会涨。

项目T值的价格并不是来源于剩余价值产生的利润,而是生产力发展带来的效益,比如机器人等机械设备的应用、生产资料集约化、科技应用等。随着生产力的提高,项目效益也将提高,T值的价格也就随之上涨,所有人都将成为生产力发展的受益者,包括农民。这就是动态股权机制要解决的主要问题。

因为区块链上数据都具有不可篡改的性质,这是动态股权机制的技术基础。每一个项目或合作社等经营主体都可以搭建一个基于Token的动态股权机制共有平台,也就是我所说的“服务平台”。当很多个这样的共有平台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个价值网络,稳定、可信、可流通,没有欺骗、没有投机、没有剥削。

5.没有老板,但有股东

在我们的农业园,股东是所有参与本园区运转的人,包括管理团队、农户、消费者,甚至保安、驾驶员等等,大家都是股东;而且按照“动态股权”的机制,根据每个人的劳动投入或者等价劳动投入确定的股权。

这里的股东只是股权的所有者,享有建议权、民主决策时的投票权和股权效益的享有权;最大的股东不是老板,也没有哪个股东是老板,而是所有的股东共同做老板,民主决策。此“老板”也非彼老板,我们这个“共同老板”不吸血,所以我说只有股东,没有老板。

没有老板并不代表没人管,这个农业园有总经理和他的管理团队,还有技术总监和技术队伍,以更好地提高运行效率,保障生产顺利进行。这就类似于“非营利性的服务平台”,这里的总经理、总监等等都不吸血吸汗,他们也是挣取自己的劳动付出所应得的合理工资,然后获得相应的股权值(T值)。

这个没有老板的农业园还可以有投资,投资可以是来自社会的资金,也可以是内部股东投入的资金,还可以是政府项目资助的经费。和以往的投资不一样,这个农业园的投资直接转化为T值,投资者也就成为了股东。这些钱将用于提升生产装备、扩大生产规模、提高生产效益,创造更多的产出物,让股东们获得更多的红利。

没有了老板,园区不会形成老板和员工两个对立阶级,也不会有老板的贪婪和险恶,这个好理解;但是为什么会没有懒惰和愤怒、嫉妒啥的呢?为什么没有老板的农业园就会让大家积极向上呢?

这关键在于那个T值。T值是股东(农户、消费者、管理人员等等)所拥有的股权值,但同时它也是股东在本园区的劳动付出值,比如你干了一天活,你就有120个T值,你种出了1000块钱萝卜,你就有1000个T值,你参加了专业培训并通过考核,你的劳动T值就会有一个1.2的倍数基数;如果你没有做事情,你的T值就不会增加;随着别人的T值增加,你在园区的占股比例就会变小,你获得的红利当然也就比别人少,但是会不会比自己以前更少就不好说。所以股东们的懒惰只会让自己吃亏,占不到别人的便宜。所有人都是凭自己的力气享受相应的利益,在这里是公开透明的,也是实打实不掺假的;没有压迫和剥削就不会有群众的愤怒,没有平白无故的享受就不会有眼红和嫉妒。给所有人一个公开透明的平台,让大家劳有所得,真正实现“多劳多得”;把劳动和财富划上等号,形成正确的价值观,构建一个积极向上的和谐社会。

一个没有老板的农业园却个个都是“老板”,这就是新技术、新时代下的集体所有制。这是关于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组织形式和股权分配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农村集体经济才能得到充足的发展,才能作为领头羊带领农民走向共同富裕。

6. 先有“无老板”的农业园,才能有“无人”农业园

没有老板的农业园,首先要实现生产规模化,即把股东们零碎的生产资料(比如土地、林地、房屋等)进行统一规划、集中管理,形成规模化产业。

农业园的规模化过程更像目前流行的土地流转,不同的是现在土地承包经营权更多的是流转给私人企业或者私人控制的合作社,而农业园土地流转给“共同的老板”;看起来差不多,但是到分红的时候将是天壤之别。在规模化之后将是逐步机械化。一则土地集中,适合机械化作业;二则随着规模化的发展,农业园将有更多的资金进行机械化建设,而且还能吸引投资加快机械化建设进程。

农业园的机械化建设过程是“机进人退”的过程,将会有更多的人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到其他还没有机械化的岗位去,并随着机进人退的进程逐步从“生产岗”走向“消费岗”。

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农业园将实现自动化、智能化。人们已经不需要为农业园的生产操心,真正的“无人”农业园来临啦。但这个时期的农业园只是没有人类,里面有很多机器人。机器人不需要T值的,它们也不“稀罕”做股东,只需要充足的能量。

人们在生产上只有一个忧虑,就是生产多少斤萝卜?多少斤大米?养多少头猪?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消费需要列出清单交给农业园运行系统。运行系统会自动安排生产和加工,并且在你需要的时候准时送达。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钱那个东西和概念啦,只有T值是你享有农业园生产收益的凭证,也是你曾经为农业园发展而努力奋斗的记录。

为什么要先有“无老板”的农业园,才能有“无人”农业园?原因很简单,如果先有无人农业园,那么农业园是老板的、机械也是老板的、能量是太阳给的,生产出来的东西是要卖钱的,当你到无人农业园卖萝卜的时候,老板会跟你说1.7元/斤,你得把血汗钱掏出来;其实老板就是用你这血汗钱,一步步建起了无人农业园,然后再用无人农业园挣更多的别人的血汗钱。而先有无老板农业园,大家用血汗一步步建起无人农业园,一切都是大家共有的;机器是不会问你要钱的,它只知道你需要萝卜,然后种萝卜给你。

生产力发展的成果应该惠及全社会每一个人,而不是被少数人独享,甚至用于更大程度地剥削。如果无人农业园有老板,那么社会财富将进一步集中,等集中到百姓没钱买萝卜的时候,社会就会动荡,直到所有老板被打倒。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说资本主义必然灭亡。

7. 智能合约与社会发展

你在服务平台系统上发布了一个价格0.7元/斤、总量1000斤的绿色萝卜需求,约定了交货时间、地点等各项内容;我接受了你的采购需求,并组织生产。萝卜拔好后,在你指定的地点有了1000斤符合要求的萝卜,系统自动从你账户上划700块到我的账户。

这种基于系统的程序算法,并在满足条件后自动执行的协议叫做智能合约。非营利性服务平台和动态股权机制等内容都是基于智能合约而运转的,尤其是T值得产生和流通。

智能合约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形式,它是用机器化、程序化的算法,代替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尤其是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让合约执行智能化,完全避开人为的干扰,能大大降低信任风险和简化交易程序,还能有效避免执行过程中的弄虚作假、徇私舞弊、占他人小便宜等问题发生。

在不久的将来,当“没有老板的农业园”运转起来后,你作为农民为了公共事务做了一天的工,系统会全程记录你的行为,并在完成任务后,根据平台程序算法在你的工资账户上自动加上120元,同时在你的T值账户上自动加上120;你通过手机就能看到这个变化,其他人在权限范围内也能看到这些。同样的道理,我种的那1000斤萝卜,在平台上销售后我的现金账户上将自动增加700元,我的T值账户也将增加700;当然,系统的总T值和总的资金都是实时更新的,并且大家都能看到,整个农业园就这么简单地运行着。

当个别项目、个别地方成功地建立平台,应用动态股权机制和智能合约服务于生产和产品流通时,这标志着我们步入了智能社会初级阶段,我暂且称之为智能社会1.0,这是三到五年就会发生的事情。

甚至有的地方1.0刚刚开始扩张而另一个地方已经出现2.0的形态了。随着一个个动态股权项目的启动和扩大,尤其是在作为生活所必须品的农产品领域的快速应用,扩展和蔓延的速度将超乎想象。项目与项目之间逐步相互并联,用户与用户间开始进行价值产品流通和交易,包括法定货币、物品等。T值等股权产品也在项目间流动,并逐步发展为所有动态股权项目并联形成的价值网络。

在智能社会2.0成熟期,人们对传统意义上的货币依赖性越来越低,更多的收益来源于T值;现行的市场经济逐步被智能化的计划制所主导,以消费定生产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实际生产的机械化、智能化、自动化程度空前发达,而困扰我们几千年的“三农”问题已经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因为实际从事农业生产的自然人已经非常少,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农业机器人;自然人从事农业生产活动已经由解决生产吃饭问题转变为精神享受,被当做生活的乐趣、旅游的体验项目。

社会发展到智能社会2.0成熟期的过程,也是我们逐步走向共同富裕的过程。在智能社会2.0阶段,平台的智能合约通过自然人制定和升级程序算法,程序自动执行,它最大的意义在于实现了社会运转自动化。

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将进入社会管理的智能化,开始出现一些算法更新和制定由程序自行完成。机器人在程序算法上实现自我更新标志着我们进入了智能社会3.0阶段。

自然人已经不需要为制定社会运行规则、修改算法、管理庞大的机器人群体、能源的获取与分配等问题而感到烦恼,完全智能社会已经到来。这个时候没有了“农”的概念,更没啥“三农”问题,就算有也是几个农业机器人自己的问题。是的,我们已经全面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社会的全智能化和生产服务的全机器人化将满足我们所有的消费需求,包括生命的无限延长。金钱和经济的概念已经是过去很久的历史啦,消费是驱动社会前进的主要动力。我们需要做的事情除了个人的正常消费外,更多的是一些超出程序算法的工作,是机器人“思维”所接触不到的领域,比如虫洞路径设计、真实感知构成、自然人和机器人存在的形式与发展过程不定纠偏机制研究等。

从一个项目扩张到多个项目并联,再到价值网络的形成和全智能社会的来临,其发展过程是我们逐步运用区块链技术实际解决“三农”等社会问题过程,是实现乡村振兴战略,走向共同富裕,走进共产主义社会的过程。

本文来源于陀螺财经专栏作家:DAO区块链智库,DAO区块链智库简介:区块链传播、咨询与孵化,立足粤港澳大湾区,辐射全中国,链接全世界.

现已在陀螺财经发布82篇内容,累计总热度10万+。陀螺财经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DAO区块链智库专栏:https://www.tuoluocaijing.cn/columns/author355412

本文网址: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9989117.html

收藏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

DAO区块链智库
个人认证

82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