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深度对话Libra负责人:Facebook将放弃Libra控制权
投诉
取消
提交

深度对话Libra负责人:Facebook将放弃Libra控制权

来源:CoinDesk

翻译/闵敏

在 11 月末的一天,我打了一辆 Uber 去 Facebook 。到了门洛帕克(Menlo Park),司机和我很快就迷失在了 Facebook 偌大的园区里。媒体代表告诉我们要找 52 号楼,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不经意间开进了黑客路一号园区(1 Hacker Way Campus),参观了这里著名的标志性建筑(许多黄色、红色和蓝色的大楼),然后我们拐错了方向,进入了由弗兰克·盖里全新设计的西区(很像一个真正的小镇),参观了一部分玻璃大楼。

最后,我们掉了个头,终于找到了要去的地方。准确来说,还没到 52 号楼,路易斯就把我放了下车,是慢慢悠悠的 Facebook 班车载我走完了最后一段路。我立马就震惊到了,Facebook 的园区已经大到需要班车的地步了,放眼望去是一幢幢带编号的大楼,都被刷成了带有加州风格的亮色调。

Facebook 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 Calibra 位于一个类似城郊商业中心的两层混凝土建筑内,相比其他办公室要低调得多。这座建筑的内部装修非常朴素:未涂漆木材、水泥地,还有很多 Calibra 广告。广告上是形形色色的少年,带着不明所以的微笑。还为员工开设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快餐店,仅此而已。

我在这里见到了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他出生在法国,现年 46 岁,是 Libra 协会的联合创始人以及 Calibra 的负责人。自 Libra 于 6 月发布以来,这位曾任 PayPal 总裁的资深企业家一直处于舆论旋涡的中心。他曾两次接受美国国会对 Libra 的质询,努力获得 20 多家合作公司和组织的支持,并会见了许多监管者、官员和媒体人士。这里面的很多人都不懂区块链技术,或者不是很关心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自始至终,马库斯都坦然面对一切,没有露出丝毫疲惫或急躁的迹象。

作为 Libra 项目的代表,马库斯展现出了风度翩翩、思维敏捷的形象。虽然面临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持续施压,但是这位企业家并没有屈服。当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 Facebook 可能不是 Libra 项目的“理想宣传者”之时,他让马库斯(比扎克伯格更热情、更国际化且口才更好)来担此重任。

朋友们都说马库斯是一个执着且坚韧的人。之前在加州移动支付公司 Zong 担任高管的希尔·弗格森(Hill Ferguson)与马库斯有过合作。他表示:“我认为这种反对和抵制对马库斯来说是一种动力。”

唯一的问题在于,是否有人(包括像马库斯这样才华横溢的人)能够说服这个世界去相信 Facebook 能够缔造货币的未来。在最近经历过一系列丑闻之后(Cambridge Analytica 的“通俄门”),Facebook 在华盛顿的名声一落千丈,因此更难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Facebook 表示想在进军全球之前先获得官方许可。

自 Libra 项目发布以来的 5 个月,马库斯一直保持着冷静沉着的姿态,像一个十足的企业政治家。如果有记者还没有预测马库斯未来的政治生涯,现在是时候开始呼吁他参与竞选了。马库斯可以在别人都泄气的情况下保持镇定,即使他目前维护的项目正遭受公开的质疑,甚至是谴责。

(来源:CoinDesk)

我们安排了一间简陋的会议室用来摄影。马库斯走了进来,穿着一件绿衬衫和一双运动鞋,表现得非常亲和、低调、轻松。他的短发梳到了额前,形成了一个角。他有时会在公众场合下戴一副无框眼镜,但是今天没有。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他安静地坐在一把亮紫色的椅子上。这把椅子是我们从走廊上拖进来的。他从不回避目光交流,直接回答问题,这点很符合记者的喜好。

我问他有没有因为大众对 Libra 的反应而感到沮丧。“

当然,从我们获取的信息来看,到目前为止这是一条很崎岖的道路,”他表示,“但是这没有打击到我,我认为这只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我当然期望会得到很多反馈。”

马库斯将这种“反馈”归因于 Facebook “巨大的规模和影响力”以及“ Facebook 本身参与其中的事实”。他表示:“当二者相结合的时候,就会招致更多审查,我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在提到洗钱、恐怖主义融资和反制裁产生的风险之时,马库斯表示:“我尽量不去在意那些反对的声音,而是探究其背后的原因。当谈及货币以及货币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方式之时,改变现状会牵动很多既得利益。”

马库斯在少年时期移居日内瓦,创办了一系列新型电信公司,自此开启了他的创业生涯。他将金融服务业的现状比作 20 世纪 90 年代的电信业。那时,打电话的成本非常高,就像如今转账需要支付高昂的手续费一样。之后出现了Skype、WhatsApp 和平价手机,给你在拉各斯的表哥打电话突然变得跟你在 Slack 上联系朋友一样便宜。马库斯认为,只要监管机构和政客愿意打开想象力,转账也会发生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进而走向成熟。

马库斯说:“我参与过瑞士电信市场的自由化。我心里总会因为大型机构对用户收费过高的现象而感到不平。”

“当今时代,我们只需要一个价值 30 美元的智能手机就可以实现无休止的免费通讯。我们希望能通过 Libra 改变货币在世界范围内的流动方式。”

马库斯在日内瓦长大,本来可能会选择进入银行业或保险业发展(他的父亲是罗马尼亚人,是一位银行家)。但是,他一直想成为一名科技公司企业家。

他从 8 岁起开始编程,在获得学位之前从日内瓦大学退学,和 3 个朋友一起创办了第一家公司(GTN),他们当时只有一笔 10 万瑞士法郎的银行贷款(大约相当于如今的 10 万美元)。他们在 2000 年将因特网服务提供商和远程电信服务提供商 GTN 卖给了 Global Access 。

同年,马库斯成立了 Echovox ,针对英国的 Pop Idol 等电视节目推出了短讯投票服务。他在 2008 年连同他的第三家创业公司(一个名为 Zong 的移动支付服务提供商)一起搬到了硅谷。后来,eBay 以 2.4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Zong 。当马库斯在 2012 年被选为 PayPal 总裁之时,他所管理的团体从几百人增加到了 1.5 万人。他在 2014 年加入了 Facebook ,负责 Messenger 的运营。

马库斯并非一直都像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自信。马库斯在 Zong 的前同事弗格森(Ferguson)说:“他在瑞士的时候就非常成功,但是到了美国之后,他又成长了许多。他一直都很乐观坚定。坚持不懈就是他成功的关键——他有成事的决心。我一直都很佩服这一点。” 弗格森目前在经营一家远程医疗创业公司。

马库斯与家人在加利福尼亚定居之后,联系了一些导师和朋友,迅速建立起了一个可以帮助他发展的关系网。

“在硅谷,人人都很乐于助人,马库斯又天生适合这里。短短几年之内,他就成为了 PayPal 总裁。透过这件事,你就能看出他的能力,”弗格森说。

马库斯说话的时候依然带有一点中欧口音。但是从其他方面来看,他就是一个乐观肯干的硅谷企业家。他表现出了乐观的态度,并将创业视为一种挑战,可以解决其他人会忽略的棘手问题。

马库斯说:“由于一些原因,虽然我在美国生活的时间不算长,我内心深处一直是个美国公民。”(他已经成为一位真正的美国公民了)

他说:“企业家和创业者必须抱有乐观的态度,否则他们创建的公司无法提供令客户喜欢的服务。要做到停止怀疑并集中精力攻克难关,同时保持积极的态度,才能最终达到想要的结果。”

(来源:CoinDesk)

Libra 于 6 月发布,自此以后就开始遭受一些列的质疑。

众议员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主席麦克斯·沃特斯(Maxine Waters)要求 Facebook 暂停 Libra 的运营,等待审查。法国财政大臣布鲁诺·勒梅雷(Bruno Le Maire)郑重宣布要阻止 Libra 进入欧洲,理由是因为 Libra 有“政治”野心。包括 Visa、Mastercard、PayPal 在内的初始合作伙伴都退出了。代表精英观点的《金融时报》评价 Libra 是“荒谬的、毫无意义的、愚蠢的、有风险的、未经过认真思考的,而且不属于区块链范畴。” Libra 在向全球范围推广之前,正在寻求美国监管机构的许可,但是有不少专家质疑 Libra 是否能按计划在 2020 年上线。

也许我们不应该对此太过吃惊。Libra 是如此雄心勃勃的新兴事物,而 Facebook 又因为许多与数字货币无关的原因越来越不受欢迎。尽管如此,反对的声音依然很强烈。之前从没有一家公司因为一次产品发布而遭受这么大的非议,更何况这个产品很有可能帮助到很多人。此外,包括摩根大通(JP Morgan)和中国人民银行(People’s Bank of China)在内的组织也提出要发行稳定币。

Facebook 在 6 月官宣 Libra 之时,可能是自比特币在 2008 年问世以来最重要的互联网时刻。

这是一项规模很大的业务,会产生天翻地覆的影响:一个不受商业银行控制的全球支付系统,而且有可能会对央行构成威胁。最终,这种无边界货币有可能会为一家公司——或者由多家公司组成的协会——带来收益。这种货币的构想是,让价值转移变得跟发送电子邮件一样简单、便宜。

在国会证词中,马库斯表示,Libra 与 Facebook 完全不同。Libra 不会操控由多方机构组成的 Libra 协会。同时,马库斯是该协会 5 位董事会成员之一。

“在为数十亿人实现无限制的免费通信民主化方面,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努力,”马库斯在华盛顿特区说,“我们想在数字货币和金融服务方面做到这一点,但是一个主要的区别是:我们将放弃对 Libra 网络及其原生货币的控制。”

“相信我,你知道的,如果你来体验一下我们的生活,你就会意识到我们有多民主,”他告诉 CoinDesk ,“这是一个民主化的过程,涉及到很多参与方。任何一家私企、公司或实体都不应控制像 Libra 这样的支付网络。”

对所有沉溺于比特币白皮书中所述点对点货币的人来说,Libra 处于非常尴尬的位置。Libra 采用了比特币的一些伟大构想,尤其是在无需中心化的银行参与。但是,Libra 不具备比特币的抗审查性和伪匿名性。

马库斯本人对比特币的看法已经改变。在 2012 年,马库斯还在 PayPal 任职的时候就已经对这个加密货币鼻祖感兴趣了。根据纳撒尼尔·波普尔(Nathaniel Popper)的《数字黄金》一书中对比特币早期历史的介绍,马库斯甚至一度有过建立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想法。现在,他对比特币有些不屑一顾。他表示,11 年来,比特币作为交换媒介表现得很差劲,除了存储并保持价值之外没什么用处。

“如果你想要一种没有数十亿也有数亿人使用的交换媒介,又想在其平台上实现反洗钱和身份识别,那么 [在 Libra 上] 这一切就应该不一样,”他说,“这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现实。不过我的确认为,比特币和 Libra 最后将形成互补,具有完全不同的用途。”

这么说并不能取悦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支持者。

推特和 Square 的 CEO 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曾于今年表示:“这不是一个在互联网上诞生的互联网开放标准。它是由一家公司出于目的性而创建的,不符合我个人的信仰以及我认为公司应该遵循的宗旨。”多尔西已经投资了围绕比特币的相关技术,而非 Libra 这样的系统。

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乔·鲁宾(Joe Lubin)喜欢 Libra 的构想,而非 Facebook 这家公司。他告诉 CoinDesk:“这件事不需要由 Facebook 来做:实际上,也绝不应该由他们来做。”

“Facebook 有 23 亿用户,又有利用操控用户以及对数据安全性管理不当的黑历史。由这家公司来领导像 Libra 和 Calibra 这样的项目是一大问题,”鲁宾接着说道,“Facebook 通过部署广告技术来利用人们的个人信息注意力,产生了负面外部性,已经成为了大规模社会操纵的武器。”

Facebook 一直都在违背保护个人隐私的承诺,并且可以说是集互联网创始人的理想于一体。Facebook 所创建的网络并非一个开放式信息传输协议系统。这个网络像是一个带围墙的花园,掌握了我们的数据和身份,并希望我们对此表示感激。

马库斯有合伙人,他或许不会控制 Libra 。但是,他确实有计划控制一个关键的入口:一个用来存储并转移货币的钱包,而这个钱包最终将成为一个汇集所有金融服务(和数据采集)的平台。除了在协会中担任的角色之外,马库斯主要关注的是:创建一个能够转移稳定币的最佳钱包。

理论上,Facebook 将遇到一些也想创建钱包的竞争对手,但是这似乎不太可能。如果你经营一家软件公司,你会在 Facebook 一手构建的网络上创建一个产品来与之竞争吗?

“ Libra 不是一个带围墙的花园,”马库斯否认了垄断市场一说,“从第一天开始,每个人都有相同的访问权限。Calibra 之类的钱包必须在价格、功能和隐私性等各种维度上竞争。Libra 将成为一个竞争性很强的网络。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消费者将从更多样化的选择和更激烈的竞争中受益。”

从许多方面来看,Facebook 正是能将货币转移变得跟发送电子邮件一样简单的公司:它每月拥有 23 亿用户,(从马库斯的通讯录中挑选出来的)一些全球最优秀的编程人才,而且它知道它正在以其他公司无法做到的方式运作。这家公司既然能够让 23 亿人暴露自己最私密的感情和愿望,当然也有可能会让一些人相信,使用稳定币来转账比使用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之类的传统转账方式更好。毕竟,这不是在强行推销:平均来说,国际跨境汇款的成本是汇款金额的 7% ;在某些地区,其成本要高得多。

如果 Facebook 实现了这个稳定币平台,该公司就可以为全球节省数十亿美元的金融服务成本。目前,大约有 17 亿资金未存入银行。此外,像你我这样支付过高金融服务费用的用户会从中受益。在这方面,Facebook 似乎是真心实意的,因为实现像 Libra 这样的稳定币能够降低成本,尽管批评家们在某种程度上不希望 Facebook 运行这个项目。

马库斯负责解决这个难题:一方面,倡导降低金融转账成本;另一方面,回应有关 Facebook 名誉的问题。在未来的几个月里,马库斯需要保持乐观,来面对大众对 Libra 持续不断的反对之声。他预计,政客和监管机构将在明年采取更多抵制措施。如果 Libra 明年无法获得监管机构的许可,可能要等到 2021 年才能上线。

“我认为,凡事都将历经艰难,才会变得简单,因为在这一过程中,Libra 项目是在致力于改变货币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方式。要改变这些会很难,”马库斯说,“过去半个世纪都没能改变它们,当然是有原因的。”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张大侠
收藏
举报
张大侠 个人认证
累计发布内容667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

张大侠
个人认证

667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扫描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