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点/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

前几天流浪写了一篇《吴忌寒的BCH去年分叉,今年分家,明年呢?》,引起大家热烈讨论,有不少小伙伴希望我写一下吴忌寒本人,今天它来了。

巨擘一词,比喻杰出、优秀的意思,在某一方面居于首位。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配图(1)

以前大家聊的矿业,基本上会想到煤矿、铁矿等自然资源矿产行业,而本文所提到的矿业,并非是传统行业的矿业,而是比特币诞生后衍生出的新的“矿业”,利用计算算力进行的挖矿产业。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配图(2)

我们今天我们要聊的主人公吴忌寒,则是这个新兴矿业的巨擘。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配图(3)

吴忌寒,85后,现任比特大陆CEO,业内公认的比特币布道者。有人说吴忌寒是国内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但他始终拒绝透露他到底拥有多少比特币......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配图(4)

1986年,中国最年轻,贫富差距也最大的直辖市重庆迎来了一个小生命---吴忌寒。

小时候的他,家境大概是不富裕。在人人网上可以搜到他发过的一张泛黄相片,上面墙壁斑驳,贴着花花绿绿的广告纸,这副画面,和流浪的农村老家十分相似,流浪猜测应该是拍摄于某个乡村。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配图(5)

家境虽然不是那么富裕,但是吴忌寒的基础教育,一直是享受着当地最优秀的教育资源。吴忌寒高中就读于重庆南开中学,这所学校是当地最好高中之一,并且在2005年他考入中国的顶部大学——北京大学。

进入北京大学的吴忌寒,迷上了奥地利学派信仰。

奥地利学派的核心是,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干预,完全让市场去引导经济,让自由主义去带领市场发展。

当时的吴忌寒在自己的人人网上写道,“自己向往逍遥自在,希望有朝一日能“游山玩水,尽兴而归””。

毕业后,吴忌寒去了投行做投资经理,并在2011年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并被比特币神奇的去中心化理念所吸引。

吴忌寒开始研究比特币后,就频繁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看法。那时的他,无疑是一位坚定的自由主义者。他在微博上痛骂瑞波币的中心化,;他直言自己讨厌苹果公司,Google X那些酷酷的项目才可以真正改变世界。

2012年11月,在微博上,吴忌寒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欢迎来到比特币网络。这里是互联网上的金融自由港、免税贸易区和无政府主义天堂。”

同时吴忌寒还是中国第一批翻译比特币白皮书的人,并与长铗一同联合创办巴比特。从哪开始他以网名“QQAgent”,开始了中国比特币布道之路。

2012年后,比特币新一轮牛市启动。通过投资“烤猫”的矿机,让他拥有了第一桶金。而新兴事物矿机,则成为了币圈的造富工具。

2013年初,北航博士“南瓜张”研发出了全球首款ASIC比特币挖矿芯片——Avalon。同年,吴忌寒辞掉了投行的工作,成为了全职的比特币从业者。

吴忌寒拿到投资后,开始进军矿机行业,并且尝试在Avalon芯片基础上研发矿机,但因为南瓜张的芯片订单过多,而产能太低,导致发货延期。当时的币圈,时间就是金钱,每晚一天交货就会使客户和投资人损失几十甚至上百的比特币,愤怒的客户与投资人们找上门来,吴忌寒束手无策。

“不讲究商业规则,毫无商业信用可言。”这是吴忌寒当时对南瓜张的评价。

  为了改变受制于人的 现状,吴忌寒拉来了技术合伙人詹克团,在南瓜张母校隔壁的学院国际大厦,创办了比特大陆,并许诺只要詹克团可以研发出芯片,可以给与他超过50%以上的股份,这也为以后的“吴詹斗法”埋下伏笔 。

2013年末,比特大陆首款挖矿芯片BM1380面世。短短几年时间,凭借矿机、矿场、矿池三位一体的产品体系,比特大陆在矿圈建立起了近乎不可动摇的垄断地位。

一个帝国,悄然诞生。作为这个帝国最耀眼的明星,吴忌寒被人戏称为“矿霸”。

在算力决定一切的区块链世界,他成就了一代矿工的暴富神话,而吴忌寒则早早的实现了财富自由。

时间来到2016年,因为比特币的天生设定区块1M的容量上限已不能满足需求。对比特币进行扩容,成为了几乎所有矿工的共识。吴忌寒以及他的比特大陆,也不例外。

当时的比特币Core开发组给出的方案,是在比特币区块链之外,单独建立一条“闪电网络”,处理小额交易。但因为触碰到矿工们的利益,被拒绝了。因为这份方案下,矿工将无法打包小额交易,从而会丧失大部分手续费。

吴忌寒也曾试图妥协。在2016年2月的香港共识会议上,他代表的矿工团体,同意继续支持Core开发组。而多名Core开发组成员也表示,未来会将比特币由1M扩容到2M。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配图(6)

但随后,Core开发组拒绝承认香港共识。这也许深深刺激到了吴忌寒。一年后,在比特大陆主导的纽约共识会议上,Core开发组的成员,被矿工们拒之门外。

2016年5月,比特币大V“Mr.Hodl”在与吴忌寒交流时,故意将fork(分叉)写作fuck,以示揶揄。

此举激怒了吴忌寒,他不顾形象,以“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反击。直至今日,这句骂语仍然是吴忌寒反对者攻击他的工具之一。

在比特币的扩容之争中,吴忌寒起初并不是硬分叉的支持者。

但因为手中的算力,最终他成为了按下硬分叉“核按钮”的那个人。

2017年8月1日,比特币硬分叉,大区块方案的BCH自此诞生。比特币社区一片哗然。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配图(7)

2017年4月,吴忌寒在Twitter上这样写下了,至今被大家诟病的一句话“在中国,开源文化并不流行。我自己也不能理解。”

“不能理解开源文化”显然是一句谎言。因为几年前,他还在批判不开源的瑞波币,将比特币的自由开源视为优点。

但人总是善变的。他说过自己讨厌苹果,如今,他用的就是iPhone。

2017年末,吴忌寒入选美国区块链媒体Coindesk年度十大人物。

流浪论币-聊一聊“矿业巨擘(bò)”吴忌寒配图(8)

 图源自Coindesk

就在这一年,吴忌寒发动了对比特币的分叉。Coindesk因此给他贴上了“恶棍(villain)”的标签。

吴忌寒拒绝了Coindesk的采访,但Coindesk仍然指出,依然有人视吴忌寒为“英雄”“充满激情的比特币富豪”。

“吴忌寒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不同人的判断。”Coindesk写道。

创建比特大陆、自研芯片,与分叉比特币、扶持BCH,是吴忌寒人生中的两次豪赌。唯一不同的是,第一次豪赌,吴忌寒大获全胜;而第二次豪赌,让吴忌寒断臂求生。

因为分叉比特币,让吴忌寒背负了“割裂共识”的骂名。大概让吴忌寒没想到是,自己分叉出来的BCH,总有一天会被“澳本聪”再次分叉出来一个BSV,就像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了,就无法被关闭了。

2018年的BCH与BSV的算力大战,让比特大陆每天都要烧掉几百万的现金。

2018年12月,比特大陆被曝裁员,除了盈利状况良好的矿机部门,其他部门都是重灾区。

裁员也波及比特大陆扶持的BCH。有消息称,比特大陆内负责BCH客户端开发的“哥白尼项目组”已全部被裁。其中的灵魂人物——“姜氏两兄弟”姜和平、姜家志,也全部离开。

哥白尼项目的GitHub页面,也印证了这一传言。自12月16日起,这一项目便已不再有任何更新出现。

“比特大陆要过冬了。断臂求生,未必是一件坏事。”一位评论人士说。

流浪认为,区块链的最大优势就是去中心化,而对区块链有着深入理解的吴忌寒,绝对也会这么认可。

从比特币布道者,到撕裂共识、悍然分叉,吴忌寒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走出了一条绝大部分人意想不到的道路。

随着近日,吴忌寒重新夺回比特大陆的掌控权,我坚信吴老板一定会做出让币圈再大吃一惊的举措。

本文来源于陀螺财经专栏作家:币圈流浪者,币圈流浪者简介:化繁为简,解答神秘币圈。

现已在陀螺财经发布19篇内容,累计总热度10万+。陀螺财经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币圈流浪者专栏:https://www.tuoluocaijing.cn/columns/author385543

本文网址: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73519.html

收藏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

币圈流浪者
化繁为简,解答神秘币圈。

19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扫描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