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 别吵我,我要码代码!

别吵我,我要码代码!


 

币圈牛熊两市交替,一会儿是直升机赛道,一会儿是高架赛道,人们都很焦虑。但马昊伯对这一切显得很淡定,他总是一身休闲装扮,T恤、牛仔裤,配一双运动鞋,拿起电脑就写代码,一写就是十二个小时。

 

Gempay 的合伙人徐义吉在一篇回忆性质的微博时写道,Gempay 马昊伯单独开发了七八成。

 

即使后来发起AELF因为没有提交代码,被社区质疑割韭菜,但那个时候的马昊伯顾不上那么多,比起代码提交数,他更看重整条链的架构设计以及系统里的细节。

 

有人说技术极客是区块链领域的稀有物种,马昊伯算是一枚疯魔极客。


01

天赋异禀的神奇小子


马昊伯,90后,一位腼腆的Geek。他的话虽不多,但一直存有自己的小世界。

 

马昊伯在读高一的时候,就拿了信息学竞赛一等奖,虽然有被保送到天津大学的特权,马昊伯还是老老实实念完了三年高中。

 

当其他同学都还沉浸在苦逼的应试大考中,马昊伯则一边谈着恋爱,一边泡在计算机的世界里。他学习用Quvesice和Pasco编程序,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上大学以后,马昊伯也没闲着,靠着手上的技术走天下,他一边在淘宝上开着小店卖一些程序的服务,一边继续在计算机理论领域深究和探索。用他的话说,“我的收入很好,小日子过得不错。”

 


马昊伯是个仗义的人,那时候赚了钱,就请舍友一起吃饭喝酒。马昊伯的学习能力也非常强,据说学习一门新的编程语言只需要三天。一学期不上线性代数课,考试前三天复习也可以考80多分。

 


马昊伯虽然已经毕业多年,但是“软件测试”课的老师经常夸赞马昊伯神一样的测试手法。马昊伯虽然不在“江湖”,但是“江湖”上依然流传着他的传说。


02

徐义吉、邓迪都想挖走他


2013年,马昊伯出于好奇,试着挖了一点比特币莱特币,在“币圈”赚到了第一桶金。

 

2014年,徐义吉找到马昊伯邀请他去做小蚁CTO,但是他当时觉得,币太多了,应该从生态的角度出发,去做一些基础设施。

 

而且,那时的马昊伯已经悄悄地构造出了一套比特币支付的雏形,徐义吉听闻后,惊叹不已,因为他正好有跨境电商行业的资源。

 

事情也就这样发生了反转,最后是他拉着徐义吉成立了GemPay,专注于做比特币支付的业务,马昊伯就这样,开启了自己的连续创业之路。

 

在Gempay,马昊伯主导开发了中心化的数字钱包,可是那两年行情持续走低,VC又看不懂数字货币的行情。GemPay的融资也陷入了困难,一年半也只融了200万人民币,很多业务几乎难以支撑。

 

虽然GemPay被誉为中国第一家比特币跨境支付平台,但由于比特币的普及程度很低,加之整个行情陷入长期的低迷期,无论是比特币跨境支付还是数字钱包都未尽如人意。

 

在GemPay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恰巧国内交易平台元宝网也在寻找新的方向。邓迪和马昊伯决定将两家公司做一个整合,做一家新型的交易所。

 

于是,马昊伯带着团队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交易所开发,allcoin后来在加拿大上市,成为全球第一家上市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03

公链≠100倍的想象

 

从马昊伯入行之后,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人们过于关注区块链的概念,却忽视了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建设,导致围绕区块链做开发的公司不断重复着大量工作,浪费了宝贵的区块链人才。

 

2016年6月,马昊伯决定再度创业,创办了好扑,服务于B端的区块链技术公司。他决心将团队从重复的劳动中抽身出来去做更多实质性的工作。


作为一个精简的团队,那时候,好扑团队不足20人,技术开发人员占比超过70%。

 

2016年底,好扑成功为海航搭建了区块链基础服务平台,赢得了众多关注和好评。

 

那两年,除了钻研技术,马昊伯结识了帮主周硕基,俩人整天看各种token找机会,直到后来凑了一些钱创立了一个小Fund投资项目。

 

半年的时间过去,事情的发展超乎他的想象,投资所获取的收益率竟然高达100倍。正是在这段时间,马昊伯看了大量的白皮书,开始思考公链以及各种业务。

 

他也发现了底层区块链系统三个致命性的问题:一是性能太差。二是资源不隔离。三是治理有问题。

 

正是基于公链在“一半希望,一半痛点”的背景下,2017年9月,马昊伯发起了自己的公链——AELF

 

AELF的定位很明确,做就要做能够适应真正商业需求的基础公链,实现跨链合作及集群化节点。这不仅具有实实在在的价值,也颇具攻池掠地的气势。


04

AELF测试网TPS首次公开:14968次/秒

 

2018年被称为“公链元年”,一方面是公链项目的火爆,一方面是公链各方面性能的不达标。

 

例如,以下为当前最具影响力的公链实际测试的TPS数值:

 

区块链1.0的BTC:10次/秒

区块链2.0的ETH:25次/秒

号称区块链3.0的EOS:2822次/秒

 

这些数值几乎让我们很难看到希望,不要说部署在各公链上的应用了,就连正常的交易都是又慢又贵的。Fcoin火起来的时候,以太坊网络接近瘫痪,平均一笔手续费甚至高达20元。

 

我们早已习惯了现代支付系统以及光纤网络带给我们的快感。有人甚至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即使把全世界所有公链的TPS加在一起,我们也不能好好地玩一局王者荣耀。

 

要想公链实现大规模地商业应用,TPS将是各大公链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但是……AELF给了我们意外的惊喜。8月8日,AELF技术团队首次对外公布测试网数据并向外界同步测试网开发进展。官方公告中写到:

 

此次测试验证了aelf在单机情况下的并行执行能力与集群环境(有网络影响)下具备可延展性。其中并行计算模块测试的TPS数据为:14968次/秒。

 

 

由于本次测试属于阶段性,仅对并行计算及延展性做了验证,并未对更高配置的服务器做测试,如在更高的服务器配置下预计数据库会有更优秀的表现。

 

05

一链一场景

 

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本质上都还是停留在用一台电脑做处理的方式,那为什么不能让每一条链只做同一类事?

 

AELF沿着这个思路,给了所有人眼前一亮的答案:“主链+多侧链”的架构。

 

 

不同于传统的公链“所有合约一条链”,AELF是一种“分支生态系统”,主链连接多条侧链,每条链都可以对应一种场景。

 

当各个公链在高喊百万级TPS的口号吸引眼球时,AELF很低调,它的愿景很简单,我只需要,一条链的TPS能达到2000—5000,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能满足需求,我可以多做几条链。

 

基于“主链+多侧链”的架构,AELF有多个优点:

 

侧链并行:在AELF主链的基础上,还可以分支开发多条侧链,并同时运行。

性能强劲:AELF的轻节点和云服务的技术支持,保证在一个集群上实现大范围的覆盖。

资源独立:AELF的主链和侧链相对独立,信息稳定,所有智能合约单独运行,互不干扰。

效率走高:记账节点之间为良性竞争关系,促使记账功能的速度有序提升,对整个网络性能的运行也呈现走高趋势。


06

再踏征途

 

AELF的风格和马昊伯的性格很像,一面很低调,一面又很张扬。

 

很多投资者对AELF的第一印象便是低调,AELF在问世期间采取了“限额+私募”的发行模式,堪称史上最严格的KYC。AELF项目在筹备阶段时,很多人甚至都从没听说过它。

 

直到2017年12月,AELF项目在包括币安、Huobi Pro、OKEX在内的6家平台同时上线,上线七天,社区人数破万。


无数人在Bitcointalk论坛aelf的创世贴下留言,感叹这是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马昊伯在今年4月三点钟区块链峰会上,站在成百上千人的舞台上,向所有人宣布,AELF要成为去中心化的亚马逊,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谁知道,这个内敛的90后男孩沉淀了多大的实力和信心呢?

 

币圈很多大佬预言,通用的基础性公链,无论现在如何百花齐放,百链齐发,最后能剩下来两三条就不错了。

 

公链之争无疑是厮杀性的和极其残酷的,AELF的未来之路注定也是漫长的和艰险的,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团队只有具备坚持和踏实的品性才能走得更远。

 

如今,马昊伯身为AELF的创始人,每天要为AELF奔走,出席各种演讲、采访、会议,但是只要有时间,马昊伯还是愿意安安静静地写代码,这是一个程序员在浮躁的环境里,对自己信仰的坚持。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哔哔News
欢迎关注公众号“哔哔News”,人人都能看懂的区块链资讯!

33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