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熊市之下,韭菜凋零

熊市之下,韭菜凋零

他的心日益空下去,然后变得麻木。最后,他失去了感情,只想从早已无寻踪迹的狂热中抽离。

熊市之下,韭菜凋零配图(1)


算到今天,石楠大学毕业其实也就一年。


但我总有种奇异的感觉。在时隔一年再次与他相见时,我感到他苍老了许多。


他坐在咖啡馆里,眼睛没有什么神采,也只是四处随意望着。表情有些无聊,不知所措,甚至是厌世。


我来迟了。


我:“抱歉。”


他:“没事儿,反正也是聊聊呗。”


聊什么呢?似乎也没什么好聊的。只是听说他毕业后去了腾讯,本科毕业后第一年年薪就有二三十万,算是我们那一届工作找得不错的。又听说他在去年就进入币圈炒币,想来一定是大赚了一笔。


我玩笑式地问他:“听说你发大财了。老婆本够了吧?”


他只是淡淡一笑:“哪儿呢。你说的是我炒币的事儿吧。我亏了。”


我暗自觉得吃惊。他入场够早,如果及时抽身,翻个倍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我太理想了,本来今年一月份浮盈十几二十万,应该走的。”他说,“我没走,硬生生看着比特币从2万美金跌到了7千美金。哦不对,今天又暴跌,现在是6千美金,亏得更惨了。”


我们都心照不宣地打开了手机,看了看现在的行情,确认之后又死气沉沉地把手机放下。我只好陪笑道:“一样惨,一样惨。”


我们不由都追忆起往昔。去年的这个时候,正是数字货币市场如日中天之时,无数人瞪大双眼,看着比特币价格如狼似虎往上攀升。石楠正是在那个时候被吸引了进来。在区块链改变世界的远大理想风暴刮了几个来回以后,他抱着无限的希望涌入了这个圈子。


“我所有的积蓄都投进去了,可那个时候我刚工作,手里就没多少钱。后来我就定投。9月、10月、11月、12月……只要一发工资我就往里面投钱。当时比特币涨得真猛啊,我亲眼看到我的工资变成了两倍、三倍。我算了算,如果这样下去,那不到一年我就可以赚它个一两百万……”说到这里,我和他的眼睛都在放光。但是我们都知道,这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从今年一月份开始,比特币价格就开始下跌。

     

我无从知道为什么石楠当时赚了快二十万还不走的原因。或许这个数字离他一两百万的梦想差距太大。又或许,他轻信了大佬的话,认为当时只是调整。加上后面三点钟群的兴起,媒体的炒作,他以为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毕竟,能赚到大钱的都是“有信仰的”。


出生在牛市里的人,何尝见过熊市的惨烈和庄家的屠刀。


到了三月份,他开始惶惶不安了。比特币价格以他从未见过的速度跌落下去。十几万就像刘姥姥用象牙筷子夹起来的鸽子蛋,还没听到一声响,就没了。


他不甘心。这时,EOS又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他想,如果能捕捉到下一个以太坊,那也可以发一笔了。

     

然而他再次在EOS上犯了一个重大错误——忘了抛。


“你说信仰这个东西算怎么回事呢,”他问我,“有些东西,别人说多了,你自己想多了,你居然就真的信了。信一个东西有前途,能千秋万世。——于是你就长期持有。哈哈哈哈……”

     

我掏出手机一看,EOS现在只有38块钱了。

    

“我40多块钱买的,最高的时候涨到将近150块钱。”他盯着我的手机说道,“我有信仰。我不抛。我还帮他们维护社区,劝别人一起来买。好了,现在一看,谁是傻逼谁不是,一目了然。”

     

我想到了李笑来老师的那一番私底下的谈话。什么价值投资,什么长线持有,赚不到钱就是傻逼。


“我以前很讨厌李笑来,”石楠苦涩一笑,“我特别喜欢跟我吹嘘区块链有多伟大,多么可能改变世界的那些人。有段时间我还被他们带进去了,给他们免费翻译了一些国外的文章,免费给社区做科普。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些人在一月份已经把比特币抛得差不多了。所以搞到头来,李笑来才是个实在人,而那些个花花肠子、油头粉面的所谓‘理想主义者’,大多都是骗子。”

    

说的痛快。我们干了一杯,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你还算好的,本来就进来得早。这样虽然没有大赚,但是实际算算其实也不算大亏,最多亏个百分之十几吧。你要是把钱扔进股市里,只怕还亏得多些。”我安慰他,同时又感叹自己到底技不如人,怎么就亏了这么多。

   

“要是只买了比特币和EOS就好咯!”他朝我摇摇头,“那可能真的只亏了百分之十几。可我现在,哎,亏了至少百分之三四十了。”


“有这么多?”我愣住了。

   

“你以为呢。我在社区里面混,认识了一些人。当时也算得上是朋友咯。他们有的自己搞了些项目,答应投资稳赚不赔的……”

   

“搞没搞错。你难道还被他们割了韭菜?”

   

“有什么办法,破发了呀。后来我去找他们,才发现他们把我的微信给拉黑了,也没有再出现在社区里面。据说是割了一波韭菜后跑路了。”

     

我暗自庆幸,幸亏我没有犯和他一样的错误。虽然我也经常在朋友圈里看到“什么什么项目成立,私募轮基石轮”速来的广告,但我一个也没有理会。当然了,也是因为实在没钱了。——在以太坊身上被割伤了。

     

我们都像泄了气的皮球。后来,我们又谈起了圈子里某某大佬要跑路,某某大佬被限制出境的传闻,都感叹币圈盛世不在。

   

 “也算是我们活该吧,”我说,“这世上哪有那么好赚的钱。只有我们这种想钱想疯了的中产阶级才幻想进来捞一笔,结果还不是要被割韭菜的命。就像p2p暴雷潮……听说现在杭州满城都是追讨p2p债主的投资人,你信不?”

   

 “杭州还是区块链炒币聚集地呢,哈哈哈哈,”石楠脸上露出了真实的笑意,“真的,老兄,我觉得有时候这世道挺魔幻现实的。一年前我刚从学校毕业,心里还满满是改变世界的想法,现在我才发现哪儿哪儿都是骗子,连自保都保不了,还救什么救啊。我是真的累了。我现在就等着谁再拉个盘,把手里的币全套现抛了,剩下那些小韭菜们谁爱接盘谁接去。”

   

与我的想法惊人一致。可惜,大家都过得这么惨,现在还能找谁去接盘呢?

    

我们又碰了一杯。在北京炎热的夏末,我们两根无法生长的韭菜,只能随之万千萎靡的韭菜一起,在漫漫熊市中凋零了。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枭枭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618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