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朱潘“跑路门”背后:被金钱吞噬的币圈90后

朱潘“跑路门”背后:被金钱吞噬的币圈90后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在币圈,这句话同样适用。


区块链仿佛给了90后一个全新的机会,一个实现阶层跃升、财富自由、成就事业的机会,哪怕前一秒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穷青年,后一秒摇身一变就成了区块链大佬,与平日根本不可能见到的传统领域的投资人、大佬面对面地对话,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在名气和财富之间,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


数字货币巨大的财富增值效应,硬生生地把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一变成现实。


但获得后再失去的感觉远远比未曾得到的挫败感要更加强烈,尝试过赚快钱的滋味,脚踏实地做事情似乎开始变得不那么重要,于是“割韭菜”也开始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无论是久经沙场的互联网大佬,还是新进的90后小兵,在币圈这个人性放大器面前,吃相都往往无处遁形,只不过90后这个标签更自然而然地使他们处于聚光灯之下。


被薛蛮子称为秘密武器,有着“奇才”之称的朱潘,最近就“摊上了大事情”。


 朱潘深陷“跑路门” 


8月6日,朱潘被曝疑似利用ZJLT(终极账本)项目,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拉盘操纵币价的方式花式割韭菜,大量用户损失惨重,聚集在朱潘的公司维权。但朱潘并没现身,直接和维权者玩起了消失游戏。


维权者称,朱潘其实就是ZJLT项目背后最大的股东,但价格暴跌后就开始撇清关系,在约定好的时间并未兑现拉盘承诺,反而为了割满他想要的两亿筹码一直和投资者耗着,投资者被激怒,于是组队维权,势要讨个说法。


翻开朱潘的履历,90后,初中辍学,创业草根,原金山网络CTO,海南蘑菇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投资深脑链10天获得近百倍回报。


经历不算传奇,却足够幸运。这一切要从朱潘黑了薛蛮子的微信开始。






2017年3月,彼时的朱潘正为自己的新创业项目——4931游戏交易平台的的融资发愁,这么大一笔钱要找谁去呢?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就是薛蛮子。朋友告诉朱潘,“薛蛮子是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


可想进入薛蛮子的法眼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为了争取到和薛蛮子接触的机会,他选择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黑掉薛蛮子的微信、微博和邮箱。


虽然过程简单粗暴,但朱潘如愿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薛蛮子接见了他,迅速敲定了千万人民币的融资,并开启了两人往后“亦师亦友”的关系。




薛蛮子与朱潘


朱潘称,自己在数字货币投资上得到了薛蛮子的手把手指导,朱潘无疑是幸运的,投资深脑链获得百倍收益一战成名更让他获得了“战神”的称号,但有时路走得太顺,往往容易让人丢失初心。


ZJLT事件中,有爆料称朱潘曾明确表示他有20亿以上的筹码,但经统计核实后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目前25亿的ZJLT,能查到与朱潘相关账户有关联关系的,仅仅是朱潘妻子账户中剩下的19万个币,那朱潘如此欺骗用户,意欲何为?


其实在更早的时候,朱潘就深陷“喊单门”风波,徐可曾在朋友圈指责朱潘等人为meta这一造假项目喊单,虽然此事朱潘后来回应自己仅是投资人身份,徐可也表示内部已私下解决,但事实上朱潘当时并未能拿出更有力的自证清白的证据。


从前是薛蛮子的得意门生,现在却成了割韭菜的“套路王”,人人喊打,而这一切发生在朱潘心生贪婪那一刻起,可以说进币圈是朱潘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从美誉加身转到污名风起。


而这样的朱潘,在币圈,不只一个。


同为90后,相似的故事正在一幕幕上演。


 被金钱吞噬的币圈90后 


孙宇晨算一个。


孙宇晨,90年出生,北大毕业,马云门徒,21岁就登上2011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一时无头无两。






但伴随而来的,是对孙宇晨“套现”、“跑路”、“抄袭”的种种质疑。


发生在孙宇晨身上的争议,一直从未停止。


“套现”


波场前COO刘明此前在直播中,公然揭露孙宇晨在波场ICO之后,私自卖掉私募的4000个比特币套现。他是如此评价孙宇晨的:他认为融到手的钱就是自己的,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


“跑路”


今年年初,孙宇晨遭爆料,在币安中卖出高达60亿枚TRX(当时价值约3亿美元),打算将募得的TRX抛售套现并跑路。


“抄袭”


TRON的白皮书被质疑抄袭,因为它不仅使用了以太坊白皮书的框架,还大篇幅抄袭IPFS和Filecoin的内容,且没有附上引文出处。孙宇晨否认了此事,但解释非常苍白,他把问题归因为翻译问题。


无风不起浪,争议背后,真相如何,或许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除了孙宇晨,代投少女王凯欣也同样经历了人设崩塌。


王凯欣,98年出生,17岁创立神奇百货,人称“神奇少女”。昔日的神奇少女,进入币圈后摇身一变为“专业代投”,最终以卷款跑路而告终,一颗冉冉升起的创业新奇就此陨落,也实在令人嗟叹。






今年年初,王凯歆大肆鼓励投资者入手SAY,但在投资人将手中的SAY换成了新的代币SPH后却发现,SPH上线后价格已接近归零,而王凯歆直接搞消失,跑路至香港。王凯歆联合项目方割韭菜这把操作吃相实在难看。


此外,王凯歆还公然说谎骗钱。她在朋友圈公开称“OKB 有货”,但事实上,OKB 并未进行私募,没有任何人能拿到OKB额度。但当投资者知道真相时已为时已晚,投资者已向她的两个钱包地址打入共7万个以太坊,以现在的价格来计算,共计2亿多人民币。


2亿多人民币,但却是以消耗所有的美名、信用与善良作为代价,这真的值得吗?


数字货币的财富效应及其带来的巨大刺激,像一剂毒品,只要染上了就难以再摆脱,甚至当上瘾时,人们还全然不知,这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对于90后来说,往往比已经有过丰富社会阅历的币圈人更容易迷失,因为他们本来就一无所有,既然已经无法失去,那还不如放手大干一场,哪怕是野蛮生长,但他们却忽略了一点,那是以透支和牺牲他们的社会信用和名誉作为代价的。


这是个人选择,但也分是非对错。


币圈的人性游戏, 还在继续上演。


人物:赵东 帅初 | 大空翼 苏玉林| 击剑师 | 守雌

   热点:交易挖矿| EOS节点竞选| ICO争议

视频:佛魔3D | 李笑来VS陈伟星 | 

李笑来录音门 | FCoin |  三点钟玉红


合作 | 约稿 | 加入团队(实习/全职)

杨达豪(微信号:yangdh007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张大侠
陀螺财经编辑,一只肥猫君。

281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