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 币圈人物志 | 赤道:我对比特币信仰的产生,只用了大概两三秒

币圈人物志 | 赤道:我对比特币信仰的产生,只用了大概两三秒

“我对比特币信仰的产生,只用了大概两三秒吧。”赤道很云淡风轻地说。


心理学上有一个“七秒定律”,指的是人与人在见面的时候,见面头七秒钟产生的好恶会决定你是否会继续和他深交。赤道和比特币的缘分和这个有点儿类似,但令人意向不到的是,帮助形成这个七秒印象的居然是央行的一纸文书。


2013年12月5日,央行突然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这一纸文书犹如惊天轰雷,一时之间市场上人心惶惶,但这时赤道却敏锐地觉察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上层既然这么重视这个东西,那肯定是非常微妙的”。大概两三秒之后,赤道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搞这个东西”。


1

“我从来没卖一个比特币,以后也不打算卖”


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一样,赤道突然来了劲,当天一口气花了两个月的工资买了显卡,一个人在单位宿舍捣腾起来。那时候山寨币随便一挖就一大堆,除了比特币,像狗狗币、暗黑币、薄荷币、羽毛币很多的山寨币他都挖过,当时比特币行情不好,但山寨币很多都涨了十倍一百倍,赤道不到1万块的投入,不到1个月就回本了。


和现在一样,空气币当年也是满天飞,很多币还没来得及卖出就归零了,赤道曾经试过一晚挖出30万个,结果第二天就全归零了,很快他就卖出了全部的山寨币,唯一只留下比特币,从此之后就再没有卖出过,即使是去年比特币涨到了2万美元一个。


从最早的挖矿到炒期货,赤道已经拥有将近四位数的比特币,早期炒币的人,只要能坚持拿住几年,很多都成了币圈富豪,但坚决看多,而且由始至终从未卖出过比特币的,估计赤道是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赤道的操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做多,只做一个方向。“只选一个方向你还有50%的胜率,但如果你今天做多,明天做空,那你获利的概率就是50%乘50%,你一年操作十几次,那赚钱的概率不跟买彩票一样吗?但你只做多的话胜率还是很高的。”


“赤道”这个名字跟比特币也有关系,赤道是地球上最长的纬线,寓意炒币就是要长久一点,然后赤道附近又很热,寓意“涨得很猛”,虽然现在看来这个解释可能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逗,但这就是他对比特币最初的想法。


他还有个公号叫“炒币防守术”。“很多人喜欢进攻,你为什么会喜欢防守?”我问赤道。


“当时的想法是做期货要以守为主,不要去进攻,因为进攻是筹码多的庄家用的,他们会尽量多操作,但是对于散户,资金少,只能以防守的姿态保证自己不在这个市场中死掉”。


赤道把那些经常操作的人称为“机会主义分子”,他对这种人某种程度上是鄙夷的,因为他觉得他们只是将比特币当作一种投资炒作的工具,他们还是没把比特币当成一个“币本位”——世界通用货币。


他对“币本位”的理解是:“就像你用人民币买东西一样,将来比特币也能买东西了,那为什么要把比特币换成人民币呢,最后我们手里拿的不还是比特币嘛,如果你现在不会卖掉手上的人民币,那同理你也不应该卖出手上的比特币。”


一次国外网站用比特币购物的经历,让赤道对比特币“币本位”有了最初的认识,他说当时感觉像是从土路上一下到了高速公路。


但他对比特币信仰的坚持,是源自他对金融近乎痴迷的学习。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再到凯恩斯的《货币通论》,各种经济学经典作品他都读过,他还研究阶级法权、物权、财权,他认为私有财产保护是市场经济的基础,而这私产保护正是比特币的核心精神之一。


只有私有财产被保护了,才有可能有市场经济,而这正是比特币的核心精神之一。”



2

“比特币让我看到另一种人生可能”


和很多人一样,赤道考了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体系内,过着三点一线、按部就班的生活,这种生活没有说不好,只是一种对“天命已定”的不甘和抵抗经常会困扰他,他觉得自己就像生产线上的产品一样,一早就被安排好了,生活仿佛一眼就可以看得到头,很长的一段日子里,赤道过得很漫无目的。


但比特币让他看到了另一种人生可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比特币让他等屌丝也能成功逆袭。


“像被压在金字塔下面一样,但你找不到一个梯子往上爬,但比特币出来后,你看到一个梯子了,你只要努力就可以一直往上爬,但旧的体系内你就很难达到,用什么办法都很难。”


毕业后的前5年,和很多年轻人一样,赤道也是满腔热情地扑在工作上,加班、出差,有了委屈也不吭声,但他越来越发现,很多东西做了也没用,你的价值别人看不见,时间精力都付出了,人力资本反而一年比一年贬值。他经常在自我实现和向现实低头之间反复挣扎,这让他很焦虑。


比特币代表的价值互联网让他找到了实现人生价值的另一个出口。去年赤道就辞职了,出来自己创业,发了一个币,他说这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虽然说想改变世界会有点夸张,但他确信这就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创业后的生活远比想象中的忙碌,每天不是在机场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应酬是每天的常规活动,“每天就是见各种币圈的人,和他们吃饭,谈项目,和各种人解释比特币,说得我最都麻了。”


虽然日子过得比之前忙,但他的焦虑感却变少了。


“我之前是焦虑的苇草,遇上比特币后我就不焦虑了”。



3

“生活中远有比炒币赚钱更重要的事情”


人的一生,要赚多少钱才敢说实现了财富自由?可能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赤道在2016年左右就赚了几百万,但他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没有豪车、没有游艇、没有嫩模,甚至连套房子都买不了,因为上海限购,要交够5年社保才能买房,而他去年才去的上海。“生活改善了一点,至少去超市买东西不会看价格了,但还不到买房不看价格的时候”。


赚了钱之后,他有时反而更不安心了,因为他怕自己陷入“拜金主义”。他对拜金主义的理解是,人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没有的想要,有了想要更多,于是钱成了满足他们私欲的工具。他说他见过太多这种人了,整天去会所,每天都下午三点才起床,晚上都出去玩,他过三天跟别人过一天一样,那就是一个社会废人了。


“我不想变成这样。最近起得有点晚,以后还是要早点起。”


和炒币赚钱相比,赤道觉得生活中有太多更有趣的事情值得去做。比如说创业,他说总得自己找点事情做做,整天无所事事他可受不了,花钱没什么意思。


再比如写公众号,建社群,他喜欢在里面与人聊币,那样会让他觉得很闹腾,很欢乐。“币圈可欢乐了,你能认识很多不同的人啊,然后你到每个城市都能找到人,这比炒币好玩多了。有些人天天缩在家里,弄个电脑7x24小时交易,一天只睡4个小时,炒来炒去,没什么意思,挺孤独的”。


在采访的最后,我问赤道,炒币给他生活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赤道说,炒币让他从一个漫无目的的“被压迫”的人变成一个有信仰去干活的人。


“对信仰的追求过程,也是人生意义实现的过程,越难实现的信仰,其实越有追求的价值”。


我尝试去理解他所说的信仰,因为看好比特币,所以一直坚守,因为相信比特币的理念,所以辞职创业,赤道似乎一直在追求自己的“信仰”。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但谁又想到,这一切最初仅源自一份监管文件呢?但往往世事就是如此的出人意料,但却又充满惊喜。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李大狗
人好看。0xF51bA518BA772d23509B976F4c29807c265d1878

720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