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易理华:区块链草根的逆袭史

易理华:区块链草根的逆袭史

成功是一种丑恶的东西,

因为它的假相会让人把它与功绩视为等同物。|

雨果《悲惨世界》

易理华最近再一次被推入区块链的舆论百慕大之中。

三位币圈人士纷纷将矛头指向这位了得资本的掌门人:李笑来在“录音门”事件中称他“用力过猛,动作变形”,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老猫发朋友圈怒怼“终于知道谁是背后捅刀子的人了,易理华,这笔账我我记下了”,ONO创始人徐可揭露易理华投资的META是骗子项目。

面对口舌之争,这个像火影忍者一样不断秘密构筑着自己商业王国的人,遭遇了一次严重的信任危机。

有人疑心他真的是江湖骗子,也有人猜测他有什么胜利下的阴影,毕竟他从一文不名的nobody攀上“2017年十大区块链投资人之首”,只花了两年时间。

或许只有沿着他发家的轨迹溯流而上,才能勾勒出易理华风云沉浮的廓影。

你不知道的事

01

“85后”易理华出生在湖南娄底的乡野之间,恰好是现在越来越引人关注和唏嘘的“乡村知识阶层”。

前不久,一个同乡同龄大学生,在上海贵族学校残忍砍杀了两名男童,迷失在精英的噩梦里。而易的出身其实比他更加困苦。

2017年,娄底GDP仅为1544亿元,在湖南14个市州里排名倒数第四。

易的父母亲都是农民,这让他在上海读大学时不得不勤工俭学。

02

大学毕业后,他曾在浙江嘉兴跟随一个橱柜老板做了一年市场营销,但那时就显现出擅长把握用户痛点的天赋,也许是长期被生活囚禁,让他的营销方案充满了烟火气。

为了推广产品,他对女性用户说:“中国为什么有黄脸婆一说,因为油烟太重,但西方是没有爆炒概念,都是煎油烟很少。所以想要爆炒但不想要油烟,那么用我们的橱柜吧。”

03

易理华完全无法忍受江南小城嘉兴的冷清,很快回到上海。虽然一直在创业,但两三年内都没有挣到钱。

他应该是区块链投资圈新贵中最接地气的一位。曾有圈内人表示,就在几年前,为了省钱,易还曾做过“二房东”,在高校论坛发帖,将自己租来的房子拆租给其他人,也就是寻找合租室友。

他当时在复旦大学的食堂吃饭,显然是看中了三四块一餐的廉价学生餐。他还在学校蹭网络和桌子办公,1800元竟然过了9个月。

04

易之所以选择复旦大学,当然还是看到了杨浦区蓬勃的创业氛围。

近几年,杨浦区已成为上海一片创业热土:创新创业载体超过230万平方米,有20家科技园区,其中国家大学科技园有7家,占上海一半以上,另外还有60家知名的众创空间,入驻创业团队超过1000个。

05

毫无疑问,和许多草根成功学里刻画的商业天才一样,他是一个极懂得抓住机会的人。

在一次政府招商中,为了找到投资机构,他把上海所有认识的企业老板都找了一遍, 从 400 个人中,逐一筛选出 60 人,然后自己一个人帮他们一一申报平均 40 多页的材料。

最终他赢得了人生中第一个 500 万,也因此走上职业投资人的道路。

06

刚赚钱的易理华并没有像大多数一夜暴富的人一样疯狂挥霍,但他也正如所有小城青年发迹后的第一选择一般,火速在长沙买了一套公寓。

在将“家”从娄底搬到省会后,他显然完成了心灵上的第一幅图腾。现在,是时候完成第二幅了。

他将口袋里的其余钱全部做了股权投资。

07

或许是因为出身草根的缘故,易理华的身上并没有太多架子。

一位和他打过交道的媒体人告诉45区,自己还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媒体小喽啰时,有一次通过微信群加了易的微信,还是易主动和自己打了招呼,发送了两个笑脸。

不过,在后来的交流中,他也显得礼貌而拘谨,稍稍透露出防备。

08

易理华人生的转折点当然是因为区块链,但圈内人告诉45区,真正带他进入圈子的是一位投资人。

易在早期开发项目时,认识了一个区块链投资人。对方神秘兮兮地告诉他自己的公司一年有不少利润,但是没有常规报表,易半信半疑,对方称自己是挖比特币的。

最终,易理华还是给了对方330万元挖矿。后来他惊喜地发现自己每天不仅能收到币,还能看币价一直涨,自此踏入了币圈。

09

2015年,当他开始挖币时,主要是BTC和ETH,ETH当时的价格是几块钱。

有大V说ETH要涨到10多元,他不信,觉得这人是骗子。当时刚刚摆脱屌丝身份的他认为,挖比特币能有30%的收益就很好了。

但当ETH涨到每个20元时,他终于忍不住买了10万个。

10

很明显,他后期的成功与早前的销售经验直接相关。多位与他近距离接触过的人都表示,他给外界的形象是善谈又体面,这让他博得了很多币圈老人的喜欢,也就乐于带着他一起投资。

在投资量子链的过程中,易完全实现了真正的财富自由,步入了千万富翁的俱乐部。

11

2016年,他和楼霁月经朋友介绍认识,2017年底步入婚姻殿堂,从此树立起了区块链投资圈“夫妻店”的形象。

据他们自己说,从相识到相恋是源于“对于区块链有共同的价值观”。2017年底,区块链概念已经火爆全球。

12

从楼霁月的朋友圈发现她曾发出过这样一段文字:有一天我跟易老板去看《神秘巨星》,电影落幕的时候他哭得像个孩子。

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普通印度家庭的女孩,突破家庭、社会和个人的重重阻碍,最终实现梦想的故事——这在种姓制度森严的印度是最容易赚人热泪的狗血题材,但这恰好切中了易理华内心的柔软之地。

这完全不难理解,因为放在当下的中国来看,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摆脱原生阶级的人,必定充满了不足为外人道的隐忍和艰辛。

13

成功以后,易理华的故事似乎也不能免俗。他曾在李笑来的硬币资本担任过一段时间合伙人,但后来因为李笑来所称的“老鼠仓事件”而离开,接着创办了自己的了得资本。

他的人脉资源也是在硬币资本任职期间得到了最大的积累。

14

今年4月16日,易理华又成立了雄兵资本,而在六天前,李笑来担任合伙人的雄岸基金成立,两个相近的名字大有“争雄”的味道。

两个人的硝烟也渐渐升温。有知情人透露,曾收到过关于易的“黑稿”邀约。

发现他的微信标签早已改为“雄兵资本”,了得的痕迹淡出。

与他之前创办的了得资本专注区块链领域不同,雄兵资本不仅仅限于区块链领域,还逐步开放到其他领域。

易曾对外透露他想打造一种全新的分布式商业模式。

15

区块链火爆之前,易理华名气还不够大,虽然囊中早已不再羞涩,但很多人并不认识他。

但在今年5月24日,他发布的朋友圈透露了一场豪门饭局,其中有徐小平、徐明星、吴忌寒、冯波、李林、陈伟星、肖风、高西庆等一众区块链大佬。

16

现在,易理华被称为“最疯狂的投资人”。截止2018年初,易和他的了得资本总共先后投资了上百家区块链企业。

除了区块链投资人身份,易还是多家古典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如优瓴资本、天河云集团等。

天眼查数据显示,易参股或担任高管的公司达到21家。

17

易和币安交易所赵长鹏的关系颇微妙,他曾公开坦白:“最大的失败就是错失了币安,当时有些人说赵长鹏为人有问题,所以没有投资。不过,最核心的问题还是自己没有做深入的了解和判断。”

18

易理华在去年春节时开了一个小密圈“知识星球”,这个密圈会费最高达2888元。圈子主要是易分享他在区块链领域每个阶段投资的想法和经验,他自称杰克船长。

据圈子里人透露,密圈成立当天易理华会费保守收入超过四百万。

19

他在去年被评为“2017年十大区块链投资人之首”,这距离他进入区块链行业不到两年时间。

一朝鲤鱼跃龙门,昔日的人生重新洗牌,但也许是忽然得志,关于他的绯闻也甚嚣尘上。山顶永远是孤独的。

20

他和徐可,老猫等圈内大佬都发生过撕逼大战。但他又自称不喜欢跟人起纷争,更喜欢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此番和徐可几回合互怼后,从他的朋友圈里看到了他的道歉表态。徐可也很“配合”地赞了一下。

21

易理华他曾将自己和最近同样陷入舆论漩涡的打车链创始人陈伟星做了一个对比:“作为好友,陈伟星比我更聪明,成就更高,但自己也只是想走自己想去的地方,做符合自己原则和价值观的事。”

言辞之间似有深意。

22

没有人可以为易的人生写下片段考语,毕竟他还只有31岁——除了他自己。

而外人或许也只能从他的自评中读出一丝伤感:“我的人生是完全没有水分的,你不知道以前有多艰难,我拿了一手烂牌走到今天。我心里有一个大写的不服。”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枭枭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567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