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OS生态走向畸形:RAM“自杀式”的不合理炒作

EOS生态走向畸形:RAM“自杀式”的不合理炒作

打开任何一个具有 EOS 钱包,点击转账,输入对方的 EOS 账号地址,输入金额,输入 App 密码,点击转账,1 秒后转账成功。

这就是 EOS 目前的实力,然而维持 EOS 网络运行的 EOS RAM(内存)却在短期内经历了巨大的价格波动,高涨的价格已经到了威胁 EOS 开发者去留的地步。

持续几年的房价上涨,人民群众眼看就要买不起房了,所以 2016 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确立了「房子是用来住的, 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十九大报告中也在此强调住房的居住属性。

然而,有需求,就有市场炒作,开发者必须用到的 EOS RAM 正在经历不合理的炒作。

EOS RAM的稀缺品属性决定了它一定会被炒作

简单解释 EOS RAM:

为了保持超级节点的高效运行,节点 RAM 内存总量有上限(以后会扩容),如果要保持区块链数据可以随时存储、修改,就需要这部分数据存储在内存中,而内存的使用需要用户自己去 EOS 系统中购买,不需要的时候再卖给系统,换回 EOS 代币。

内存的价格由系统 Bancor Relay 算法决定。在 EOS 网络上,大量的操作都需要消耗 RAM 来存储数据,比如创建一个 EOS 账号、创建一个 EOS 智能合约、进行 EOS 转账等。

创建一个 12 位的 EOS 账号需要消耗 4KB 左右的内存,以 7 月 8 日的价格进行计算,1KB 的内存需要 0.4452 EOS,所以约等于 1.76 个 EOS。

如果你是一个投机的人,你会发现购买 EOS 内存是一桩好生意。因为 EOS 内存买卖采用的是自由市场定价的算法,可分配的内存越少,价格越高。所以,越早买入,越晚卖出,能从 EOS 系统中换回来的 EOS 数量就越多。但也有人在高位买入时套牢。

但是对于开发者来说,购买 EOS 内存供开发使用,是刚需。在 EOS 内存价格很低的时候,他们可以随时购买,不用担心成本问题,但是在 EOS 价格高涨的今天,他们的每一 KB 都得精心计算,稍不留心就要为浪费的内存而承担巨额成本。

这就好像中国的楼市一样,房屋供给总量永远赶不上需求量,造成了炒房的现象,然而真正需要买房的人,比如结婚生子的小夫妻,他们却因为每平米上万甚至数万的价格而买不起房。

EOS 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需要内存的人买不起内存,不需要内存的人却在疯狂地炒作内存。目前 EOS 系统已经卖出了 80% 的内存,但是内存的真正使用率却只有 1.76%。

大量内存被炒作者捏在手里,而开发者却不得不攥紧钱包做开发,这是畸形的生态。

随着越来越多的智能合约和账号开始占用内存,内存在没有得到官方扩容之前,永远都是稀缺品。对于稀缺品来说,炒作牟利无可厚非,但是对于刚刚起步的 EOS 生态来讲,可能会把这个生态扼杀在萌芽状态。

EOS 开发者要承担 40 倍的运营成本

EOS 价格居高不下,影响开发者和生态,尤其是对于想通过打造区块链应用的学生开发者和普通开发者来说,花几倍、几十倍的成本购买 EOS RAM,是不切实际的。

即便是手中有钱的开发者也不敢放开使用 EOS RAM,不少开发团队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表示过高的内存价格已经影响开发工作了。

开发 EOS 游戏超级矿工的一块游戏团队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透露,如果这款游戏能吸引 10 万用户,差不多要花费 400M 的内存,需要 20 万 EOS 来购买内存,成本非常高。

一块游戏创始人赵强说,超级矿工这款游戏一开始想要首发 EOS,然后再接入其他链,但是现在 EOS 版的成本太高,我们无力承担,所以会先使用 BTC 和其他数字货币作为支付手段。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还采访了 MORE.TOP 钱包团队,他们也表示出了同样的顾虑。他们表示钱包类应用对 EOS 内存的需求量巨大,目前虚高的 EOS 内存价格已经严重影响他们的运营、推广工作。

在 EOS RAM 还没有被投机者发现的时候,EOS 钱包可以以低成本的价格获取用户,「当时账号创建成本只有 3 块钱人民币,MORE.TOP 钱包完全能够负担免费为新用户注册 EOS。但是随着内存价格的高涨,现在注册一个账号要花 120 块钱,这个成本实在是太高了,我们再也负担不起了。」

但是钱包的开发者如果不为用户免费提供账户,很难吸引投资者使用他们的钱包,于是乎 MORE.TOP 钱包开始了限量免费供应,不得不用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成本来吸引用户。获客成本 120 块,滴滴美团都不一定有这个底气去做补贴,MORE.TOP 钱包现在已经停止了补贴拉客,其他 EOS 钱包也陆续停止了补贴。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新客户成本从 3 块钱暴涨到 120 块钱,40 倍的运营压力,对于 EOS 生态中的任何一个开发团队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

市场急需把真实需求和投机需求隔离,把房子卖给真正需要住的人,让买房投资的人把热钱移动到其他能够获利的金融工具上。

DRAM,满足各位的投机需求!

很显然,EOS 团队是知道 EOS 内存越演愈烈的价格炒作情况,因为他们也在开发不少 EOS App Demo,肯定要用到 EOS 内存,不合理的定价一定会让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

7 月 7 日晚,EOS 创始人 BM(Dan Larimer)表示正在开发一个基于 EOS 内存的衍生品——DRAM。这款衍生品适合只想参与内存投机炒作但不是真正使用内存的人,可以将其理解为以 EOS 内存为标的的金融衍生品。

BM 认为,DRAM 可以让投机者撤出 EOS 内存市场,而转入 EOS 内存的衍生品市场进行交易。为了实现这个目标,BM 还建议 DRAM 的交易手续费降低 50%,同时可能会有专门的市场让用户直接进行交易而非与 EOS 内存系统进行交易。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金融工具,通过把内存证券化/Token 化,让投机者从真实的商品转移到金融衍生品上,也可以避免商品价格的剧烈波动而造成资产大幅度损失,金融衍生品对风险的抵抗也比投资现货产品更好。

这样一来,开发者会专注于 EOS 内存的购买和使用,而炒作者则前往 DRAM 交易所进行交易,互不干涉,这个设想确实非常不错。

设立衍生品交易真的能治本吗?

首先,将投资者和开发者分层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

投资者投资内存,导致开发者的使用成本飙升,这是不理性的市场表现。开发者是支撑一个软件生态的基础,如果开发者自己连最基本的内存都买不起,那还有什么生态可言?

EOS 社区已经意识到了内存的投机炒作影响到了生态的发展,如果让 EOS 内存市场持续这样混乱下去,开发者排除信仰后基于成本去考量,可能会暂时放弃 EOS 区块链,选择其他的链来做开发。

作为一个控制 EOS 生态的官僚部门,BM 和 BlockOne 肯定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这样做无异于把最核心的资源拱手送人。

所以在这个病态的市场环境下做出人群分层的决定,是正确的治病态度。

但是,投资内存和投资 DRAM,哪个更受投资者的欢迎这个问题,BM 并没有想清楚。而且,DRAM 没有改变内存的投机属性。

作为一个系统的必要组成部分,EOS 内存居然是需要市场定价购买的,这让人有些匪疑所思但也无可奈何。BM 也认为内存不应该有任何附加价值,但现在的内存除了具备存储区块链数据的存储价值之外,还具备了投资价值。

只要内存去掉投资价值,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问题是因为内存是稀缺品,完全节点主机存在内存物理上限,内存总有会用完的那么一天,这就导致了 EOS 内存将永远存在投资价值。

BM 创造了 DRAM,创造了一个内存投资市场,试图引导投机者去投资 DRAM,让内存回到开发者手里,暂时解决了内容价格虚高的问题,但最根本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因为 EOS 内存依然可以投资。

超级矿工的发行团队一块游戏对于 EOS RAM 的看法,「一个产品上线初期有问题是很普遍、很正常的,通过迭代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目前 EOS 遇到的不是产品问题,而是政治问题。虽然用户成本降低了,但是开发团队的成本却因为 RAM 价格的暴涨而暴增。我们现在的态度就是等,但是并不依赖 EOS。」

有一部分开发者在内存交易初期就已经看到了内存价格未来的趋势,买好了足够的内存为以后的开发做准备。

今天某小密圈爆出 EOS 内存排行榜第 18 位的 Prochaintech(般若)在价格极低的时候便买入了 330M 的内存,作为一个开发者,他们是有先见之明的。

但是后来的人怎么办,只能支付更高的价格吗?就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内存炒作问题,或许永远无解,毕竟只要有人想买房,就有人会去炒房。

希望 BM 也能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 EOS RAM 制度,让全体开发者码有所居。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枭枭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567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