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链上“90后”——你所梦想的,他们已实现

链上“90后”——你所梦想的,他们已实现

2008年,苹果公司市值尚未突破万亿美元,乔布斯依然主政苹果,不过却停售了第一代iPhone,官方原因是价格过高。


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申请破产,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世界经济陷入低谷。


这一年,一个叫“中本聪”的人有感于法币超发带给世界经济的不稳定性,创造性发明了一个去中心化的、永不通胀的虚拟货币——BTC/" target="_blank"">比特币,并挖出第一个区块,即“创世区块”。人们在此基础上提出“区块链”概念。



也是在这一年,第一批“90后”业已成年,却在面对成人世界时被贴上形形色色的标签:“叛逆”、“自我”、“不靠谱”……


时间的齿轮飞速旋转,而今十年已过,乔布斯离开了苹果,去往了天国,继任者库克争议不断;比特币上涨了超过1000万倍,一度高达2万美元,够买1000张披萨了,区块链也被认为是继互联网之后、和之同级别的新浪潮和风口;中国区块链注册公司达到一万多家,仅2018年上半年新注册公司就有7千余家;第一批90后摸爬滚打了十年,昔日的成见标签早已被撕下,90后开始在各行各业崭露头角。


当新兴科技“区块链”遇见新生力量“90后”,会迸射出怎样的火花?


富二代创业者:我是富二代 但不混吃等死


1994年出生的戎若天很反感别人叫自己“富二代”,至少6年前的他是这样的。“这个称呼只能定义你是谁的儿子,但我更希望有一天可以因自己而闻名。”


现在的戎若天,是Magic Cube(魔方)创始人兼CEO,就在今年8月,Magic Cube宣布完成A轮1000万美元融资,这是一家主打游戏概念的区块链创业公司,提出“游戏即挖矿”的概念。彼时“**即挖矿”已经被多家区块链创业公司使用,首提“**即挖矿”概念的FCoin CEO张健也备受争议。


时间拨回6年前,彼时的戎若天还在南加州大学攻读电影制片专业及工商管理专业。戎的父母是中国电子游戏行业头部企业(边锋游戏)的大股东,《洛杉矶时报》称他们资产达到数十亿元,他们希望戎毕业后可以子承父业。


为了逃脱父母的安排,也为了做出一些成绩改变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戎决定自己创业,他与朋友一起创办了“青年联盟”(Prime Union)。《洛杉矶时报》报道称,这个俱乐部专为年轻、富有的在美中国人而办,每月收取会费2万美金,相关服务也极为奢靡:游艇、豪车、女体盛……



戎说自己本意是为了改变美国社会对华人印象,但结果似乎背道而驰,这让他一度异常苦恼,再加上被警察查封过一次,收益也不高,最终他决定关闭俱乐部。


第一次创业失利后,戎决定不再进行实体行业创业,转向虚拟经济。2015年12月,戎从父母账户上取出10万美元,创办了 Magic Cube (魔方)。这一次,他将VR、直播以及棋牌游戏融合在一起,公司收益也主要来自虚拟道具的收入。2016年,VR在全球大火,戎的产品为他赢得了2017年福布斯中国30名30岁(30 UNDER 30)以下精英榜成员的荣誉。



2017年,虚拟货币的炒作带动区块链的普及,戎决定将区块链引入游戏领域。“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想到会和区块链技术产生关联,后来区块链概念火爆起来之后,我发现也许通证经济能够帮助我们实现野心。”


戎的野心是将自己的游戏公司市值做到上百亿元,目前公司月营收2000万,似乎仍有些差距。戎坦言,自己并不是区块链技术派,术业有专攻,自己更擅长管理经营,但对区块链他也一直在学习中,包括和行业领袖交流。采访后两天,戎在朋友圈晒出和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又称“V神”)同台活动的照片。


对于公司的管理,戎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他觉得通过人事和员工沟通会更好。“如果你频繁去和大家沟通,大家会觉得你这个老板是不是无所事事。”以前对于员工辞职,戎会苦恼,觉得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好;现在的他觉得无所谓,在他看来,如果一个人与企业文化不适应,那就只能改变人(让人走)。“目标没有问题,有问题的一定是人。”


对于“富二代”这个头衔,戎也是又爱又恨。曾经有一个投资人拒绝对戎投资,给出的理由是:“你这样的富二代、年轻人,创业就是玩玩,万一你哪天走了,我的钱怎么办?”。“不过(富二代)有时候也是好事,”戎笑着说,“别人知道你是富二代,有实力,不会怕你跑路,就敢跟你做生意。”


戎说现在自己活得简简单单,身上穿得白T恤都是批发的,手上也不戴名表,出门打快车。“不用到处装自己有钱,把钱花在该花得地方。”与戎相反,中国一位顶级富豪的儿子曾买了两个Apple Watch,将它们绑在自家宠物狗的两只前爪上。


现在的戎,每天过得都很充实,从与项目方、投资人接洽商谈,到处理公司事务,全程参与。


不过戎并不着急,在他看来区块链游戏行业还处于发展早期,自己还有很多机会,未来的路还很长。戎认为90后的特点就在于敢于大胆尝试新事物,有冲劲,自己对这个行业还是有着很大的愿景,因此愿意All in blockchain。


不过,戎也说到,目前区块链行业的90后们,还是存在一些问题,有梦想的人一抓一大把,但真正落地的还不是很多,仰望星空的同时也需要脚踏实地。


技术咖:技术才是王道


1990年出生的汤可因,现在是一家名为IOST的区块链初创公司的CTO(首席技术官),负责一支30余人的技术团队,主要致力于为线上虚拟服务以及数字货品交换提供一个高可扩容、高吞吐的生态环境。


由于自身实力突出,汤可因被人称为“汤神”。2008年,汤获得第25届全国信息学奥赛金牌被保送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大学期间,汤可因多次参与计算机比赛获奖,并在2012年两岸清华暨香港科技大学程序设计比赛中,带领团队勇夺亚军。


除了技术过硬,汤也涉足电竞比赛,作为业余选手曾多次与91、XiGua等星际世界级冠军对垒,均取得不错的成绩,在星际2中也算是小有名气。在2014年的CSL高校星联赛中,其带领的清华炉石战队,更是一举拿下了冠军。



2014年2月,毕业半年后的汤作为联合创始人加入以太资本,担任团队CTO,负责系统开发,将投资人和项目需求收集匹配。以太资本创始人是同为清华人的周子敬,也是汤的研究生师兄,汤在以太资本一待就是三年半。2017年底又加入区块链初创公司IOST,担任CTO,开始研究区块链技术。


在外行人看来,区块链是有别于传统计算机技术的新兴技术,应该是晦涩难懂的,但汤却不这么认为,“没有什么所谓的传统计算机技术,原理都一样。”偶尔,汤也会遇到一些难题,但于他而言都是小问题,“别人都学得懂,我为什么学不懂?”在汤看来,现在的自己还不能说已经很懂区块链,“一直在学,不断在加深认知程度。”


现在的汤每天会在公司待12个小时,一周也只休息一天,娱乐活动几乎没有。为了新产品的开发,他必须招到更多合适的人,现在他手下的开发人员有很多都是从百度、阿里跳槽过来。汤说,在区块链火爆之前,他开出和BAT大公司相同的年薪,都招不到人;而现在,哪怕年薪福利低一点,也有很多人愿意过来。“他们觉得学到新技术,有进步了还是比较兴奋的。”


汤认为,90后的特质是自由,有着自己的人生追求,体制并不是适合每一个人,自己更愿意追求技术,寻求突破。“最好的技术都是在创新型公司里,”汤解释为何自己毕业后没有选择去体制内,“进入体制内学到的很少,计算机专业有追求的人都不去的。”


汤的父母就是体制内职工,但他们没有逼迫他进入体制,包括汤进入区块链行业,尽管他们不懂区块链为何物,但仍然尊重儿子的选择。


对于一些进入体制内的90后,汤觉得这是个人的选择,不应该苛责这些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不过,汤还是很欣喜地看到区块链行业中涌现出大批90后的身影,“我身边的创业者大部分都是90后,越来越多。”对于区块链行业的90后们,汤坦言,“还需要沉淀,静下心来多积累一些东西。”


区块链时代,不少人鼓吹区块链是万能的,汤却不这么认为。“区块链不能解决互联网问题,也不是万能的,互联网解决的是效率问题,区块链解决的是信任问题。


对于未来,汤的计划是继续深耕区块链这块土地,至于多少年,他并未给出明确的时间。“区块链与AI不同,它是一个平台性技术,有可能创造一个新的平台,虽然我预见不了它的规模,但至少它是有潜力发展成为互联网这样的平台的。”


区块链媒体人:不被资本绑架 还做新闻人


1991年出生的七哥,现在是一家名为猛犸财经的区块链媒体联合创始人,主要负责对外商务。


打开七哥的朋友圈,出现频次最高的消息就是关于参会的,这在商务圈已成了普遍现象;频次低于参会信息的,就是关于区块链的新闻报道,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内容出生的商务,比一般商务更懂内容。“不懂内容的商务出去就像推销,介绍自家有什么产品;我是内容出身,我可以给他的内容推荐适合的传播方式。”


七哥确实是做内容的记者出身。2013年,七哥从山东某地方高校物理学专业毕业,转投新闻行业去了大众网。“因为对新闻抱有热情,觉得能帮助需要的人。”在大众网的两年时间里,他帮人寻亲,替困难农民筹钱,“就很有成就感。”



今年年初,区块链开始大火,刚刚创业“失败”的七哥便对区块链上了心,彼时行业内区块链媒体仅仅十数余家,七哥决定干回自己的老本行——做内容。“为什么做媒体,我认为了解一个行业最快的手段就是媒体。”在与两位合伙人自筹了10万资金后,今年3月猛犸财经正式问世。


经过5个多月的发展,猛犸财经现在已有7位成员,体量小是目前行业自媒体最常见的业态。据了解,业内多数自媒体成员仅为一人。“人少开支也少,更能在熊市存活,目前基本做到盈支平衡”七哥解释道,“公司太大,熊市裁人军心不稳呀。”


在七哥看来,虽然自己的公司没有融资,但在熊市至少还能撑下去几个月,“实在撑不下去再去融资。”融资对于七哥而言,是万不得已的选择,原因还得追溯到上一段创业经历。

从大众网辞职后,七哥与朋友创业,主推蓝莓饮品销售,本来只打算做To C业务,但由于投资方要求,不得不增加新的业务To B。然而To B业务收益并未达到预期,公司整个发展也受到掣肘。“当时就决定以后不会随便融资,不想被资本绑架。”今年年初,彼时区块链大火,各大风投机构纷纷入局,七哥依然没有选择融资。“当时没有融资,现在想想也不后悔。”


做内容出身的七哥,一直有着有着自己坚守,“做体面赚钱的知识人。”七哥说,做媒体后,有很多项目会找上门做商务推广,而自己也会对项目进行审查,判断其可靠性。“很多(媒体)给钱就发了,我做不到。”


七哥也坦言,并不是所有白皮书自己都看得懂,所以也一直在学习,“这个行业没有人什么都懂,都要不停学。”这个习惯从猛犸财经成立前就有了,那时候,七哥每天都要看几十个竞品的内容,分析他们的优缺点。“当时觉得有一些产品做得很一般,很多产品逻辑都是错的,”七哥顿了顿,苦笑了一下,“现在发现我们的还没他们好。”他将竞品做强的原因归结为““有钱有资源,也确实专业程度高”。


目前,七哥还在筹划公司的新业务板块,“媒体生存需要差异化,这是必然的。”“如果失败了,还会接着做区块链媒体,”七哥计划在这个行业再做5到10年。


钱,似乎不是七哥坚持下去的核心动力,毕竟他的手上还有着几个自媒体情感账号,每个月收入很可观。“当时选择做这个事,就看作是一个事业了。”不过,七哥也坦言自己骨子里还是有些懒散,“环境使然,我也算比较努力的人了。”


对于区块链行业的90后,七哥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一毕业就进去区块链,由于区块链早期的乱象和职业环境基础不够扎实,很容易浮躁迷失。”


“浮躁”,这是七哥给自己所属的90后集体的评价;除了“浮躁”,90后们也是“敢想敢做、不怕失败,对新事物接受快。”


七哥认为,当前区块链领域也是危险和机遇并存的,给了很多90后毕业者或者创业者提供弯道超车的机会。“尤其是区块链技术方向的研究,是未来90后引领社会进步和创新的好方向。毕竟互联网特别饱和,想跟80后70后分夺资源不容易,”


不过,七哥对未来也有着一丝“担忧”,“目前区块链盘子还小,领域发展空间还在拓展,所以其他行业优秀的90后们,未来可能跳进来。”


投资者:睡了一觉 错过百万


韦鹏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被爆仓了,每次爆仓后他都会在备忘录上记下自己的感悟:“夜里不做单”、“设置止盈止损”、“合理使用杠杆”等等,但有些感悟在本上出现已经不下三遍了。


这次爆仓,将韦鹏前两天的杠杆收益1700多美元赔了个精光,但转眼间韦鹏又在某平台开了20倍的合约。韦鹏将这次的爆仓归结为“受利好消息诱导做多”,他也常常引用史玉柱的一句话“人这动物,每失败一次,智商就上升一截”。


1996年出生的韦鹏,今年6月从北京外国语大学金融专业毕业,现在在一家区块链公司就职。作为圈内人,韦鹏将虚拟货币交易看作一种投资手段,“只要收益预期达到预计水准,就可以承受较高的风险。”


韦鹏现在所进行的交易叫做“合约”,又称杠杆,在业内有多种玩法,低者1倍合约,多者百倍合约。所谓杠杆,就是用户用手中已有的钱从交易所借贷交易,合约倍数不等,盈亏风险不等。如果是100倍合约,币价波动1%,盈亏就会达到1倍;如果是20倍合约,币价波动5%,盈亏就会达到1倍;用户手上的钱即将亏完就会触发系统强制平单,即为爆仓。


“从0到100万,需要通过杠杆获得;从100万到1000万,需要靠整个虚拟货币的牛市获得。”韦鹏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规划,他坦言到了100万后就不会再做杠杆,转而全面投资虚拟货币现货。“到了1000万,就专职投资,每年只要保证有10个点的收益就够了,10个点还不容易吗?”


今年4月,韦鹏的百万目标也曾快要达成,“终究还是差了点运气”。彼时市场回暖,EOS进行超级节点竞选,币价月涨幅达到286.2%,韦鹏乘势在某平台开了20倍EOS合约,做多与做空轮番操作,皆与市场走势一致,最终韦鹏成功在两周内将资产翻了百倍,由2千变成20万。



那段时间,钱在韦鹏眼里似乎只是数字,除了提出3万还给父母,其余的钱依然留在交易所账户中。“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悔,”韦鹏苦笑了一下,“压根没有奢侈一把,好好享受。”


“人这动物,每成功一次,智商就下降一截,”史玉柱话还有着前半句。资产翻了百倍,韦鹏对自己的技术开始自负,“不盯盘了,全凭盘感。”


彼时是5月2号凌晨,EOS从最高点开始下行,连跌两天,韦鹏估摸着已经回调到位便全仓20倍合约做多,结果一直到凌晨3点,EOS一直没涨,为了防止夜里被爆仓,韦鹏决定平仓。第二天醒来,EOS已经超跌反弹20个点,韦鹏也错失了接近5倍的潜在收益,那也是他离100万最近的一次机会。


“踏空比亏损更难受,也彻底失去了理智。”接下来几天韦鹏连续几次操作失误,最多的一天爆仓三次,抹掉了之前的一半多的利润。


韦鹏的父母从事个体工商业,对儿子炒币的事,他们的态度也值得玩味,“(母亲)赚了就支持,亏了就反对。”母亲曾给了刚上大学的韦鹏8万块钱,让其去尝试不同类型的投资,尽管不到半年就亏了一半,但母亲却不以为意,而父亲对韦鹏的投资一直就不支持。


现在的韦鹏,投资利润只余下2万多,而他还在等待一个实现财富自由的机会。“不一定会困守虚拟货币一个市场,”韦鹏给出自己的规划,“但会一直持有BTC,一切向钱看。”


“一切向钱看”,韦鹏也坦言,包括自己在内的区块链行业的90后们,目前在价值取向上存在一些问题,“过于追求财富。”除此之外,“太浮躁”也是韦鹏对自己以及行业90后的认知。

不过,韦鹏也认为,区块链作为一个新行业,90后愿意去尝试新兴事物,哪怕会出现许多问题,但还是应该认可这种尝试,“为这种尝试点赞。”



曾经,形形色色的标签贴在90后的身上,如同一座座大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但随着90后用实力证明自己,这些标签也逐渐被揭去。而这些标签曾被加在80后的身上,现在又贴在00后的身上。


马云就曾为90后正名:“我们很多人都说,80 后、90后不行了。是这个世界上的孩子们出了什么问题吗?不是,而是那些评价这些孩子的人出了问题。”


90后崇尚自由,喜欢“变”,对于新生事物更易于接受,因而也成为区块链行业的生力军;他们敢于质疑权威,对行业以及未来有着自己的思考,不愿走前人的老路;他们永不言败,哪怕经历再多挫折,也依然可以重振信心。当然,他们也会面临诸多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韦鹏和七哥的父母就曾多次劝说他们回去考公务员,过个“安稳的日子。”


对于区块链行业的90后们,区块链快讯第一人的冯军就曾说过:“整体感觉鱼龙混杂,他们做社群的时候比较创新、好玩、能迅速吸引人;但是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比较冲动、毛糙,不按规则出牌。区块链领域还带有金融属性,所以还是要有一定的敬畏之心。”


长路漫漫,区块链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个行业的90后们也还需要沉淀积累。90后将以何种姿态迎接属于自己和行业的未来,取决于他们自己。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核财经(hecaijing2017)

本文仅代表原文作者观点,不代表布朗客官方立场。


更多精彩,欢迎点击查看:

食品安全+区块链】、【区块链与农业

区块链+大健康】、【阿里巴巴与区块链】     

区块链游戏新一春】、【P2P暴雷后的生门

区块链+AI、【360如何入局区块链】     

腾讯的区块链布局】、【区块链+教育】     

区块链+物联网】、【谜一般的打车链】    

区块链+影视IP】、【区块链与新零售】     

区块链+救援】、【区块链+智能物流】……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布朗客财经
专注区块链报道,人物访谈、评级、投研

52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