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曝光台 卖房、裁员、降薪,区块链创业者笑着活下来了

卖房、裁员、降薪,区块链创业者笑着活下来了

颓败的阴影笼罩在区块链的上空。人们迷茫、哀叹,甚至逃离,却没有人记录那些依旧坚守在区块链行业的创业者们。

过去已然过去,未来还很遥远,能抓住的,只有现在。

熊市依然驻守的区块链创业者们,他们笑着活下来了。

2018年,全球区块链行业工作岗位增幅超50%,行业年复合增长率达42.8%,基于智能合约的加密货币如野草般涌入,市场流通近1700种加密货币。

问世9年,区块链在这一年急速迸发,又如流星般坠落。

比特币从高位18000美元腰斩至6400美元,三大交易所平均破发率超90%,泡沫筑起的高楼开始崩塌。

熊市不期而至。

可我们只看到了秋叶的静美,却没能看到夏花的绚烂。

与寒冬相伴的巨头们,则是半年净利超7亿美元的比特大陆在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加密采矿行业四年保持着千倍的增长率,火币全球运营中心在海南落地,币安做起了区块链慈善基金会……

但更多普通的区块链创业者,卖房子给自己员工发工资,更多平凡的区块链从业者,降薪坚守住自己技术的信仰。

区块链世界里有很多共识,这次的共识,是活下去。


卖房发工资

►“熊市才是上车的好时机,区块链不是一个风口,而是可以比肩互联网的大趋势。”

从清晨6点到午夜12点,每天工作逾18个小时的日子周凯已经过了大半年。这种高强度的工作节奏,与币圈清冷的行情相比,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市场上流通的资金少了大半,公司几次濒临破产清算的边缘,为了拿出充足的现金流维持公司运转,周凯抵押了房产,动用了积攒多年的老本,坐骑也从一百万的特斯拉换成了十五万的奥迪。

区块链行业人员流失率高达80%,周凯却选择逆势而上。

“牛市赚钱,熊市赚经验。熊市就是给你试错的机会,人员流失率高,企业恰好有更多选择,以更合理的价格招聘到合适的人选。”

七八月份的时候,比特币距离高点跌去近三分之二,以太坊更是破天荒地跌到200美元以下,整个行业弥漫着恐慌的气息。周凯在此时进入区块链做起了钱包项目。

早年靠着做移动互联网软件服务商,周凯赚到了第一桶金。在另一位同样做B端服务的朋友面临着必须砍掉所有与区块链相关的业务,不发币才能融到资金的处境下,周凯选择了坚守。

每个行业都会经历从出现到吹捧,从泡沫破裂到重整旗鼓回到巅峰的过程。熊市或者早期市场需要多试错,随时根据市场反应来调整自己的节奏。如果在牛市犯了错,就很难翻身了。

最关键是初心,“如果只为捞一波钱,爱西欧不是更快,何苦花几个月苦哈哈地打磨产品。”

饭没吃一半,周凯接到了产品经理的电话,没有犹豫,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匆匆向研发部走去,一如往常。


降薪等牛市

►“真正想做成事情需要耐得住寂寞,不洗牌,区块链就没有未来。”

夜晚,上海的街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滑落在窗户上的雨滴像无数根烦躁的神经,错乱地排列着。

区块链媒体人阿斌站在公司的落地窗前摁灭了第三根烟头,脸上的愁容却一点没有消散。

空气中背负着压力,路灯照亮的夜里没有人在乎他当下的处境。

半晌,阿斌有些沙哑的说到:“没关系,就算现在业务量有所下滑,还是相信未来。”说这话的时候,阿斌刚抵押了房产,用来给员工发工资。

“区块链媒体和炒币差不多,不少人看到软文、快讯、炸群这种低门槛的业务模式就削尖了脑袋往里钻,把整个行业搞得混论不堪。”熊市到来,或许能够清洗掉大批投机者。

阿斌用手扶了下快滑落的黑框眼镜,周末,写字楼没有开空调。他的脸上早已布满汗珠。说着,阿斌从桌子上猛抽了几张纸巾,边擦边点开了自己的微信。

“我经常会在一些币圈的媒体群里和同行们交流,偶尔也会谈到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但每当这个时候就会发现,偏技术的话题聊个两三句就聊不下去了,因为没有几个人是对区块链有深入了解的。”

真正想做成事情的需要耐得住寂寞。不洗牌,区块链就没有未来。

彼时,已经是夜里11点钟。 阿斌起身去角落的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转身说到:“想当初2月份的时候,我光是学习这个行业就整整花了两个月时间。不出门,不会客,只学习行业知识,直到某一刻看到Token通证经济模型的曙光。

当初进场的时候不急躁,有朝一日真要离场,也会走得从容。

“啪”一声,阿斌把满瓶啤酒一饮而尽。


离婚守信仰

►“炒币和做生意一样,想赚钱,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创造,等着不会有好事发生,创造才有。”

“全球数字货币成交量最高约9000亿美金,目前才3000亿美金,坚定看好数字货币市场。”苏哲是在16年年初和朋友一次聚会上,第一次了解到了比特币,看到朋友在挖矿觉得很新奇。

彼时他住在海淀区安宁庄路,与火币公司只隔着一条马路的距离。

琢磨了两个月,苏哲拿出一万块进去试了试水,没成想6个月赚了小十万。

相比之下,苏哲在饭桌上的那位朋友却有些悲情。她09年就接触到了比特币,算是币圈老人儿,这么多年起起伏伏,却始终没能挣到钱。“拿不住,涨个百分之四、五十就抛掉了,心态容易崩。”

数字货币市场波动太大,财富突然爆炸,又突然蒸发,去年监管一出台,空气币项目尸横遍野。初尝甜头的苏哲也未能幸免,之前积攒的好运似乎用尽,这波熊市中不仅赔光了本钱,婚姻也亮起了红灯。

“老婆要和我离婚,父母也对我炒币很不解,以为我在搞传销。”

望不穿的K线图,等不到的大牛市,有时甚至会陷入自我矛盾和惶惑彷徨中,不禁开始疑惑:到底什么才是真正属于我的?

“炒币就像做生意,想要赚钱需要靠自己去创造,等待不会有好事发生,创造才有。”苏哲用他略微肥胖的身躯,堆起了一幅弥勒佛般的表情,肉嘟嘟的拳头握起来让人忍俊不禁,却又有一种无法质疑他口中话的魔力。

他在等待,等待东山再起。

如果未来某天,挖比特币的矿工关闭了矿机,或许是比特币信仰坍塌的前夜。不过这一天,就像2012年的世界末日,臆想多过现实。


笑着活下去

►“我不会为短时间的波动,而对它失去信心。”

刚过了试用期就被通知降薪30%,老段有些无奈。初秋的北京,有些微凉,阳光却有些刺眼,晃的老段眼前阵阵发黑。

“炒币,p2p都被套了,如今all in区块链,还是会买点数字货币。”金融背景出身,研究生一毕业就入了投行,在钱场中游走,老段很早就悟透,繁华不过纸面富贵。

最近两个月区块链行业经济下行,裁员潮,离职潮的文章频频刷屏,恐慌指数逐日上升。8月15日FT从0.94USDT跌到0.07USDT,跌破93%。

岁暮天寒的币圈行情也波及到了链圈。老段身边一个做公链的朋友,发币不成,现金流断裂,公司直接破产倒闭,几十个人的团队,说散就散了。

已近而立之年的老段五年前就来了北京,磨得发黄的四方军绿色背包见证了他在帝都的五次迁徙。从咨询公司到投资机构,再到入局区块链,每一次转身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却也带了些阴差阳错。

行情遇冷,老段之前看的投资项目都搁置了。公司最近准备微转型,深度参与到投资的项目中,与他们共同推进产品进度,也会从中收取部分费用,或token或现金,拿点现金流来维持公司运转。

“我不会因为短期的波动,而对区块链失去信心。”

越冷越要调整预期,在所有人都说不好的时候布局谋篇,规划未来,在很多人说不行的时候,勇敢地决定投资,在很多人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在冬天投资,所有优秀的公司都是在冬天谋划布局,准备下一步怎么走,等到别人看见的时候,就是5年后的成败得失,市场份额不过浮光掠影。

再冷也要坚持,探底才有机会。北大经济学家周其仁的一番公开言论成了老段的信条。

“投资就像赌博,押中了就是一飞冲天,押错了就是万丈深渊。”烟雾缭绕中,老段理了理灰白色的西装,挺直后背转身进了办公大楼,迎接他的,是又一场赌博。

想超车的路堵上了,需要开垦的新路基却也出现在了脚下。

那些最接近事物本质的奥义,本就需要更多思考。

那些足以撼动现存事物的新物种,也需要更多时间。

区块链的诞生给这个时代增添了许多无法预测的砝码,也给予了追随它的人们财富,自由,鲜血,伤痕……

不抛弃,不放弃,坚定信仰,埋头深耕,或许是他们送给区块链行业最动人的告白。

区块链创业者,笑着活下去了。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区块链小生

37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