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BM的UBI计划是啥,EOS能成为人类新福利的先行者吗?

BM的UBI计划是啥,EOS能成为人类新福利的先行者吗?

【转载】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高度财经」,作者「金木」的文章。


【摘要】

一个优质的系统应该能够实现自我平衡。如果公众们消耗财富的速度大于财富生产的速度,那么UBI的价值就会下降,最终低于大多数人期望的标准。而这样的结果会导致他们开始努力生产,重新达到他们所期望的标准上来。

这是一个叫做【无条件基本收入】的概念——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或Universal Basic Income,简称UBI它提倡国家为公民提供“无条件的”基本收入——不论贫富、年龄、性别、健康与否,全体公民均一致享有同等数额的基本收入。


UBI兴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欧洲,而思想源头可以追溯至更早的中世纪。在过去,它一直被认为是乌托邦式的构想。现在它被西方国家再度提及,不仅有来自硅谷的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等科技领袖为其背书,也有在芬兰甚至发展中国家印度开展真正落地的实验。


现在UBI计划被EOS的创立者BM在区块链领域重新提及,力图通过EOS这样一个公链载体实现社区所有公民的无条件基本收入。对于这项计划的提出,社区中当然会有人问他是否存在过早实施的风险,但BM表示讨论某种想法永远不会存在“太早”这个概念。


随着这项议题在社区讨论的进行,UBI计划现已更名为URI(Universe Resourse Inheritance),从原先的“无条件”变为“有限制的继承”。缺乏具体的现象来表明BM提出这项计划的直接动机,但从他过往的项目经历来看,这符合他一贯坚守的“理想主义”。


现在这项计划正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只是BM所构建的一个“思路框架”,并且他正在写一本书来详细系统地阐述它。在社区当中,该计划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兴趣,表示这是一项非常伟大的“计划”,有可能会在接下来的5-10年间真正成为现实。


一位叫做Jc Crown的爱好者当即 “全力支持”,表示这种内容的讨论实在令人兴奋。他指出曾几何时,地球上95%以上的人口不得不为生存而生产食物。但是现在这个数字已经低于10%。社会需要现代化,所谓“每个人都必须做出贡献,才能让系统正常工作”的观点已经过时。


“随着人工智能和其他新技术的加速,世界正在迅速变化,”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曾在2017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许多令人兴奋的技术创新将带来大量的机会和财富,但也有可能减少就业机会。”而这将使得像最低基本收入这样的想法在未来几年变得愈加重要。


最低基本收入在美国意味着每个月需要支付1000美金或者一年12000美金。这些钱不存在缴税,可以被有资格的使用者随意支配。因此,UBI计划实际上是一种社会财富的崭新的分配方式,Kurzgesagt Newsletter在视频中向大家介绍,同时它依然保持了自由市场的完整性。


但是,对于这种乌托邦式的概念举措,社区中不乏有人存有“是否会滋生懒惰以及财富缩水”的疑虑。毕竟这在整个人类社会还缺乏十分有效的案例佐证,最低基本收入的获取可能会导致人们就此停下工作去挥霍,并引起那些辛勤工作者心生不公。


GEOS方就认为每个人都拥有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没有,并且有可能还会导致整体币价继续下跌。同时UBI方案面临着不被通过和整个社区认可的风险,最起码从目前来看它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探索和完善。


EOS Gravity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认为“壁垒不仅仅存在于技术方面,更多地还是治理。”对于整个方案的提交流程也存在不确定性,向谁提交,谁来通过,即使通过又由谁来执行以及怎么执行等等。EOS Alliance这样的治理组织刚刚出现,一切都还需要时间。


佳能社区的胖哥则从更理性的角度出发,认为对于UBI计划的真正落地,则需要以下几个前提。一是真实的身份证明——区块链世界中的数字ID,需要KYC来保证不被重复地认领;二是去中心化的ID又依赖于合约可控的去中心化存储等,总之,真正实现落地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但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项十分伟大的事业,令社区为之振奋。


世界银行在2013年做了一项研究,测试穷人是否会把以现金形式收到的救济品挥霍在烟酒等消费品上。结果不仅显示否定,而且恰恰相反,人们越富裕越会将钱花费在毒品和酒精上。在1970年加拿大执行完成的无条件基本收入的测试结果中,显示仅有1%的人会停止工作,而大部分会选择照顾孩子或者寻求更好更自由的工作。


2016年11月,芬兰政府决定开展一项为期两年的“无条件基本收入”实验,从17.5万长期失业者中随机抽取2000人,每月无条件发放560欧元(约4400元人民币)。有一名参与人员叫尤哈,他说这项实验令之脱胎换骨,无条件的基本收入让他重新变成了一个自由的人。


Kurzgesagt Newsletter表示,实际上UBI使得人们减少了10%以内的工作时长,而这些多出来的时间被用来上课或是寻求更好的工作机会等目标。现如今的社会福利体系之所以没有解决贫穷,则是由于其流程的繁琐以及本质上的“有条件”并没有使得被救助者更自由。


埃隆·马斯克曾在Twitter上回答了一个问他是否支持UBI的问题,表示“由于自动化,我们很有可能最终获得普遍的基本收入。”同样地,扎克伯格也说“现在是时候为我们这一代人定义一个新的社会契约的时候了。我们应该去探索像普遍基本收入这样的观念,去尝试新事物。”


对于那些疑虑,BM回应道:一个优质的系统应该能够实现自我平衡。如果公众们消耗财富的速度大于财富生产的速度,那么UBI的价值就会下降,最终低于大多数人期望的标准。而这样的结果会导致他们开始努力生产,重新达到他们所期望的标准上来。


事实上,在错误的哲学背景下施行UBI才会产生危险。BM认为,UBI可以终结一些腐朽的补贴,如子女抚养费和公立学校等。但至于何谓错误的哲学背景,他并没有仔细阐述,表示那些没有生产力的人才是最需要UBI的人。


现在关于这项伟大的计划,社区仍然在讨论之中。BM说关于身份认证的话题,他已经找到了有效的解决策略,只不过目前还不能“公开透露”。对于有人提出的植入的验证方式,BM表示只不过是一部分,还有其他方面。


= END =




免责声明:
1、本文仅代表陀螺专栏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如有侵权等其它事项,请联系作者,会尽快删除。
2、转载须注明作者和稿件源自陀螺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IMEOS
EOS生态资讯门户

78篇

文章总数

10万+

总热度

热门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