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DAO 的门前|预言家周报#139

“要不,跟大家说公司解散,愿意留下来的,我们以DAO的形式来合作?”我突然兴奋的建议,“俗称还给社区。”

我这个朋友Z惨然一笑,“你别说DAO了,我要是跟大家说公司准备转型做区块链,估计能有一半就走了,你要是说来搞DAO,没准就走完了。”

的确,现在不同的人群观念差异已经大到无法对话的程度了,就算是crypto行业里的人,大部分人对DAO也是怀疑态度,这种新兴组织形态真能实际转起来?可以想象其他行业的人,听到“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个什么感受,就是“黑心老板和小姨子跑了吧。”

我自己对DAO也是喜忧参半。早年,DAO还叫DAC的时候,大概是13年的样子,区块链的诸多粉色梦想里,DAC是那颗最亮的星星。那时候还没有可用的公链,所以只能空想,DAC的想象空间真的是无限大。理论上,组织可以包括一切,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当然可以有,从未出现过的也可能有,卧槽。。。

没想到接下来这么多年,DAC改名DAO,经历了The DAO的重大失败,后来零星的一些尝试,再到DeFi兴起后的治理DAO,即使到现在,相比DeFi和NFT,DAO一直是不温不火的那个小弟弟。平时大家开玩笑,就是“来搞个DAO吧。”

没想到的是,和Z聊完没过几天,DAO来敲门了。

现在回想起来,的确如张老师说的,宇宙会发出信号。

先介绍一下张老师和他的播客“得意忘形”,其实两者都很难描述,按他自己的说法,得意忘形有个隐含主旨,就是让个体更加自由,创造东西是一种自由,学习哲学是思想自由,保养膝盖是身体自由等等。我挺喜欢这个独特的播客,以及这个独特的个体。后来发现张老师在看DeFi,还关注了橙皮书,一来二去我们就熟了起来。

自然,DAO是一个我们经常聊起的话题,但是也仅仅是聊而已。直到有一天,张老师在微博上征集志愿者来做一个开源项目:面向普通人的 Web3 入门指南。我们十几个人来自天南海北,就这么在网上协作起来,这种感觉挺神奇的。

当然,我们这不算DAO,比如这个项目并不是无需许可就能加入的,需要张老师许可。项目的核心推力也来自张老师,一旦他去养猫,进度立刻就卡住了。。。

DAO就不一样了。

有一天,一个群友突然在群里说,得意忘形的听众群里有人发起了一个DAO,正在起名字,想拉张老师进去,张老师说别别,我还是别去了,让大家去中心化发展吧。

我好奇的过去看热闹,眼看着一两天的时间里,刚开始100来号人的群很快就满了,还裂变出各种主题的分群,同时几位热心的群友组建了Discord和wolai文档,大家开始提议要做哪些事情,各自领取哪些任务,如何协作,不夸张的说,虽然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参与这种活动,很多都是现学现做,但是效果很不错。领头的几位朋友多少有些crypto的经验,玩过DeFi或者NFT,也在学习如何构建一个DAO。

所有这一切,都是得意忘形听众自发完成的,张老师全程没有参与。看着这些年轻人充满热情的讨论和建设,我突然觉得,也许我们已经站在DAO的门前了。

问题只在于,你想进去嘛?

据欧易OKEx数据显示,发文时比特币价格:42412.57USDT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橙皮书
收藏
举报
橙皮书
累计发布内容211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