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Eth2 里 MEV 的初步探索 (下)

来源 | Flashbots

作者 |Alex Obadia & Taarush Vemulapalli

建议读者先阅读文章上篇《对 eth2 里 MEV 的初步探索 (上)》

新的共识参与者

虽然上面的定量分析对开始思考 eth2 中的 MEV 问题很重要,但没有对它的参与者的定性分析是不完整的。如前所述,哈希率离开了需要质押 ETH 的 eth2 舞台。矿工和矿池被新的参与者取代了——对大量 ETH 持有控制权的交易所、协议库、投资基金和验证者库等。根据目前 beaconcha.in 上的数据, eth2 验证者集的 eth1 存款地址分布可以看出这一点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饼图并没有区分拥有共识投票权的最终实体和它运行所在的基础设施。尽管共识投票权中心化问题堪忧,基础设施中心化的情况则没这么严重,因为 PoS 的经济激励机制鼓励设施去中心化,以尽量减少相关的罚没风险。

具体来说,这意味着像 Kraken 这样持有大量 ETH 的交易所可能会通过以下途径来减少罚没风险:把它们的押金质押在多个基础设施提供商、在不同地区、使用不同的硬件和客户端运行,而不是内部承担这个巨大的基础设施投入与运维。

交易所

eht2 中最明显的权力关系变化是交易所作为最大的 ETH 持有者成为了最大的验证者。像 Coinbase、Binance 和 Kraken 这些中心化企业将可能控制最多的验证者 slot。这些参与者所受的法律监管不同于矿池,且在非常多方面享有声誉。这些差异将可能对验证者格局产生不同于矿工格局的新影响,可能影响验证者参与的活动,例如它们接受收入的 MEV 类型。

有趣的是,这些实体还从事质押以外的若干活动,这可能会为这些交易所提供的现有服务和 MEV 提取带来协同效应的新机会。这里提到的包括提供特快交易、在交易还没被打包到链上前提供隐私加密货币提款,以及更低的链上费用,相当于用作订单流的加密货币本地支付。

提供的这些服务一开始可能是优势,并能吸引用户迁移到提供这些服务的交易所,结果会让不提供或出于规管原因无法提供这些服务的交易所受损。此外,交易所在 MEV 游戏里的垂直整合 (例如,交易所运行它们的机器人提交交易到它们的验证者节点) 也是一个隐忧,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验证者池

eth2 的另一个重要转变是验证者池的出现,它们提供的好处包括:减低质押所需的最低 ETH 数额、启动面向客户的验证者、抵消来自区块提议运气 (MEV + 交易费用) 带来的差异,并提供额外的服务,例如基于它们管理的资金基础的质押衍生品。

像 Rocketpool 和 Lido 这样的元池的出现是一个有趣现象。这些实体与非常多验证者池连接,并可能成为质押量的重要来源,因此可以对验证者池施加影响,例如它们采用 MEV 类型和提供给质押者的利润份额。

这些元池通常提供质押衍生品。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元池能给用户提供代表质押存款 (一般锁在信标链上)的流动代币,这些代币可以在网络的其他地方使用。允许在 DeFi 中使用流动的质押 ETH 代币将进一步增加验证者在 MEV 上赚取的收益。

回顾上文对基础设施去中心化的论述,不难发现交易所是另一种类型的元池,因为它们也可以在后端与验证者基础设施连接。交易所也很可能会提供质押衍生品服务,这些传统机构与本地运行节点的质押者将在多个维度上展开竞争,如去中心化、流动性护城河、以及规管上的灵活性。[4]

开放性问题

我们对 eth2 里 MEV 问题的探索发现了许多开放性问题,我们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研究。下面是其中四个:

eth1 区块提议者市场

由于现在实际上有两个客户端需要运行 (eth1+信标),单独验证者的 eth1 节点很可能就默认选择像 Infura 这样的服务提供商,因为自己运行的开销很大。这可能在一开始就隐含着 eth1 和 eth2 节点的运行者是分开的。假设这种情况铺开发展,可以想象运行高性能硬件和 MEV 模拟软件的 eth1 节点运行者会形成市场竞争,以满足 eth2 区块提议者的需求。

MEV 搜索优化的新限制

eth2 里仍然会有像价格套利和清算这样的 MEV 机会,但 MEV 提取所在的系统有一些新的参数,它们可能会改变或引进对 MEV 提取的限制。

出块时间现在是固定在 12 秒,而不像在 eth1 中是可变的,而提议者 slot 是在每个 epoch 开始时就分配的,这意味着提议者最多有 6.4 分钟的时间计算他们的任务 (在 epoch 开始时就分配到的提议者的时间肯定少于 6.4 分钟)[5]。这不仅为验证者提供了更多的时间在 eth1 客户端交易池上运行最佳的 MEV 提取计算工作,而且由于出块时间的可预测性,模拟和执行会变得更容易。

这表明,如果用于计算和执行 MEV 提取策略有更长、更可预测的时间间隔, MEV 提取可能需要更复杂、更大量的计算。

领导者选举机制变更

验证者会提前知道他们是否有机会做区块提议 (除非是新 epoch 的第一个 slot)。他们甚至可以 (尽管概率很低)在一个 epoch 里做多个区块的提议者。区块提议者的保证是如何改变 MEV 提取的?那多个区块提议者或连续多个区块提议者的保证呢?

特别地,大型验证者池或交易所很可能分到同一个 epoch 里多个连续的 slot。当某单一实体持有多个连续 slot 并把它们组成的“元 slot”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多个区块 MEV 提取的情况,这可能会制造出一个新的攻击向量。[6] [7]

二层网络与分片

这篇文章的大部分内容都假设 eth1区块的内容保持现在的样子。然而现实是,大量的交易流将被移到二层,而一层会用作数据可用性层,zk-rollup 和 optimistic rollup 会提交排好序的批次交易。

按照直觉,这将降低验证者从 MEV 中获得的价值。然而,情况会难以预测,因为多个二层网络会带来额外的复杂性,可能会有新的 MEV 形式 (例如跨二层网络、一层与二层间) 出现。另外,在跨二层的交互里,eth1 内的交易批次排序可能仍然非常重要。

同样地,随着 eth2 不断发展、分片进入成熟阶段,信标区块里分片的排序也会变得重要,MEV 可能会成为促进分片交错的激励机制。[8]

译者注:对《 eth2 里 MEV 的初步探索 (上)》的以下地方翻译进行更正。

在段落“以时间和 REV 分布作为变量进行分析”中:

现在加上每个区块记录在 Flashbots 的被检测到的可提取价值 (Realized Extractable Value, REV) 的平均值

改为:现在加上每个区块记录在 Flashbots 的每个区块给矿工的实际可提取价值 (Realized Extractable Value, REV) 的平均值

没有 MEV 提取与有 MEV 提取的情况相比,这 3 个级别的表现现在是没有区别的。这表明,MEV 提取加剧了由区块提议运气带来的不平等。

改为:没有 MEV 提取的三个级别在这个图表里是无法辨识出来的。这表明,MEV 提取加剧了由区块提议运气带来的不平等。

最后,我们担心 MEV 会使 eth2 中的寡头情况变严重——有最多 32 个 ETH 作为押金的实体比那些拥有更少的能更快获得财富 (富者更富的态势)。

改为:最后,我们担心 MEV 会使 eth2 中的寡头情况变严重——有最多份 32 个 ETH 作为押金的实体比那些拥有更少的能更快获得财富 (富者更富的态势)。

[4]. 如果想了解更多质押池与质押衍生品,请阅读这篇文章《以太坊 2.0 质押池与质押衍生品》

[5]. https://benjaminion.xyz/eth2-annotated-spec/phase0/beacon-chain/#compute_proposer_index

[6]. 如果一个池有总验证者数 N 中的 k 个验证者,产生一个独立 slot 的概率是 p=k/N。在一个 epoch 里产生池里两个连续 slot 的概率是:

(因为现在唯一验证者可以在不同 epoch 中产生相邻的 slot,在放开了单个 epoch 的限制后,生成连续两个 slot 的概率实际上会稍微高一点——对于我们在这里关心的更大 k 值来说,这是一个微小影响)。如果我们取相近的数, N=120k 是总验证者数,最大的池 (Kraken) 运行其中的 k=20k 个验证者节点,我们得到 p≃0.17 和 p2≃0.026,也就是2.6%。

[7].另外,Vitalik 在这篇文章里也提到在 epoch 末对连续 slot 控制的随机性操纵是存在隐忧的

[8]. Vitalik 的这篇研究有更多激励分片交错的内容

据欧易OKEx数据显示,发文时比特币价格:37630.76USDT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以太坊中文社区
收藏
举报
以太坊中文社区
累计发布内容187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财经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以太坊中文社区专栏: https://www.tuoluocaijing.cn/columns/author1461503/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10060320.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