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卡的另类观点|少数圆桌派

区块少数派:区块链投资教育与创投孵化社区。

区块少数派专注区块链行业投资教育,聚焦挖掘全球优质项目,加入社区,共享财富密码。

本期“少数圆桌派”话题围绕“波卡”项目,从“另类”的角度分析了对波卡未来的发展与困境。

那么,波卡未来的发展会怎样,值得大家关注吗?希望今天的话题能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思考与见解。 

主持:区块少数派联合创始人—晓娜

嘉宾:区块链行业资深投资人—老谭

以下内容经区块少数派整理,Enjoy:

晓娜:大家好,欢迎来到少数圆桌派,我是晓娜。

 老谭:大家好,我是老谭。非常感谢晓娜的邀请,今天在这里我们见面了,和晓娜一起聊一些话题,这期我们的话题关于波卡。 

晓娜:谭老师说到波卡这个项目,我觉得至少对于我而言,这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项目。

说它熟悉,因为如果我说波卡是一个明星级的项目,我想没有人会否认的。

说陌生是因为,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中级水平的DeFi的玩家,但是我对整个的波卡生态却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只知道波卡是做跨链的。

 所以今天这个主题我觉得蛮好的,也希望能够趁今天的这个机会跟谭老师去聊一聊,跟您请教一下。

就是波卡这个项目它到底是做什么的?他目前又是什么样的一个发展状况,我们要么一个一个问题来聊,首先波卡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老谭:好,首先在了解这个话题之前,我个人的心情是比较复杂的,因为波卡的创始人Gavin Wood博士是我进入这个行业以来非常崇拜或非常佩服的一位天才型的工程师。

他和V神一样,他们两个当初创立以太坊经历了种种波折,和种种的一些事情,在区块链发展史上,在以太坊的发展史上都是写下了隆重的一笔的。

所以我个人不管波卡这个项目本身怎么看,我对Gavin Wood博士是非常尊重,而且他是一位天才。我认为他无论如何都应该被记在区块链发展史上。

但是话说回来,虽然这位创始人我非常尊重他,但是对波卡,我最早的时候,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2018年我就看过他的波卡白皮书。

但是在那之后,我就没有太关注它了,再次关注它的时候是在2019年。

为什么呢,波卡在我的心里面始终就有这样的一个印象,它过于复杂,它的结构过于复杂,当然了,我相信它的技术方面是毫无疑问的。

Gavin Wood博士经过以太坊的打磨,还有经过他自己那么多的创业和那么多的实践,我相信他在技术的积累方面一定远远超过他当年在开发以太坊方面的技术水平。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相信波卡,如果我们纯粹论技术的话,我相信很多地方它甚至有可能超过以太坊。

那么好,那我们就先从技术的方面来讲讲波卡它到底是干什么的。

首先Gavin Wood博士在创立波卡的时候,他有一个很大的愿景,愿景是什么,就是web3。

什么叫web3呢?我们用一句很简单的话说,就是说所有的应用未来都是去中心化,而且在这个理念的基础上Gavin Wood他创立了波卡。 当初他的说法就是他认为未来绝不仅仅只有一个以太坊。

那么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他未来对web3的想象是具有很多个区块链。

那么既然有很多个区块链,那么它就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生态呢?

能够一个生态把所有的区块链全部都融合起来,能够让他们互通互联,这就是他打造波卡最初的初衷。

围绕着这个初衷,波卡在技术上被设计成了这样一个体系架构。 首先我们可以这么想,在波卡里面有三个比较重要的概念,第一个叫中继链,第二个叫平行链,第三个就叫桥。

我们首先讲中继链,中继链是什么呢?我们可以这么理解,中继链是整个波卡的核心。

波卡里面所有的共识机制以及共识节点都在中继链里面,大家一定要注意,所有的共识机制,所有的验证,还有所有的节点,这些活动都在中继链。

这是它的核心,那么在中继链旁边就出现了什么呢?就出现了平行链。

所谓的平行链我们可以理解成什么呢?也就是说未来在Gavin Wood设想的区块链世界中每一种应用或者说每一类应用,他都因为自己的场景不一样,对技术要求不一样,对性能的不一样了,可能都需要某一些特殊的区块链去承载这样一种应用。 

所以他设想的是每一种应用可能都会出现某一个区块链。

比如说我们未来有50种或者500种或者更多的商业场景的话,就有可能出现100个或者,500个或者更多的区块链,那么这每一个链就叫做一个平行链。

所以每一个链我们可以把平行链想做成为承载具体应用的一个区块链。

那么,在未来的世界中有这么多区块链,那么这些区块链他们怎么样互通互联,他们统统都会接到中继链上面,通通都会和中继链相连。

所以它们之间平行链与平行链之间的互通互联都通过中继链来进行,这个就是中继链和平行链之间的关系。 

那么除了中继链和平行链之外呢,我们刚刚还提到了一个概念叫做桥,桥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桥是用来把整个波卡的生态,包括它的中继链,包括它的平行链,连接到其他的现有的共识机制反差非常大的区块链。

比如说比特币和以太坊,也就是比特币和以太坊想要接到波卡里面,它需要一个桥的,需要一个桥才能接到波卡生态,需要通过这个桥才能和波卡里面的其他的成百上千个平行链进行通信。

这就是波卡在技术方面,构成的三个很重要的一个核心部分。 不好意思,今天我这里不是很方便展示一幅图,其实在波卡的白皮书里面有一幅图画得非常好。

他们那个图中间一大块就是个中继链,旁边有各种各样的平行链,围绕着中继链,某一些平行链,突出的地方画了一个桥,那个桥连接的是比特币和以太坊,那幅图就比较生动的展示波卡从技术架构上看,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这个是从模块功能上看波卡,那么我们再看波卡里面具体的一些角色,什么叫角色? 不管我们说比特币还是说以太坊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在这些区块链,他们的日常活动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是矿工。

矿工挖矿,一方面是为了谋利,另外一方面客观上,他们也是起到了整个对区块链的保护作用,这就是矿工。

在比特币也好,以太坊也好和大多数区块链里面,他们活动者的角色很简单,就是矿工。

但是在波卡里面不是,波卡里面有4种角色,第一个,叫收集人。 收集人是向整个波卡系统收集若干个候选的区块,这些区块有可能是最终被确认的区块。

第二角色就是提名者,提名者他干什么呢?你区块选出来,下面我就要选出一批验证人,对这么多区块进行验证,从中选出一个最终确认的区块。

所以第二角色提名者,他们就要在众多的波卡节点里面选出验证者。

而验证者就是第三个角色,验证者是干嘛用的?他们就是来验证区块以及打包区块的。

然后第四个角色,对于这个角色很多人有不同的翻译,我比较喜欢按它的字面把它翻译成,渔夫。

渔夫就去钓鱼的人,它是干嘛的呢?就是专门找这些验证节点,他们里面作恶的人,把这些作恶的验证节点给抓出来,这就是渔夫,相当于系统里面的执法者,看到谁犯法了,看到谁在那里作恶就把它挑出来。

因此在波卡里是有四种角色的,所以从整个系统来看,不光在体系架构上面比较复杂,在这个里面参与活动的角色也非常复杂。

所以波卡给我的印象一直这么庞大,他要做的事情这么复杂,所以我就一直认为它相当于在以太坊之外,另外起了一个炉灶,但是另外起了一个炉灶又跟以太坊没有太多的关联,那么这就意味着两个事情。

第一,他的生态要从无到有的建立。 第二个这也是更重要的。别人为什么要在生态里面建立各种各样的应用?这一点,是我很长时间来一直在想。 

波卡我是2018年就看了他的白皮书,然后2019年它开始慢慢的红,到2020年,他开始主网上线,这一路红下来的过程中,我比较坦率的讲,我个人觉得给我印象比较深的,真正做到红的就是币价的暴涨。

大家都看到了,它不光是波卡币价暴涨,它还有一个,我估计可能是为了技术还是性能上更可靠的原因,他还做了一个迷你版的Kusama。

Kusama这个网它相当于一个波卡的迷你版,它是什么意思呢?Kusama和波卡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

Kusama是一个实验场,但凡波卡里面有什么一些新的进步,或者有一些什么新的现象,首先在小的迷你版里去做实验,这样基本上它失败了,也不会影响波卡的主网生态。

因此在波卡整个生态里面出现了两个子生态,一个是正版,一个是迷你版。 所以2019~2020年整个这两年,不仅波卡的Dot代币涨得很厉害,Kusama代币也涨得很厉害。

这就让我觉得生态实在是太复杂,那么未来对于各种应用来讲,它就会面临选择:我到底是部署在Kusama上面,还是部署在波卡上面?

当然对于应用来讲,如果它是为了稳定,为了长远更稳定的项目发展,他肯定一般也会先想着先在Kusama测试网上去部署应用。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他在Kusama上面发展得很好,有一天他要转到波卡上面,那他的生态会不会或者能不能够,或者这些用户愿不愿意跟他一起转过去,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他不在Kusama上去做,他直接上波卡,那这个Kusama到底有什么用呢,所以它整个生态给我就总是感觉过于复杂,过于庞大了。 

晓娜:我刚才听您介绍,其实我得非常用心很努力的去抓里面的每一条线索,不像听其他的项目,所以真的我感觉波卡这个项目是蛮复杂的。

它就像是一个区块链的网络叫Blockchain Internet还是叫blockchain net,就是它是要做一个区块链的网络,而以太坊也好,以特币也好,这些都只是在它的网络当中的一个网络之一。 

老谭:对,他的理想状态就是这样。 

晓娜:Ok这是他的理想状态,其实我就是很好奇,这个也是目前我可能学习不够,做的功课也不多。

就是波卡目前它的整个一个生态状况究竟是怎么样的? 

老谭:就我个人的理解波卡这个系统本身它起步还有它的主网上线时间就比较短,所以它的生态到现在为止是非常稀缺的。

现在波卡在后面有Parity在支持,还有web3基金会,所以正是因为它的生态非常稀缺。

但是同时也有很多人,因为Gavin Wood博士的名气实在太大了,所以很多人对这个生态也比较感兴趣,所以 web3基金会和Parity在后面一直在推动,推动波卡生态的发展。 

他们做什么?比如说就做各种各样的宣传,希望各种各样的用户未来的应用在波卡的生态里面,来进行来构建他们自己的应用。

不管是做跨越应用好,还是做你自己具体的应用也好,都到这里来,都到我这边来部署你的应用,当然我给你我们相应的支持。

比如说最近比较有名的,最近这段时间比较热门的平行链插槽的拍卖,就是一些典型的例子。 

所以它的生态现在简单的说非常稀缺,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它背后的基金会在大力的扶持生态里面的发展。 

但是就我看,从2019年一直到现在,真正在波卡生态里面比较有名的大的项目,除了早期有个别,而其他的真的和以太坊的生态相比还差太远。 

我起码到现在没有看到非常大的知名的交易所也好,还有借贷服务也好,还有衍生品服务也好,还有甚至最简单的美元稳定币也好,都没有很有名的。

也只是到最近,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最近Acala才准备在波卡里面发行它的发行它的美元稳定性币。 

所以我们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到,它生态的发展一方面有一点参差不齐,另外一方面似乎有一点凌乱。

如果我们回过头来再去看以太坊它的生态,虽然说以太坊现在很拥挤,各种各样的毛病问题很多,但是以太坊的生态发展得非常自然。

什么叫比较自然?比如说以太坊最早一出来以后,很快它就会有了美元稳定币,那么肯定我在一个生态里面首先要有支付货币对吧? 

那么就是美元,有了支付货币后,我们再干其他的事情,比如说我出现了MakerDAO,我出现了借贷抵押借贷应用,我甚至还出现了一些比如说DAPP赌博的游戏或者什么也好。

以太坊的生态的发展就比较自然的,波卡的生态发展期是显得有一点人为的在推动,人为推动的过程中,因为他不可能有一个整齐规划的操作,所以我个人觉得,就相对于以太坊而言有一点乱。

比如说今天这个领域来一波,明天那个领域来一波,没有一个比较整齐的齐头并进的感觉,这就是我对波卡的印象。 

当然最近,尤其是这一两个月,随着以太坊跨链以及第二层扩展的发展,波卡里面也出现了大量的一些跨链的项目。 

但是我们都知道一个项目真正的开始、接着部署、再发展、再积累相当多的用户,实际上要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所以最后这些项目到底哪些能够出头,哪些能够真正的发展成明星项目,我们还要等时间来观察。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不如我们把波卡和以太坊进行一个比较,首先我们还是从技术上进行比较,我不知道各位朋友们,你们对以太坊2.0有没有一些了解? 

如果对以太坊2.0有所了解的话,我们可以用以太坊2.0和波卡进行比较,这样就能更清晰的比较出来这两者之间的区别、相同点和不同点。

首先我从以太坊2.0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技术,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点谈起,以太坊的分片。 

以太坊2.0的分片,它是什么意思呢?打个比方,比如说未来以太坊2.0的网络里面有1万个节点,我们可以把这1万个节点分成100个分片,那么每100个节点作为1个分片,我们就有100个分片了。 这100个分片就组成了一个以太坊,但是要注意,这100个分片他们每一分片通通还是属于以太坊。

当年Gavin Wood博士在设计波卡的时候在想,既然你用这种分片的方法,已经把网络拆成100个小的分片,那么我何不干脆做到更彻底一点,一刀两断,把这100个分片每一个都拉出来,把它做成了平行链,平行链就可以看作是这样的。 

好,这就是我们如果从分片的角度对比,以太坊和波卡,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我们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波卡和以太坊,我们可以把波卡里面的中继链,就是它的核心,理解成以太坊的主网,把它的平行链理解成以太坊的第二层扩展。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比如以太坊在它主网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接很多个第二层扩展,每一个第二种扩展,实际上都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区块链。

那么在每一个很小的区块链里面,应用项目方都可以部署它自己的应用。

但是要注意,所有的这些第二层扩展最终都要把他的信息也好,他的验证也好,提交到以太坊上面,都要通过以太坊的主网进行交互。

波卡也是这样,所有的平行链之间的交互和验证,最后通通都要在中继链里进行。

这就是以太坊和波卡,从不同的角度的比较,我们可以看出来波卡和以太坊在很多方面也是非常相似的。

为什么呢?其实做成这个样子比较容易理解,他们可以算是师出同门。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当年以太坊有一大部分的代码,都是Gavin Wood博士写的。 

晓娜:谭老师说的是以太坊的黄皮书吧。 

老谭:黄皮书是Gavin Wood博士弄的,而且Gavin Wood博士早年的版本里面有一大部分都是他自己写的。

后来的Parity就更不用说了,Parity就是他从头到尾开发出来的。 

晓娜:谭老师说到这一点,其实我突然想到了,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以太坊的Gas费很高,所以其他二层以及其他的区块链网络的机会就来了。

这就意味着其实有很多的协议,之前只是专注在以太坊的主网上面,它们因为Gas费的问题会慢慢的向外去扩张,它不是转移是扩张。 

我因为是操作方面会比较多,所以我也会跟着一些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协议,也访问了很多其他的二层和区块链的网络。

但是我就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访问到波卡。 是因为波卡和以太坊之间会有一些,比如说,我不知道是不是波卡不兼容,以太坊的EVM呢? 

老谭:目前是这样,但是呢,我们说的更准确一点,如果去年说这话几乎没有问题。

去年的时候,波卡里面的平行链,我的印象中没有一个支持以太坊虚拟机。

但是今年尤其是这个月还是上个月已经出现了不少项目,他们未来的规划中,在他们自己的平行链里面是会支持以太坊虚拟机的。

其实你刚才讲的问题是一个很好的点,沿着你刚才这个思路我们就可以想。

如果以太坊里面现在已经有了大量的这些生态,大量的扩展,包括币安智能链,包括火币的Heco链,他们已经在为以太坊做这样的生态了,并且他们的生态都发展得很好。

我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未来的一些应用服务不干脆就在币安智能链或者Heco链里面。 

可能扩展技术成熟了,在以太坊的第二个扩展里面去做,我为什么要去做?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我一直在留意观察的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离开以太坊,不就是因为Gas费高吗?除了Gas费高,它有什么对我们不好的地方?我真的看不出它有什么对我们不好的地方。

它的生态,他的技术,他的资助,他的社团,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讲,没有哪一个区块链项目能比得上它,唯一不好的就是Gas费太高,成本太高。

那么现在各种各样的生态都起来了,包括币安包括火币,甚至包括未来的ok,都会围绕着以太坊做自己的生态,都会做成和以太坊兼容的生态,那不就把Gas费的问题解决了吗? 

那么这种情况下我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应用它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以太坊?专门到波卡去,当然它可以到波卡去,但是即便去波卡我都相信它有可能选也会选波卡里面支持以太坊虚拟机的那些平行链。

我想不出它为什么要去波卡,并且去到一个不支持以太坊虚拟机的平行链。

那么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即便是在波卡里面,也只有那些支持以太坊虚拟机的平行链才有可能繁荣和发展。 

那么既然如此,波卡里面的平行链它支持以太坊虚拟机,那我为什么一定要在波卡里面去部署,不干脆又学币安或者火币一样,把以太坊网的整套代码拿过来拷贝一下,稍微改一改。那不比你波卡的平行链要更容易吗?

你在波卡里面,你用平行链还要去拍卖,我这个是现成的源代码直接拿过来抄,抄完一改我就成了我的一个平行链。 

我就成了一个以太坊的平行链,那比你这个容易得多。 我为什么要到波卡里面去参与你的拍卖,我还要等你在那里面构建你的以太坊虚拟机,我想象不出来。 

晓娜: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就是波卡它最初的一个初衷,是想打造一个区块链的网络,那么这个区块链的网络是把包括以太坊和比特币网络在内的其他区块链网络都给包括进来。

结果这是一个问号,这是一个问题,不是一个结论,结果会不会反其道而行之,最终波卡生态里面能够留存下来的,只有那些支持其他区块链网络的平行链,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谭老师,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下一次再找一个时间专门做一个议题来讨论这方面的事情。

特别感谢谭老师,今天我也学到了很多,希望大家也能够通过我们今天的节目学到很多关于波卡方面的知识。

当然如果说大家有任何的问题,也可以敬请期待我们下一次关于波卡方面的谭老师的讲座。

谢谢谭老师。谢谢大家的观看,好,各位再见。 

老谭:好的,拜拜。

以上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区块少数派社区成员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区块少数派
收藏
举报
区块少数派
累计发布内容37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财经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区块少数派专栏: https://www.tuoluocaijing.cn/columns/author1751457/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10050923.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