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亿美元BNB被销毁 币安履新高管解读「下一站」

Terence Zeng出任币安大中华区业务负责人的消息出现在4月1日,当时,币安通证BNB的价格还在300美元附近。他公开履新的一周后,BNB已经涨到了400美元。两周后,BNB最高升至638美元。

在接受蜂巢财经的专访时,Terence认为,Coinbase和以太坊正在被市场对标为币安和BSC,而BNB凝结了币安和BSC的价值,人们对BNB的预期投射到投资逻辑时,BNB市值的增长就不令人意外了。

4月14日,Coinbase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以每股381美元的开盘价,将市值推向千亿美元,最高企及429美元。而币安通证BNB当日的最低价在523美元。

Coinbase上市两天后,币安也公布了BNB第15次季度销毁,总价值接近6亿美元的109万枚BNB退出了流通,这是BNB季度销毁历史上美元价值最高的一次。外界以此倒推,币安一季度利润接近30亿美元。Coinbase上市前公布的一季度利润为8亿美元。紧接着的4月18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推特表示,占总量40%、币安给团队持有的BNB未来将全部销毁,这些BNB目前价值370亿美元。

在Terence Zeng看来,BNB代表着币安的经营状况,它的增长也再次让他相信,从传统金融领域转型到加密资产行业是一个很Cool的选择,全球第一的币安是当然的首选,「在我工作和生活的香港,币安无论是App的下载量还是访问量,都是金融类的第一名,已经超过了富途证券。」

从银行业、券商这个传统金融领域跨入加密资产行业,Terence Zeng说,这是他的兴趣与职业选择的自然结合。过去8年,他在币市投资的同时,也切身经历了传统金融行业从繁荣到饱和的过程,转头望向加密资产市场时,这里红利丰厚,但也尚待成熟。

「立足全球最大的加密资产交易平台,我希望能带着金融行业的经验,为币安的大中华区用户降低交易成本,提升产品体验。」在与蜂巢财经的对话中,Terence Zeng也以传统金融业人士的视角,带来了他对加密资产这个新金融市场的观察。

谈履新币安

「我好奇这家华人企业因何成全球第一」

蜂巢财经:你为什么会从传统金融行业进入加密资产领域工作?什么触动了你跨界?

Terence:其实,加密资产仍然是金融世界的资产类别,它并不是外来物种,而是新兴物种。

进入币安之前,我在中国香港一家有50年历史的券商公司担任董事,从毕业进入投行到后来在传统金融行业从事新股上市、企业并购这类工作已经10年有余。10年前,我做新股上市,成交佣金比例在3%-4%,最近几年,这个领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从事这块业务的公司在爆发,投行也进来了,成交佣金被压倒了1%甚至更低的状态,行业越来越饱和。

而反观加密资产市场,刚刚走了10年,金融、互联网巨头还都没有开始大规模介入。以币安的交易手续费看,一般是交易额的千分之一;而无论是美股还是A股,交易手续费是万分之一,甚至免手续费。这个对比就可以看到,加密资产市场的商机和红利有多丰厚,也能看到加密资产市场的交易效率仍然有待提高。

从我个人职业规划看,我觉得这是一个新兴的市场,除了有很大的财富增长空间之外,我更希望能通过金融人的经验早早参与到市场变革中来,立足币安这个全球最大的交易平台,降低投资者成本,提升大家交易加密资产的体验感。

蜂巢财经:币安为什么会成为你进入新行业的第一站?

Terence:我对币安不是关注到它这么简单,我在2017年它刚创立时就是币安的用户了,在上面交易新资产。在这之前,Bitfinex、Poloniex更流行,那时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平台。币安初创,体验就让我震撼,因为在此之前,哪怕是在股市,我都没有见过一个市场,在新标的上线交易后就能有很大的交易量和涨幅,而且它能够快速处理这些交易。

我看着币安如何一步一步成为行业巨擘,看着它3年来在全球合规和市场层面的进步,包括BNB最近的表现。我看到的是结果,而我更好奇,这样一个华人创始人背景的企业到底是如何成为行业全球第一的。

到2020年底,我获得了加入币安的机会,最终成为了币安人,我觉得这次的职业跨越是我个人兴趣与职业发展的自然选择。我已经有8年在这个市场的投资经验,只是那时候,我还在传统金融行业工作而已。今年,很多传统公司开始关注这个市场,我想,是时候专注于此了。

蜂巢财经:就你观察,你曾就职的传统金融圈如何看待加密资产这个新兴市场?

Terence:说实话,2000年以前,关注和讨论比特币、加密货币的人非常少。到2013年才逐渐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但也非常小众,大多数人不敢买入和持有,更别说传统金融机构了。

我有时候也会和同事、客户讨论它,但他们觉得这个东西太复杂了,而且会觉得没有监管,是不是不太安全,他们不感兴趣也不看好。我觉得传统金融人被职业背景和从业经验限制住了他们对新兴行业的敏锐度。

直到今年,就我所知,已经有传统金融行业的量化公司、机构在市场上寻找对冲法币风险的标的,比特币正在成为选择。大众看到一些知名人士、知名企业在关注甚至投入,摩根大通、摩根斯坦利都是代表,他们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普通投资者这才重新关注到这个市场。

谈BNB和BTC

「两个对标推动着BNB上涨」

蜂巢财经:你怎么定位BNB?如何看待不久前BNB的强势上涨?

Terence:我是做新股上市的,假如从准上市公司的角度看,我们也会看一个企业的盈利能力、市场体量等等这些指标,因为它和估值相关。可比性是另一个维度,市场正拿币安对标上市交易所Coinbase,而BNB的市值是一个可以对比的指标。

我会从两个维度来思考BNB的角色,一方面,Coinbase上市了,市值670亿美元上线,之前估值到了千亿美元。要是论交易量,币安早就超越Coinbase很多,月活也一样(超了很多),BNB的市值也从三四百亿美元跃升到了688多亿美元,与Coinbase不相上下,结合币安拥有更大的市场体量和良好的经营状况,市场预期便推动着BNB往上涨。

而另一方面还在于,相对Coinbase的股票而言,BNB不是证券型代币,它是实用型Token,它在币安站内首先有冲抵交易手续费的用处。没上链之前,BNB的燃烧是币安用盈利来做的,第一是为了通缩,第二也是币安在维护BNB的实用型Token属性,证券是不具备这样的属性的。

现在,BNB上链了,它在链上自主地发挥着Gas fee的作用,实用性更强了。这时候,评估BNB时,就不能单纯地将之与某个上市公司的股票对比了,它的可比性体现在了与以太坊的对标上。相比ETH,BNB还有一段距离要走。

持有BNB、特别是大量持有BNB的人,似乎不愿意卖出它,这也是BNB有段时间只涨不跌的原因之一,为什么呢?这仍然是BNB的实用性在发挥作用,持有它,可以在链上挖矿时用,可以获得Launchpad、Launchpool上的新项目,这些新资产往往会带来新的收益。我认为,BNB和新资产带来的双重收益是很多人拿着它不抛的原因。

蜂巢财经:什么契机让你在2013年就在美国华盛顿举办比特币的推广活动?

Terence:2013年,我在美国的一家投行工作,身边有一个华人朋友想到华盛顿的朋友圈子里布道新金融科技的活动,我们就开始选活动的主题。他刚好是一个比特币的推崇者,恰好,BTC当时因为价格上涨又火了起来,我们就选了比特币作为主题,招呼了100多人来参与分享,有趣的是,参与者大多数也是华人,大家交流起来毫无障碍,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投资比特币的。

蜂巢财经:从金融人的视角出发,你对比特币的认知在后来的跌跌涨涨中发生了哪些改变?你仍然是BTC的持有者吗?

Terence:一开始,我单纯觉得比特币是一个投资标的,投机性更强;但到了2017年,我对它的看法有了变化,那时候,比特币已经1000美元了,我得知它正在用于跨国贸易,一些贸易公司为了节省电汇的时间和成本,正在把比特币当支付工具用;到2018年,由于ICO风靡,很多区块链创业项目拿它当筹资工具,它的金融属性越来越强。

进入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球的经济环境不太好,美国在大规模印钞。那我们知道,印出来的钱大多数会流入到投行,借给企业做金融工具,所以我们看到2020年出现了特别多的新股上市,美股市场,一些新股一开盘就有很好的涨幅。但这其实都是通胀收益,很多机构、企业当然知道通胀给他们带来的风险,所以开始寻找抗通胀的标的,有限发行的比特币成了选择,它又成了避险资产。

与股票相比,比特币不会因为某个公司的决策或个人的影响而归零,更不会因为这些私人的决策而增发。所以我依然持有比特币,因为我相信它截至目前为止都是去中心化金融体系中的最优资产之一。

谈华语市场

「在中国香港,币安的下载量超过了富途」

蜂巢财经:中国香港会是币安在大中华布局的重点战略要地吗?为什么?币安是否可以在当地抓住一些合规或其他机会?

Terence:中国香港目前是币安的重要市场,我们在那有员工投入到社区的运营中。币安在当地的关注度很高,以苹果手机的App Store 排名看,在金融类别中,币安App排在第六,前面是什么?排在前面的是银行和支付类App。

币安App的下载量已经超过了富途证券(美股港股交易软件)App,富途曾是金融投资类App的第一,包括网页访问量,同样也排在投资类的第一,它们表现也一直非常好。由此可见币安在中国香港的用户体量,尽管币安并没有在当地进行推广,从这个指标看,这里是币安非常重要的市场。

我也会协助币安的合规部门抓住当地的政策机会,当然,我们仍然在关注中国香港对加密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动向,也不会为了合规而合规,因为也要考量合规之后我们能开展怎样的业务,还是要看具体政策的落地之后才能研判。

蜂巢财经:中国香港有哪些机构或企业开始应用区块链或布局加密资产了?

Terence:我们大概都知道港股上市公司美图最近在买入比特币和以太坊;一些在中国香港的境外银行比如星展银行,已经开通了比特币对港币的交易,当然,用户必须在它新加坡的总行开户才能交易。

今年年初,港交所有三名高管集体「下海」,创立了「香港数字资产交易所」,而且拿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相关牌照。而我发现,在香港本地很热闹的商圈,已经出现了6、7家线下的加密资产交易点,他们以实体门店的形式服务用户,帮助用户了解并交易加密资产。

蜂巢财经:你加入币安,将主要负责大中华区的哪些业务?你说会与团队一起「深化对币安的产品和服务的本土化改造」,能否举例说说?

Terence:大中华区主要是指以中文地区的用户为主。因为币安是一家国际型的交易平台,产品是为全球用户去服务的,所以很多设计和华人用户的习惯不太一样。

举个例子,在中国本土,大家已经习惯了移动端,但在其他地区,并非这样,网页端访问仍是海外用户的习惯。币安会从全球更普遍的用户体验中设计产品,因此可能在本地化上与竞争对手相比显得不够友好。

我希望我的到来能帮助币安在产品的本土化上做一些调整,当用户将界面调整为中文时,能让币安的体验依然是友好的、方便的。我们近期更新的App就增加了切换为简洁版的功能,也是方便一些新的市场用户能简单地上手加密资产的交易。

蜂巢财经:外界一直有一种印象,币安深耕海外市场,但在华语市场的话语权比不上另外两个竞争对手,你怎么看待这种评价?

Terence:我觉得这和币安的历史有关,毕竟它是2017年才成立,其他同行的成长周期大概比我们多一倍,他们有深厚的用户基础、行业资源。币安在全球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会逐步在大中华地区体现自己的价值,不仅仅是给交易市场用户服务,还包括希望把区块链技术领域的经验向实体行业输出。

华语世界对币安的印象停留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样的角色上,而事实上,币安智能链BSC在24小时交易笔数上已经超越了以太坊这样的公链网络,链上的开发者也在摸索更多的应用场景,币安是一家有着华人背景并在海外发展壮大的区块链公司,我们有很多的创新技术和发展经验可以输出给大中华区任何需要币安的地区和组织。

据欧易OKEx数据显示,发文时比特币价格:57957.98USDT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蜂巢财经NEWS
收藏
举报
蜂巢财经NEWS
累计发布内容519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陀螺财经现已开放专栏入驻,详情请见入驻指南: 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27547.html

蜂巢财经NEWS专栏: https://www.tuoluocaijing.cn/columns/author21397/

本文网址: 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10050554.html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