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 陀螺首发 | 朱幼平:可探索以DCEP背书的企业数字资产发行和交易的链改
投诉
取消
提交

陀螺首发 | 朱幼平:可探索以DCEP背书的企业数字资产发行和交易的链改

陀螺首发 | 可探索以DCEP背书的企业数字资产发行和交易的链改配图(1)

文:朱幼平

数字货币及区块链发展历经十余年。随着各国大举开展数字货币研发,2020年是央行数字货币CBDC年。我国数字人民币DCEP正在大规模试用。

DCEP有货币革命、金融或资本革命和监管革命等三大意义,有快速、节约、方便、非接触、保护隐私、防伪、客观、透明、普惠等八项优点。

货币从诞生以来,经历过物物交换、金本位、纸币等阶段,目前正在向数字货币转变。货币的每一次转变都是货币革命,都是效率的巨大提高,加速了人类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数字货币,特别是数字法币,也同样是货币革命,相信也同样都是效率巨大提高及加速人类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货币的本质特征是什么?实际上货币是满足人们支付结算、价值尺度、财富储存等需求的媒介。凯恩斯说货币有交易需求、安全需求和投资需求,这个是引申了货币含义。

有的人攻击说比特币只是一串代码,没有价值背书,这是混淆了货币媒介和它背后的价值。实际上,只要满足了支付结算、价值尺度、财富储存等需求,我们即可视其为货币。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不仅满足了支付结算、价值尺度、财富储存等需求,比原来黄金、纸币等,具有节约、方便、非接触、保护隐私、防伪、客观、透明、普惠等优点。所以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是革命性的巨大进步。

目前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还不是法币,不是数字法币。但并不等于说数字法币就不能按照比特币的逻辑来构建。CBDC或我国的DCEP,恰好就是数字法币,补上了比特币等不是法币的遗憾。

我们主张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发行CBDC/DCEP等数字法币,原因是,在比特币出现之前,人们也多次研发了各种“数字货币”,但都没成功,直到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目前比特币运行十多年没有出问题,说明比特币后边的区块链是经受住了实践考验的。

当然,我国DCEP方案不预设技术路线,可以是区块链,也可以不是。以国家信用背书发行DCEP,虽然信用度够,但我们主张以区块链代码信用加强DCEP,是不是更好?因为DCEP要走向国际,因为DCEP要做金融或资本底层,因为DCEP要成为监管工具,用成熟的区块链技术做平台,有诸多好处。

DCEP不仅是上述货币革命,还是资本革命。除了代替M2,实际上DCEP为整个金融体系的基础设施,改写包括支付结算、存贷、证券、投资、金融市场、保险、供应链金融等各业态的底层逻辑。目前央行很谨慎和低调,只谈到节约纸币和硬币印制成本,只在国内使用。这也是对的。先发出来,不然,太过暴烈,矛盾太多,最后必然夭折。

目前金融体系是工业时代的产物。它支撑了工业化几百年财富爆炸性增长。但在工业化向数字化转型的今天,这个金融体系弊端开始显现,如信息不对称(割韭菜)、加杠杆(货币乘数)、制造金融危机和贫富差距等。金融所具有的为创新或未来不确定性买单的功能反而很弱。

“人傻钱多”是后工业时代典型特征。钱在金融体系打转,融资难融资贵,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表现更甚。一个经济体,只有金融挣钱,实体经济都赔钱,这个经济体是不是有严重问题?而且金融起不到服务实体作用,这个是机制性问题。我国用“运动”办法(政策),引导资金从金融部门流向实体部门,最终无法从体制机制上根本解决问题。

马云曾讲过,金融体系不自我革命,支付宝(余额宝)将革金融的命!实际上,马云说早了,因为比特币和区块链出来后,才是真正意义的金融革命。

我们认为在数字时代,在区块链时代,金融革命有两种路径:一是通过积极拥抱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金融体系实现自我革命;另一种是区块链自带民间金融,在找到合法途径后,实现普惠金融,换道超车。无论那种路径,最终要形成数字时代以区块链为平台的新金融机制体制。

当然,目前我国为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打击非法集资,不得已实行94禁令。这是非常正确的!

94禁令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管手段。这下好了,我们看到DCEP可以做到有效监管。所以,DCEP除了货币革命、资本革命,还是监管革命。

DCEP有强大的中央数据库功能,加上区块链溯源功能,相信能大大提高金融监管能力。

这里我们有一个大胆设想,如果以DCEP做背书,是否就可打开企业数字资产(通证、代币)发行和交易呢?

如果DCEP做背书,不相信哪个敢明目张胆发行不靠谱的代币,搞诈骗!以DCEP做背书,发挥区块链信用和溯源特点,可以形成优选企业数字资产发行和交易机制,良币驱逐劣币。企业通过DCEP做背书搞链改,解决企业融资难、销售难、协作难等,可以建立有效的通证激励机制和社区分享机制,最大限度激发活力。

据悉,目前海南、深圳、成都等都在积极争取数字资产交易业务,谋求的是政府出面的交易平台,尝试做合规性突破,是否能获批是看点。

须知,保护创新是政策第一位的功能,防风险是第二位的功能。创新比风险难多了,也有价值多了。过去我们没有手段,现在有了,不要再将孩子和脏水一起泼掉,强烈建议国家制定这样的政策。则创新幸甚!转型幸甚!经济社会发展幸甚!

本文来源:陀螺财经 文章作者:zhuyp
收藏
举报
zhuyp 个人认证
累计发布内容26篇 累计总热度10万+

免责声明:
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陀螺财经观点或立场。
2、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将由作者本人承担。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下载APP

微信公众号

rss订阅